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中楠木寺勞教所折磨大法弟子事實


【明慧網2004年2月3日】從1999年7月20日鋪天蓋地的迫害開始。99年7月22日我因上京證實大法被抓回,關在當地派出所,出來後,10月參加百人以上的法會,12月參加在公園集體煉功又被非法抓捕,被非法判了2年勞教。

2001年被送到資中楠木寺勞教所─5中隊,進去首先就是惡警對人格的羞辱,把衣褲全部脫光所謂的檢查,把頭髮亂剪。大法弟子煉功、背法,惡警就令犯人往死裏打,還把穿過的臭襪子堵在嘴裏,(攀枝花來的姓陳的功友等3人都受此刑)。一次有2位成都來的50多歲的功友被送到5中隊,惡警安排了兩個犯人「包夾」,把這兩位功友帶到宿舍裏,那是一個嚴寒的下午,天下著雨,惡警們都不願離開火盆。可是卻把我們這兩位年過半百的功友衣褲脫的一絲不掛站著面壁。

在7中隊(專門關大法弟子的中隊)當時是100多人,大家都不服從惡警的安排,惡警叫我們戴勞教牌,我們就不戴,不准我們煉功,我們就煉,我們大家還在壩子裏早上集體煉功。惡警們就把勞教所的男惡警安排在7中隊來打、電,手銬銬在樹上,還有犯人瘋狂地拳打腳踢。當時受迫害最深的就是羅小玉、羅志玉、張世清、陳文群、李鳳啟、揚啟會等人,幾乎每天都要被打,打得遍體鱗傷,特別是李鳳啟被惡警與罪犯用細條打(是農村耕田用來打牛的細條),身體沒有一處是好的,當時被打得奄奄一息。每天晚上都有大法學員被抓到壩子裏罰下蹲,不許睡覺。在炎熱高溫的夏天,惡警罰大法學員站軍姿,坐軍姿,大家的手、臉都被曬掉皮,有的被曬起水泡。或者就是罰你手抱頭上下蹲幾百、上千次。(這種動作一般人做上四五十個連路都不能走)而迫害我們大法弟子是上百上千的做,一個姓汪的功友就做了一千多個,韌帶拉傷後連路都不會走。而且還要進行超強的勞動。修真善忍的好人被邪惡江澤民一夥這樣不計後果的迫害,真是天理難容啊。

惡警們已經壞事幹盡,而不知道是在幹壞事。有一個姓李的惡警對我們說:「現在外面造謠說我們迫害你們,脫掉衣褲之事,哪有這些事。」當時我馬上回答他,確有此事,是我親眼目睹。我就把上述5中隊之事講了出來。當時我還告訴它不能這樣對待我們。這個姓李的惡警當時就無話可說了。

當然他們所幹的壞事還不只是這些,比我早去的下到車間的那部份功友們受的酷刑更殘忍。希望這部份功友們能把邪惡所幹的一切見不得人的事揭露出來,把邪惡江澤民送上人間法庭、良知法庭、道義法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