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的罪惡行徑


【明慧網2004年8月17日】四川省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是迫害全川大法學員的法西斯集中營。自99年7.20以來,那裏非法關押四川大法學員數千名,五、七、八、九中隊是長期非法迫害大法學員的邪惡勢力的黑窩。被非法劫持在那裏的大法學員,過著暗無天日非人的生活。現在僅把七中隊惡警、惡人迫害大法學員的真實見聞揭露出來。

七中隊惡警隊長張小芳、副隊長方××、警官毛××、潘××、蘭××。其中張小芳、毛××、最邪惡、最歹毒。2002年我被非法劫持關押在七中隊,親眼所見:惡警隊長張小芳經常唆使猶大李金文、郭念、蒙慶、胡容,想出各種歹毒的辦法迫害大法學員。每日三餐只許被嚴管的大法學員吃一兩米飯,一個饅頭的三分之一。還長期唆使一批吸毒犯經常用開口器對堅持修煉的弟子強行灌自來水,一人一天要灌好幾次,直到將肚子灌脹。幾個猶大和雜犯形影不離的看管一個大法學員,不准大法學員自由行走一步,不准大小便,時間長了憋不住了,屎尿只好拉在褲子裏。一旦發現誰站座的地方有屎尿,幾個猶大便會一擁而上,強行脫下大法學員的衣服,將地上的屎尿擦乾淨,然後將衣褲全部扔入垃圾桶,她們經常這樣泯滅人性的折磨大法學員,要不了多長時間,許多大法學員的衣褲被扒光了,幾乎連換洗衣服都沒有了,冬天穿著單薄的衣服在嚴寒酷冬中痛苦煎熬著,惡警看實在扒不下衣褲了,又另換新招,拉一次屎尿在地上就罰款10元用來買拖布,有的大法學員罰款上百元。

惡警用搞軍訓的形式迫害大法學員。在炎熱的夏天氣溫高達30幾度,惡警們把所的大法學員集中起來,在烈日下來回奔跑,時間長了許多大法學員堅持不了,對不配合邪惡命令的大法學員,惡警們就唆使吸毒犯拖著跑,有的大法學員被拖得遍體鱗傷,不能行走,晚上痛得無法入睡。有幾位大法學員因被長期非法折磨,最後導致精神失常,如祝霞、何玉梅、吳候玉、高豔等。

成都大法學員朱銀芳(52歲)被非法劫持到七中隊,因堅持信仰「真、善︱忍」,惡警張小芳指使雜犯用盡各種手段折磨朱銀芳,朱銀芳絕食抗議邪惡的迫害,惡警張小芳毛××指使雜犯和猶大將朱銀芳強行拖入小號,成大字型銬在牆上用刑具將腳手固定死,全身不能動彈,再用膠布將嘴死死封住,不准呼喊。有一天中午惡警指使雜犯和猶大將朱銀芳拖在烈日下暴曬,當時氣溫高達36.7度。在烈日下她們強迫朱銀芳放棄修煉,朱銀芳不配合,惡警指使雜犯拳腳相加,將朱銀芳打倒在地,朱銀芳當時被打昏在地,不省人事。惡警和雜犯見朱銀芳奄奄一息,立刻拉響鬧鈴,將所有的大法學員全部趕回寢室,將所有的窗戶全部關上,將門鎖上,每個寢室的走廊上都有雜犯嚴密把守,不准任何人靠近窗戶向外看,否則就遭懲罰,到吃晚飯的時候,也不許任何人出門,由雜犯送到各個房間,到了晚上一個雜犯悄悄告訴我,說來了醫生檢查朱銀芳死了。大法學員朱銀芳為了捍衛宇宙真理,被江氏流氓集團的幫兇,以張小芳為首的一夥人間敗類活活打死。

大約是2003年3月底4月初的一個下午,一名不知姓名的大法學員被劫持到七中隊,剛進大門該大法學員就立掌發正念,惡警們見狀指使幾個猶大和一群吸毒犯蜂擁而上,將該大法學員推入小號,用盡各種酷刑折磨大法學員。大法學員為了抵制邪惡的迫害,從小號裏傳出正義的呼聲「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就這樣經過一天一夜的殘酷折磨,惡警們以抗非典的名義,強行給該法輪大法學員灌入不明藥物,這位不知姓名的大法學員被劫持到這個黑窩僅僅二十幾個小時,就被這群人性全無的惡魔活活迫害致死。

對在黑窩堅持煉功的大法學員,惡警們使用的迫害招更為歹毒,她們指使雜犯將大法學員的雙腳搬上雙盤,用細繩將雙腿纏得嚴嚴實實的,將雙手反捆在背後,把臭襪子塞在嘴裏,再用三指寬的膠布封住。惡警強迫大法學員要坐24小時,可這種酷刑要不了多長時間,就會痛得人死去活來,豆大的汗珠順著臉滑下來濕透全身。有許多學員就是在這種邪惡的高壓下被迫違心的寫了「三書」。經過這種酷刑折磨的同修被繩子勒的痕跡很長時間都在,有的腿被勒爛成了永遠傷痕,有許多同修很長時間不能行走。惡警指使雜犯和猶大,將堅定的大法學員成大字型銬在鐵門上、窗子上,折一個豬八戒的帽子戴上,再在大法學員臉上、身上貼滿誹謗大法的惡毒語言。大法學員耿小春、傅利瓊、王紅霞等許多大法學員都遭受過這樣的迫害。

楠木寺惡警還設施了一種見不得光的酷刑──水牢。水牢是將小號間拉上大小便,在屋裏關起水強迫大法學員坐在裏面。在炎熱的夏天惡警們不讓堅定的同修洗澡,時間長了許多同修生上長滿了疥瘡。還有很多同修被長時間罰站,白天在烈日站整,晚上回寢室面牆而站,不准移動一步,不准坐,更不許睡覺。長此下去很多同修腳、腿腫得不聽使喚,站立不穩昏倒在地。惡警還指使雜犯架起大法學員雙臂在壩子裏拖起來回奔跑,說是讓學員活動活動筋骨。大法學員的腿腫得僵硬,早已不聽使喚。經過這樣折騰後,大法學員還被強迫繼續站下去,直到昏倒為止。

四川省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的惡警迫害大法學員的手段之惡毒罄竹難書,這只是我們所見到的一部份,還有我們未見到的,只是經常聽到那鐵窗下,小屋裏傳出來痛苦的呻吟聲,撕心裂肺的喊叫聲,不知那裏的同修又遭受到甚麼樣的酷刑。

記得有一次上面來了一班子人,好像是國家級的來這黑窩檢查工作,惡警前一天就叫雜犯指揮大法學員將黑窩裏外衛生打掃乾淨,把身上有傷痕的同修、堅定的同修轉移到雜案中隊,不讓大家下樓,說是讓大家睡午覺。惡警安排幾個猶大用事先編好的謊言在檢查團面前瞞天過海,曰:「楠木寺的警官如何如何春風化雨般的善待法輪功學員」等等,相信媒體上的「春風化雨」就是這麼來的。

惡警還拿出沾滿血腥味的電棍對檢查團說,「這幾年來從未動過一個法輪功學員一根毫毛,她們在這裏吃得好,睡得好,很幸福。」這是一個雜犯後來悄悄告訴我的,她說:看到法輪功學員遭受這樣的迫害她很同情我們,看著惡警們在檢查團面前撒的彌天大謊,隱瞞迫害真象,她為我們鳴不平。

這就是四川省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這幾年來追隨首惡江××迫害大法學員的累累血債。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