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高牆內的罪惡


【明慧網2004年6月3日】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邪惡至極,罄竹難書,殘害善良,逼良為娼,罪惡深重,難以言表。現在勞教所採用的迫害手段更卑鄙、更陰毒、更下流。毒打、勞役、不准上廁所、坐水牢、長期吊銬在高欄上,更下流可恥的是它們強行剝光學員的衣服褲子,把學員的頭按下去強迫互相舔陰部。

2000年元月底我們被送到四川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押送我們的當地公安非法扣除我們兩個月伙食費和前往勞教的一切費用,就把剩的錢轉交勞教所。勞教所又扣除體檢費和勞教校服錢和所謂的租借床單等生活用品昂貴的各種費用後才把剩下的錢入帳收存,又叫我們把所帶的一切物品放在下過雨的地上,由她們抄查,還要脫光我們的衣褲搜身。

我們剛到楠木寺幾天就過春節,大年30那天,所裏幹警想賺錢,要求我們照像,我們本沒有心情照像,但是經他再三要求,當時五中隊共有29名大法學員,我們就照了張合影作紀念。照片洗出來了幹警要我們每個人給4元錢,才發給我們照片,這時同修的姐姐來探望,同修請姐姐帶回照片給家人看,好讓他們放心,幾天後勞教所大抄查,要我們交出照片,還追查拿不出照片的同修, 懲罰她們。它們竟然騙世人說:「根本沒有抓過。沒有關過。沒有勞教法輪功學員。」

剛剛被非法關押在楠木寺時,那裏面的人不知道甚麼是法輪功,更不清楚「真善忍」。為了幫助和救度不明真象的所有眾生,我們善待所有的人,給她們講道理,教她們對家庭對社會負責,化解矛盾,除去怨恨,明白人生真諦。我們的真誠和善良確實感動了那裏面的人。很多人都問我們要書看,還跟著煉功。一個中隊的隊長要我做動作給她看,我就把五套功法做給她看後,她說想看書,我和同修決定把我們費了很多心思才得到的唯一的一本 《轉法輪》送給她,我們開創了環境,在寢室和中隊操場上可以煉功學法了,每天下午幹完活後,很多其它犯人都來和我們一起學法。

後來邪惡頭子瘋狂了,它用盡了各種卑鄙和流氓手段欺騙和毒害了很多世人和無辜眾生。那些想升官發財的小人和所有喪盡天良的殘渣敗類,張牙舞爪極盡瘋狂殘害法輪功學員;一些幹警為了飯碗和獎金,任由那些為了提前釋放、想多得獎分的罪犯折磨大法弟子。

惡徒們叫法輪功學員在寒冬冰水中一大盆一大堆的給它們洗全家人的衣服和織毛衣。懲罰法輪功學員長時間面壁站立不休息;用冰水潑煉功人;用掃把和金竹抽打煉功人,拳打腳踢;隨便下大法學員的帳金,拖著堅修的法輪功學員去撞牆;關小間,不給飯吃,還整天整天長期罰站;坐水牢,不准上廁所,有的被長時間銬在大樹上或拖到廁所的糞便溝中;有的被繩捆著拖到幾百米以外的車間中去,摔在地上受盡折磨。

2000年4月勞教所開大會吳所長在全所近兩千人的大會上誹謗師父,污衊大法。很多法輪功學員站起來高呼: 「法輪大法是正法,還師父清白……」因此被護衛隊和全所惡警毒打,受盡了折磨。

被打得最慘的是第一個站起來、已經絕食一個多月的老年同修羅志玉,她被幾個男惡警從會場拖出一路拳打腳踢,摔摔打打拖到二中隊,又把她多次打倒、抓起又踢倒在操壩上,惡徒們還不解恨,直到它們打累了才罷手。發狂的惡警們把渾身嚴重受傷、口吐鮮血、不能站立的羅志玉緊緊的反銬在大樹上一整天,手銬深陷進皮肉緊銬在骨頭上。

