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遂寧市梁玉華在楠木寺勞教所的遭遇和見聞

【明慧網2004年4月15日】我是四川遂寧市大法弟子梁玉華,今年55歲,2002年受邪惡迫害,被綁架到了楠木寺女子勞教所,於2004年3月份出獄。下面是我在勞教所所見所聞和遭受的迫害。

我被關在楠木寺七中隊。被劫持在勞教所裏的大法弟子受盡了非人的折磨,惡警(管教)首先對大法弟子打罵逼供,打了後還不准開口說話。如果一開口說話,管教張曉芳就叫雜犯(雜犯是指吸毒犯和刑事犯),把人包夾到屋裏再打,一直打到她們累了才停手,根本不管你被打殘打傷,而是不擇任何手段,極盡一切卑鄙的伎倆。

大法弟子有時如果出言善意解釋,惡警就說你法輪功的「流毒」還沒肅清,就叫雜犯包夾再打,打後連上廁所都不准,大小便只能解在褲子裏或床上。惡警給大法弟子加戴了腳鐐手銬,來查鋪時還把被子或褲子扔掉。有時把衣服、洗臉的手巾拿來擦屎尿。旁邊的大法弟子如果說話鳴不平,惡警就叫雜犯來打罵。如果雜犯不打大法弟子,反過來雜犯就被惡警打,這樣惡警以為可以開脫罪責。惡警無恥的對大法弟子說:「我們從來不打人不罵人。」

同我住一間房子的大法弟子鄭財宇,耿小俊、黃成慧、倪雲等,至今還被惡警叫雜犯包夾,每天吃飯、睡覺都在雜犯的包夾之中。每個堅持修煉的大法弟子都有七八個雜犯包夾隨時迫害,稍不留意,惡警就叫雜犯拳打腳踢,扯頭髮。如果感到不舒服或不想吃飯,惡警就叫雜犯用竹筒灌食灌水灌藥物。在灌食之中還叫其他誤入歧途的人參與灌食。如若不參與,惡警就說他們還在想法輪大法,這樣他們又遭雜犯包夾打罵,如若開口說話馬上就被用手銬銬上關到禁閉室(小黑房子)裏挨打,關上幾天後連拉屎尿都不准,只有拉在褲子裏。同時連大法弟子互相之間都不能看臉色,一看臉色遭到的是更嚴厲的喝斥或打罵,灌食後還被每天強迫寫罵師父的書,寫後還強迫蓋手印,如若不蓋,惡警就叫四個雜犯拖到辦公室把手印蓋了。

惡警張曉芳(四川女子勞教所七中隊隊長)指使雜犯把大法弟子打傷後不准大法弟子看醫生,也不准大法弟子對別人說挨了打。惡警反而說:「你們師父把你們害慘了,你們師父不保護你們了。」一次,我的手臂被惡警折斷了,惡警要我丈夫拿2000元錢來醫,我丈夫在電話和警察吵了起來,「我妻子是個好人,如果你們不把我妻子醫好,我要向上級反映你們,打官司奉陪到底。」惡警反而對勞教所裏不明真象的人到處宣傳說我丈夫不懂理,胡鬧。結果我的手臂還是向別人借的錢醫的。惡警打傷了我不給錢醫,還嘲笑我要成斷手桿。

不久勞教所又綁架來一個楊的同修,惡警污衊她是精神病人。實質上是惡警操控雜犯把她打得半死不活後,說話上氣不接下氣,就掩蓋說她精神有毛病。楊功友後來盤腿煉功,惡警看到後叫兩個大胖子雜犯站在她腿上亂踩,直到把腿踩得盤不上來了才下來。楊功友堅定大法之心受到邪惡管教的刻骨仇恨,每天的折磨變本加厲,楊功友每天唱大法歌曲,惡警害怕了,叫雜犯用膠布堵住了楊功友的嘴,將楊功友拖到洗澡池裏活活捂死,死後還不准其他大法弟子過問此事。隨後通知楊功友的家屬說是病死在管教所裏的。這些罪行在四川省楠木寺女子勞教所隨時都在發生,數不勝數。如果寫成書的話,每個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都可以寫成一部長篇小說。

正告追隨江澤民、羅幹的邪惡之徒:你們對法輪大法弟子所犯下的一切罪過都有記錄,正義之劍正高懸在你們頭上。

惡警曝光:張曉芳 四川省楠木寺女子勞教所七中隊隊長
四川省楠木寺女子勞教所七中隊電話:0832-5212434

註﹕署名《嚴正聲明》將歸類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