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國家坦桑尼亞洪法記


【明慧網2004年9月17日】2004年8月17日至25日,我在非洲國家坦桑尼亞的北部大城市阿魯沙住了10天。

出發之前,我曾考慮怎樣利用這次機會向當地政府、媒體和公眾洪法、講清法輪功真象,並帶上一些相關資料。但這是我第一次去非洲國家,對如何在非洲洪法、講真象並沒有很成熟的想法。

面見阿魯沙市長

到達後的一天上午,我在街上向一群當地人介紹法輪功後,向市政府所在地走去。走進市政府辦公樓,我向一名工作人員表示想見市長,那名工作人員立即將我帶到市長辦公室。

我提到來自加拿大,來此目地是向他介紹法輪功真象, 市長表示對法輪功一無所知,但很願意聽我介紹。我從法輪功是甚麼到江氏集團如何迫害法輪功學員,他聽得很認真,當他看到一幅幅法輪功學員遭殘酷折磨的照片時非常震驚。他問為甚麼(江氏集團)要迫害法輪功,我告訴他鎮壓法輪功是出於江氏的個人嫉妒,江氏本人在多個國家被控上法庭,它的親信陳至立在坦桑尼亞也被控上法庭。市長的表情非常嚴肅。臨別時,我把一套資料留給他,市長遞給我一張名片,並告訴我隨時歡迎我再去做客。

向公眾講真象

另一天,辦完事後在回旅館途中,看著街邊成群的小販,心生慈悲,心想一定要讓更多的坦桑尼亞人知道真象。我走進一家商店,買完菜後,隨即拿出法輪功真象資料──《見證》給一群人講了起來,他們都聽得非常認真。講完後,送給每人一張《為你而來》的光盤,一位當地人堅持要兩張光碟,說要把它送給他的一個朋友。

又一天下午,這天剛好是星期日。我走出旅館, 看到街中心一群軍人在那裏執勤,我走過去向他們問好,然後問他們是否知道法輪功,他們均表示不知道。我拿出一張法輪功簡介和《見證》開始一頁一頁講,他們也聽得非常認真,特別看到中國法輪功學員被警察酷刑迫害的照片時每個人都被震撼了,他們無法相信中國──這個當今世界的大國之一的當權者竟然如此迫害這樣一群善良的人們。最後,他們都欣然接受了光盤等真象資料。

向中國人講真象

在一家餐館,見到中國人,就聊了起來。我認真告訴他們,我已有5年多沒有回中國了,也暫時回不去了。見她若有所思,我就開始講我自己的遭遇,因為修煉法輪功中國大使館不給我延護照,回國在機場被攔,不讓入境等,並介紹法輪功是甚麼,為甚麼被鎮壓,學員在中國所遭受的殘酷迫害。講天安門自焚偽案、鎮壓法輪功內幕等。一個多小時不一會兒就過去了。

巧遇有緣人之一

納馬丹,一個看起來很普通的非洲黑人青年。當我在街上向一群執勤軍人講真象時,他在旁邊靜靜聽著。當我向另一群人講真象時,他很認真說,他想煉法輪功,哪裏可以學?我心一動,他一定是很有緣份的人,一定要教他。就立即請他和另外一人到附近公園,我花了一個多小時,把五套功法全教給了他們。

兩人學得都很認真,納馬丹更是一個一個動作記、學。然後我請他們一起吃晚飯,納馬丹說,他很長時間以來一直在尋找這種修煉方法。今天看到我拿起資料給他們講時,他一下就激動起來。

晚飯後,我告訴他,他的動作還不熟練,還需要指導,我還有資料給他。我就邀請他第二天早上6點,在同一公園煉功,他很爽快就答應了。

第二天早上,當他到達煉功點時,我很感動。他是從他家跑了6公里的路程才到這裏。我們一起煉到7點鐘。煉完後,他對我說,他昨天煉功後身體非常舒服,而且與我在一起很愉快。而且還表示願意在當地建立煉功點,引導更多的人來學法。

我還與他一起學習《轉法輪》,放光碟給他看,讓他了解天安門自焚、1400例等江氏流氓集團造謠的真象。

我們就這樣連續4天在一塊煉功、交流,我也一直在觀察。最後一天煉功時,他穿著我送他的一套黃色煉功服,黝黑的皮膚配上鮮豔的黃色衣服特別引人注目,衣服上的法輪大法幾個字在太陽的照射下特別顯眼。他表示,以後每次煉功都要穿上這套衣服。到快離開阿魯沙時, 他已經基本掌握了煉功動作,而且對大法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 。

臨別時,我把我帶的所有大法資料給了他,並答應回來後給他寄教功錄像帶和煉功帶。

巧遇有緣人之二

在阿魯沙,聯合國設立了專為審判在1994年盧旺達大屠殺中犯下群體滅絕罪的前盧旺達官員的特別刑事法庭。離開阿魯沙前一天,我來到該法庭。門衛將我引到圖書館,我簡單向圖書館管理人員說明來意,她就給我一套關於該法庭成立和運作過程的資料,並把我介紹給法庭負責對外聯絡的官員。該官員聽說我是煉法輪功的,就立即請我喝茶,並找來其他三個官員一起聽我講真象。

該官員聽說過法輪功,一直想了解法輪功。他們四人均來自盧旺達,在這裏擔任不同的職務。我從甚麼是法輪功、煉功的好處、在世界各國的洪傳到江氏集團對法輪功學員迫害的真象,特別是江氏流氓集團犯下的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和反人類罪,他們聽後都很震驚,但表示能理解,因為他們國家也發生過類似事件。講完後,他迫不及待的要在我離開阿魯沙前教他煉功動作。

晚上6點,他來到我住的旅館。我花了一個半小時教完他全部五套功法,他的感覺非常好。表示他將從網上下載《轉法輪》和《法輪佛法 大圓滿法》兩本書。

他在電郵中說,那天學功回去後。他睡覺時,感覺自己像一個嬰兒一樣,非常舒服,法輪功非常美妙。並說,他的另外三個同事都表示要和他一塊學。

回到多倫多後,我已將教功錄像帶和煉功音樂帶寄給他們。

總結此行,我感到,非洲國家很貧窮,但人基本都很善良和友好,很少人聽說過法輪功,可以說對法輪大法的了解基本是空白。我此行事前準備不夠充份,對當地人了解真象的熱情估計不足,因此資料帶得不多,特別是洪法資料太少。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