我被二中隊的黃會記抓起頭髮,拖到幾百米的臭水溝,甩在鋒利的沿坎邊上傷了腰,還被反銬在大樹上幾個小時;後來又被它們從球場拖到二中隊(大約1百多米)。我曾經被邪惡們嚴重踢傷腰部,雙腎嚴重損傷,吐血拉血一個多月。這段時間6個中隊的法輪功學員都遭受到了非人的折磨,遭遇了殘酷迫害。惡警還不准接大法弟子電話,不准與前來看望的親人好友見面,不准通信等。

惡警們還延長勞動時間,加強勞動量。比如:我在四中隊時,早晨七點左右,到大食堂吃飯,大約幾分鐘;然後開始粘假寶石,有針頭這麼大。從早晨七點忙到晚上12點或2點(除吃飯幾分鐘外),今天粘1000顆,明天就會漲到1100顆。況且領的假寶石(是用小塑料袋封好的)不准打開寶石數,她說多少就是多少;如果交粘好的寶石交不夠數,就要拿錢賠。它們的寶石進5分錢一顆,卻要我們賠5角錢一顆。一次給我一袋假寶石,打開數差三百多顆。二中隊強迫法輪功學員購買高價勞動工具,一顆5角錢的鐵鉤針卻要學員出5元以上,發給學員不夠斤兩的鉤花線,卻要學員花錢另買線來鉤足它們所要尺寸大的花。

勞教所放喇叭誹謗師父,辦黑板報污衊大法,我們絕食罷工抗議,擦掉誹謗語言,惡徒們就瘋狂的體罰加害法輪功學員,還加期迫害。有個姓胡姓李的管教不准我們吃飯。我們絕食九天後,它們又來威脅搜查我們的手抄大法書。

吳所長等到北京聽了馬三家的報告,回來後將法輪功學員集中到七中隊。2000年6月20日,4中隊的大法弟子全部被趕到中隊操場,我們集體煉功,集體背法。管教打電話給科長李自強,帶領護衛隊,手持電警棍來了。七、八個男子漢來對付手無寸鐵並且斷斷續續絕食一個多月的法輪功學員。德陽的周敏被反銬在樹上打,當場打昏。放下來躺在地上,過了一會才甦醒過來。成都二十多歲的小妹妹黃淺(音)被李自強等反銬在樹上用襪子塞嘴,又用電棍打。惡警然後將我們的手抄《轉法輪》抄走;管教和犯人搜身,將身上帶的代金券(勞教所專用,下帳後用來代替錢)搜去,當場扣除賠償的假寶石費用,才將剩下的代金券還給我們。被打的法輪功學員滿身是傷,還要扛大包小袋的行李。

勞教所開始新一輪全封閉式的陰謀迫害,天天強迫法輪功學員看假新聞,假錄像,報紙等,學習 「轉化」材料強行洗腦。不學不聽的就遭體罰,六月酷暑天在烈日下站軍姿,坐軍姿,走正步,搞軍訓,不准喝水,不准解便,不准洗澡洗衣服,不准睡覺。惡徒還強迫我們配帶 「×教牌」,不帶就遭到毒打,上繩捆掉。法輪功學員陳文群被雙手吊銬在特製的小間高欄上,雙腳著不到地面,幾天都不放下來。

邪惡的護衛隊和惡警們用警棍、電警棍、狼牙棒、金竹條、鋼金條、拳打腳踢折磨大法弟子。樂山的李鳳琪被隊長張小芳指使吸毒犯李××等用鋼金條抽打她,她雙手的肉被打掉很多。老李隊長(50多歲)用鋼筆尖鑽大法弟子的穴位和致命處,她還揚言說: 「有××黨撐腰,把你們打死火化埋了都不犯法。」

羅志玉和陳文群還被灌食後,送精神病院拒收回來,遭受更大迫害。被非法關押在七隊的法輪功學員共同抵制邪惡,每天集合吃飯時集體煉功。管理科科長李自強、護衛隊的楊某某,隊長張小芳,李軍,李坤容,秦幹事(後任七中對副隊長),民管會(勞教所專門抽調吸毒犯組成)大約十多人全部動手對大法弟子大打出手用警棍、電警棍打。

