到香港,為可貴的中國人而來


【明慧網2005年1月14日】

師尊好!
同修們好!

(1)
二零零四年元月十日上午,三千多位學員在台灣大學運動場排出「法輪大法好」五個字,恭祝師尊新年好。下午到劍潭經國廳交流,有同修播放到香港講真象的短片,當看到同修們把展板舉得高高的,以便讓遊覽車裏的可貴中國人了解真象,我心裏受到很大的觸動,眼淚都快要掉下來。

三月上旬,基隆地區有五位學員和一位台北學員一起到香港,這位台北學員我不認識,在桃園中正機場等她時,我看到有個人走路的樣子很有氣勢,很不一樣,心想這位頭髮斑白的女士一定是學員,果然沒錯。由這體會到,雖然我們外表看起來和一般人差異不大,但我們的言談舉止都流露出了和一般人大不相同。

(2)
我們一到香港紅堪車站景點,香港學員要我們別急著舉板講真象,先去發正念清理自己與周遭的空間場,這樣自己與同修講真象都會比較容易。

記得我第一次舉板,紅堪車站的風頭好大,展板都拿不穩,立即發正念,展板就穩住了。後來我們每到其它幾個景點,第一件事也都是先坐下來發正念。每當我們舉著展板給遊客看,同時也在發正念清除阻止遊客了解真象的邪惡,效果大部份都很好;本來遊客在做其它事,而把展板一舉到車窗邊,立即把他們的眼光吸引過來。

(3)
黃埔是離紅堪車站不太遠的景點,在一條長廊的兩旁放滿了展板,遊客走過時就會被吸引著一張張的瀏覽。有一回,我和一位學員蹲著在忙準備的工作,一位大陸遊客也蹲下來,問道:「你們怎麼可以到處擺放法輪功的東西,警察不會來抓嗎?」我初次到那兒,就回答:「法輪功教人家做好人中的好人,為甚麼不可以放呢?」

另一位學員來了個把月,倒是回答:「不會呀,警察先生看到我們,還會說:‘你們辛苦了!’」這些善良的大陸老百姓,純樸,對政府信任,國家說甚麼就相信甚麼,可是卻被灌輸惡毒的謊言,幸好他們有機會到外面的世界看看,當他們接觸到被國內媒體封鎖的資訊,就會去省思,甚至能很快洗淨腦中的毒素。


在眾多的大陸遊客裏,也有可能碰到同修,一位台灣同修看到有位大陸遊客一上了遊覽車就落淚,不禁也跟著掉淚。旁邊的學員提醒,趕快換上「全球公審江某某」的展板,車裏的那位遊客看了展板就側著身子單手立掌。車子開走時,那位遊客向車窗外揮揮手,一切盡在不言中……

我有一次在金店向正要上遊覽車的大陸客話別,說:「請記得真善忍好,會給你們帶來美好的未來。」也碰到有位遊客,聽了之後臉部表情有點激動,然後手放在小腹部位比個立掌的手勢,彼此也都了然於胸。

在金店,有一次我們幾位學員向一輛遊覽車舉板,有人手上拿了《為你而來》的展板,就提議唱這首歌,結果唱著唱著,大家唱到一半就哽咽唱不下去了,同修們都紅著眼睛,有同修看到車裏也有遊客紅著眼,後來大家把思緒穩一穩,再接著把整首歌唱完,有位同修走到遊覽車裏向遊客們解說這首歌的創作由來。一位不在場的同修說,她在一段距離外都聽到了我們的歌聲。後來,香港學員說在路邊唱歌香港人會不理解,所以我們也就僅此一次唱歌而已。

(4)
當大陸客看到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真象的展板,有圖為證,加上文字解說,真是字字血淚,看得莫不個個面目表情凝重。有的男士看到自己同胞受到慘不忍睹的迫害,都紅了眼眶,有的女子也不禁掉下同情之淚。而當他們看到「請珍惜法輪大法給你的善緣」的展板,則面露開心喜悅的微笑。在看到人權惡棍江某某被送上審判台的展板,遊客臉上展現大快人心的笑容。有些遊客還拿起相機,把展板上看到的攝入鏡頭裏。

車裏的遊客看到車窗外的展板,大部份會爭相閱讀,坐在後頭或另一側的看不到就站起來看。有些看了還會對著展板指指點點、議論紛紛,有些看過之後點點頭表示理解。有些用看的還不夠,還透過嘴巴一個字一個字讀得非常仔細。車窗外的學員展示過這面展板就換另一面,展示完這一片就再換另一片。

有一回,看到車裏的遊客那麼興致盎然想看真象展板,還主動比手勢示意翻面或換板想再多看,我不禁對著車裏豎起大拇指,意指:「了不起啊,想多了解法輪功的真象!」不料,車裏也有人豎起大拇指回應。等到遊覽車要開走,我向車裏遊客揮手道別,而車裏幾乎每位遊客也向車窗外揮手道別;那位豎起大拇指的小姐,則一直對著車窗外豎起大拇指,這也許是師父透過遊客對我們的鼓舞吧。

