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幫兇陳至立在非洲被起訴並到法庭應訴(圖)

【明慧網2004年7月31日】(明慧記者蘇晶報導)2004年7月30日,一群國際人權律師正式宣布了他們在非洲國家坦桑尼亞(Tanzania)起訴中國前教育部長、現任國務委員陳至立的消息。該起訴已於7月19日提交,陳至立被指控「在中國教育系統‘對法輪功實施酷刑和虐殺’」。在該起訴中尤為令人矚目的是,陳至立7月19日在坦桑尼亞被傳喚親自到庭應訴。這是一連串法輪功學員起訴中國官員迫害法輪功案例中,首次有被告親自出庭。

陳至立是7月17日在坦桑尼亞展開為期四天的外交訪問的。在此之前,她曾訪問南非和津巴布韋。她抵達南非的時間距中國國家副主席曾慶紅內到訪南非並發生法輪功學員遭槍擊事件不到2週。

* 江氏迫害法輪功的主要幫兇

在江氏發起和推動的迫害法輪功中,主管教育系統的國務委員、原教育部部長(1998年3月──2003年3月)陳至立,利用與江澤民的特殊關係和獲得的特權,操縱、指揮、推行、實施整個中國教育系統迫害法輪功,覆蓋之廣(研究生院、大、中、小學包括幼兒園),受害者人數之巨,程度之深,手段之惡劣,中外教育史罕見。

據「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報告,陳至立多次召開各種會議親自部署對法輪功的迫害,如以教育部名義,強迫教師學生觀看誹謗、攻擊法輪功的電影;在大、中、小學強制推行反法輪功的‘百萬簽名’運動;通過教育系統將攻擊法輪功的內容編進中小學教材及各級考題等。陳至立任教育部長期間,教育系統有至少61人因修煉法輪功被迫害致死。教育系統官員以剝奪教師工作權利,剝奪學生升學權利為要挾,實施系統的迫害。自1999年,僅清華大學就有300多名教授、教師、博士、碩士、大學生因修煉法輪功被非法關押,開除公職,學業,或被直接送入勞教所。據不完全統計,僅2003年一年至少有210所中國大專院校的435名法輪功學員被強迫送各類‘轉化班’、勞教所和精神病院。

* 教育系統惡性迫害案例層出不窮

在江澤民親信陳至立的直接操控下,全國各地大批修煉法輪功的師生橫遭不同程度的迫害。惡性迫害案例也層出不窮,在此,僅列舉幾例。


寧夏靈武市一小副校長兼教務主任,高級教師陸紅楓被迫害致死

陸紅楓,女,37歲,原寧夏靈武市一小副校長兼教務主任,教學優異而獲得過全區優秀教師光榮稱號、全區模範教師光榮稱號,以及許多市級的先進榮譽和桂冠。2000年3月兩會期間,由於在上書人大呼籲停止對法輪功迫害的公開信上簽字,受到當地政府不法官員的迫害,市教育局進一步作出了撤銷陸紅楓副校長職務的決定。2003年6月7日,陸紅楓被強行綁架至靈武精神病院,受到了長達50多天滅絕人性的迫害,被注射和灌食大劑量損壞人的中樞神經的藥物。非人摧殘使陸紅楓神智失常,身體極度虛弱。精神摧殘和肉體折磨,致使陸紅楓生命衰竭,於2000年9月6日離開人間。

2003年5月13日「世界法輪大法日」來臨之際,重慶大學的法輪功學員在校園內放汽球掛條幅,重慶大學當即封了全部校門進行清查,並將所有懷疑對像非法抓捕。其中有魏星豔、女、28歲,重慶大學高壓輸變電專業三年級碩士研究生。5月13日晚上,警察把她抓到沙坪壩區白鶴林看守所的一個房間,叫來了兩個女犯人強行扒光了她的衣服,警察當眾強姦了她。魏星豔絕食抗議迫害,被強制灌食並插傷了她的氣管和食管,造成她不能講話,處於生命垂危之中,現下落不明。此案在國際互聯網上被披露後,重慶大學校方否認魏是該大學的學生,並聲稱該大學沒有魏的專業。同時校方把在重慶大學的網頁上關於此專業的信息刪除,試圖掩蓋罪行。