成都大法弟子張玉春被惡警用三根電棍電。惡警打累了又將大法弟子拖進小間雙手銬吊在鐵欄上。成都的張四清被雙手反銬在鐵欄上直到昏過去,才將她放下來,後來被罰來腳尖粘地蹲在地上(腳一前一後),大約1小時。當時她就在我們身面前,看她痛苦的樣子至今還歷歷在目。

我們背法,民管李小X,打人最毒最狠,脫下皮鞋,用鞋底打我們的臉,然後用手握成拳打我們的臉,不分年紀大小,罰做下蹲,有的罰做一千多個。成都的羅小雨被邪惡用各種刑罰折磨,腳腫大不能下地,周身傷痕累累,剛好一些,又被強行在大太陽下罰站,做下蹲;做不動就被倆個吸毒犯一人提一隻手臂,強行一蹬一站,倆個吸毒犯累得不行才放手,又將她罰站在太陽下,全身衣服濕透。

2000年7月,勞教所找來了邪惡的馬三家幫教團,堅定的年紀大的學員被隔離到三樓,年輕的和動了心的住二樓;再逼迫堅定的學員長時間不准換腳蹬軍姿,還要雙手抱頭做幾百個上千個下蹲運動,直到做得雙腿站不起來,又把學員鞋襪脫掉,在露出小石子的混凝土的地上跑步,不准停下來,跑不動時由民管人員強拖起跑,直到筋疲力盡,才上樓休息,還不到二分鐘,馬上吹哨在五分鐘內從三樓跑到操場站好隊,報完數,否則就誹謗師父,攻擊大法,還要懲罰學員。

就這樣法輪功學員被惡徒們折磨得上不了床,連解便都蹲不下去,走路腳不聽使換。在一次集合時老學員羅志玉遭迫害後雙腿受傷,雙腳不聽使換,摔下樓來,又摔傷了雙腳。它們每天長時間罰我們在烈日下站軍姿,還不准上廁所,有個別學員暈倒了,它們說這是中暑,強迫每人每天排隊喝下一大碗解暑藥。

現在勞教所採用的迫害手段更卑鄙、更陰毒、更下流。因為它們曾不准學員上廁所被曝光後,現在每晚上剛睡下十幾分鐘就被叫起來強迫上廁所,回來剛睡下又被叫起來上廁所,搞得一夜都休息不了。又因不准學員喝水被曝光,它們又在寒冷的冬天強迫學員大杯的灌下冷水,不准上廁所,如控制不住,就逼迫學員用嘴舔尿,如不從就把學員頭按到地上舔或強迫脫下衣服擦,還不准洗衣服,直接丟到垃圾堆裏,使學員冷凍。如果哪個學員拿拖把用,就罰款,20元一次,還挨打受罵。

很多堅定的法輪功學員被長期關禁閉,不准任何人接觸她們。這些同修在裏面遭受了更加殘酷的迫害。去年楠木寺七中隊洗澡間裏被迫害死的那個學員,都不知道她的真實姓名,具體怎麼死的也不清楚,說是上午送來時都是好好的,還在喊 「法輪大法好」。邪惡不准任何同修接觸她,就被直接送到洗澡間遭受酷刑折磨;下午突然間把所有大法弟子鎖進寢室不准張望,靠得近的一個同修聽到獄醫說已沒得救了,她從門縫裏看見惡徒們把那個學員拖出七中隊,後來惡警還警告學員們: 「不准亂說,不准亂想,不准議論,它們只是把她送出去醫治去了,然後再轉往別處。」

惡警們還把堅定的法輪功學員長期吊銬在高欄上,或成天長期罰站,就連吃飯都不准坐,更下流可恥的是它們強行剝光堅修學員的衣服褲子,一絲不掛地強迫互相舔陰部。同修不從,它們就把學員的頭按下去舔……。

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邪惡至極,罄竹難書,殘害善良,逼良為娼,罪惡深重,難以言表,它們迫害大法弟子不擇手段,它們所犯下的滔天大罪,無法償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