邪惡造謠說,法輪功發工資給來講真象的學員,在各景點我們也常會碰到大陸遊客問:「你們一天掙多少錢?」有的學員回應:「我有很多錢,甚麼都不需要。」有的則回答:「我們都是義務來這裏的。」有的答道:「我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只是來這裏說句公道話。」當大陸客發現事實與江氏集團的造謠說法不同,就會去反思其它更多的造謠與誣蔑。

本以為到香港講真象會很苦,可是到那兒卻找不到苦吃,住的方面雖是睡地板,我們那個小房間住了三個人還很寬鬆。第一晚躺在鋪了一層薄墊的地上,覺得有點冷,但把一半的棉被當睡墊就暖和多了。想起在大陸遭受重大磨難的同修,我們還能有一席之地安穩的睡覺,是舒服多了,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我的力氣小,平常連打開礦泉水的瓶蓋都要找人幫忙,可是在香港講真象的時候,有時候我雙手高舉著兩張展板,站了一整天,到晚上竟然手一點兒也不會酸,由此體會到只要我們的心念到位的時候,師父甚麼都能為我們做。

要離開香港前的日子,遊客來得特別多,有同修說很捨不得走,我也有同感,我們的簽證在兩個月內可以去香港兩次,於是盤算再去一次。第一次從到香港講真象回台灣,剛開始幾天都不太想看網站,覺得網站上的心得寫得再精彩,也不如實地在香港與那些可貴的中國人直接面對面講真象來得切實。就如同沒修煉的人聽學員談修煉法輪功有多好,也不如切身實地去看書真正修煉來親身體會一番。

(5)
四月上旬,我又向老闆請假去了香港一趟,只隔二十天的時間,覺得變化非常大,就像《在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說的:「當前由於多數世人在邪惡被清理之後都能夠清醒了,都能夠自己理智的思考迫害法輪功的問題,這使壞人想繼續保持邪惡的鎮壓越來越難了。」「眼下我們看到的是這種情況,再接下來大家講真象就會更容易了,因為世人越來越明白,人們會主動來找你聽真象,」第二次去香港最大的感觸是中國大陸民眾漸漸在覺醒,已有越來越多民眾主動想要了解真象,一整輛遊覽車的旅客對於法輪功真象材料的接受度也越來越高。

第二次去香港碰上西洋的復活節與東方的清明節,記憶中,清明節在台灣幾乎都是下雨的,而那次在香港,清明節只是雲層很低,沒下雨。在清明節前,有天早上下著雨,但等我們外出要到景點講真象就雨停了。第二次去香港,也碰上紐約法會召開,有不少學員去參加,香港正缺人手,我們去的也正是時候。

在黃埔,有一回,我對遊客們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您對法輪功的善念與正義支持,可以讓這場迫害早日結束,您將會有很大的福報。」有擦肩而過的遊客就回過頭來看看我身上背的展板,瞄了一眼展板上的幾個大字:「真善忍之光將普照人間,謊言和罪惡將在不斷曝光中散盡。」他就主動伸手要資料,跟他同行的幾位伙伴也都跟著伸手索取。在金店,有時候遊客們聽到我說:「請記得法輪大法好……」只聽了第一句,下文我還沒機會講,就主動伸手要了資料。

第二次到香港也去了黃大仙廟與半山等景點,一到黃大仙廟,看到有大陸遊客才看沒幾張展板,就主動到桌上拿真象資料來看。有一次到半山的瞭望台,那時天還沒黑,我們一下了巴士,就看到一排遊客坐在瞭望台的花圃旁,人人都拿著一冊《與你同行》的真象材料。

在半山景點有個瞭望台,有兩台筆記型電腦不停的播放自焚案真象,還有法輪功學員在勞教所受到各種酷刑的迫害。遊覽車一輛接著一輛載來大量遊客,他們觀賞香港夜景之餘,無不被螢幕上的畫面深深吸引著,有些遊客被催促要上車時還很捨不得走。看了真象短片的民眾就很想進一步了解更多的真象,也都紛紛主動要真象資料來看。當看到那麼多遊客聚精會神在看真象短片,我想到了師父的慈悲,又有更多的人將被救度。

在半山瞭望台碰到三位短期停留香港的西人學員,一位是美國人但在台灣某大學讀中文,另兩位是澳大利亞學員搭乘十小時的飛機過去的。有一回,遊覽車裏有女遊客看到車窗外的外國人手舉展板,一臉顯得非常震驚,立即伸出手來對著車窗外的西人學員豎起大拇指,一直到車子開走。

在金店,一位大概七、八十歲拄著拐杖的老先生,有次碰到我們時,豎起大拇指,從口袋裏掏出一個印有「法輪大法好」的大徽章,說是一位台灣同修送的。過沒兩三天再碰到他,竟然不用拐杖了,由這位老先生身上又再一次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

最後,以《洪吟》(二)的一首經文《梅》與同修共勉:

濁世清蓮億萬梅
寒風姿更翠
連天雪雨神佛淚
盼梅歸
勿迷世中執著事
堅定正念
從古到今
只為這一回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2005年台灣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