1999年8月30日,大連理工大學人文社科系副教授朱航因為在公園裏煉法輪功而遭抓捕並關押在位於南關嶺的大連姚家看守所。她的手腳被用鐵鏈子拴在一個高20英尺,15英尺寬的沉重的鋼架上(一種「地牢」刑具)。在她7天的絕食後,看守所命令獄警對她執行強行灌食,這造成她口腔嚴重受傷。獄警插入一個管子給她強行灌流食,這種方式使她失去知覺並被送去第二人民醫院搶救。後來,政府官員把她關進精神病院以掩蓋她在看守所的經歷。在大連精神病醫院,她被迫接受麻醉治療,被強迫吃麻醉神經的藥。如果她不吃,所謂的醫生就把手腳綁起來強行打麻醉針。她被折磨得與三年前判若兩人,如今不僅不能重返課堂講課,就連起碼的生活都不能自理。

* 煽動仇恨,利用青少年搞群眾運動

陳至立利用國家教育資源對幾億青少年灌輸謊言和仇恨宣傳,煽動不明真象的青少年學生參與反法輪功的群眾運動。

例如,「天安門自焚」騙局後,2001年2月1日,國家教育部黨組、共青團中央聯合下發通知(教黨[2001]1號)「關於在各級各類學校廣泛開展‘校園拒絕×教’活動的通知」。通知要求「要通過組織講座、報告會、座談會,組織收看有關專題教育片」「要大力組織和支持學校各級共青團、少先隊組織和學生會、研究生會、學生社團等開展多種形式的活動」「要結合大、中、小學的有關課程,……,也可安排兼職法制教育副校長或輔導員講授有關內容」「還可組織學生開展‘寫一封家書’等活動,幫助親友中的‘法輪功’練習者早日轉化」「各地教育部門和各級各類學校、各級共青團組織,要根據本通知精神,在當地黨委的統一領導下,結合本地、本校的實際情況,研究制定‘校園拒絕×教’活動的具體方案,並精心組織實施。工作情況請及時報告。」

正是江澤民、陳至立一夥用這種在學校開展政治運動的方式來迫害法輪功,才造成了很多在校的法輪功學員被關押、被判刑、被迫退學;才造成了眾多還沒有完全獨立思考能力的學生被欺騙,被煽動起對法輪功的誤解,甚至仇恨。

據中國的官方報導,2001年2月6日一天的時間裏,在中央「610辦公室」主任王茂林、團中央書記處第一書記周強、團中央書記處書記趙勇等直接指揮下,全國100個大中城市的近千個社區的800萬青少年,直接被利用參與反對法輪功的宣傳活動,當天共張貼宣傳畫50多萬幅,發放宣傳資料1000多萬份,舉行集會200多場。

2001年2月,全國100個大中城市的1500多個青年社區,在不明真象且被脅迫利用的青少年學生的帶動下,發動了1200多萬社區居民簽名保證「不信、不傳、抵制」,通過利用青少年,將所謂反「法輪功」聲勢推向社會。

* 陳至立被傳喚出庭引起震動

陳至立在非洲國家坦桑尼亞被傳喚出庭在中國官員內部和中國駐外官員當中引起震動。中國官場上許多人已意識到無論在世界的哪個角落,都無法逃脫為自己犯下的迫害罪行負責。近期中國很多參與迫害法輪功的高官在出訪海外期間因害怕被法輪功學員控告而保持低調。

前不久江蘇省經貿代表團訪問舊金山時,把原本大多安排在酒店的招商會改在領館內舉行並且層層設卡,只有持有邀請信函的才被允許進入。領館人員因害怕承擔責任,對外謊稱招商團不是由省長帶領,而是某位廳長。據悉,國內許多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官員正忙於銷毀參與迫害的證據。

律師們稱,陳至立被起訴表明國際社會對法輪功所遭受迫害的關注邁進一大步。他們感謝坦桑尼亞的政府、人民和法律系統,使得該訴訟能夠進行,這是對國際社會令人自豪的歷史貢獻。

一位剛從非洲返回美國的法輪功學員表示:「在坦桑尼亞起訴陳至立,我們都很受鼓舞。這激勵著我們繼續盡我們的一切努力來幫助停止這場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