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得法經歷點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7月14日】88年,大概我11、12歲的樣子,正是氣功在全國掀起高潮的時候,父親教我學氣功,其實只是簡單的小腹呼吸而已。有一天,父親興沖沖的拿回一本介紹特異功能的書,想讓我開天目(當然是猴子撈月亮),不過很相信這事實的存在。

記得那時候看一本智力開發的學生讀物,裏面有一個小學生的問題讓我記到現在:為甚麼太陽系內太陽的質量佔整個太陽系的99%,原子內原子核佔整個原子質量的99%,他們是一樣的嗎?96年得到《轉法輪》時,看到「還講了一粒沙裏含三千大千世界之說,是和我們現代物理學的認識相吻合的。電子圍繞原子核轉動的形式和地球圍繞太陽轉動,有甚麼兩樣呢?」這句話時,當時我很吃驚,原來如此!沒有悟到師父在很早就開始管我了,給我先點出了很多東西。

九一年的時候愛看《紅樓夢》《三國演義》,最喜歡背的就是紅樓夢中的《好了歌》:「世人都曉神仙好,唯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將相今何在,荒冢一堆草沒了。世人都曉神仙好,唯有金銀忘不了,終朝只恨聚無多,及到多時眼閉了。
……」和三國中諸葛亮的吟詩「大夢誰先覺,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遲遲。」

當時背得津津有味,甚至有到深山去的想法,甚至有一天,自己沒事自己給自己寫了篇作文是《我欲無情》,寫完後大吃一驚,生怕父母看見,趕緊撕了。得法後,才知道師父還是在點化我,希望我能更早的跳出三界情的範圍,慈悲的師父時時在看著我,在不同的時期,給我們埋下不同的機緣種子,怕我們走錯每一步,為了我們能真正得到大法。

初中畢業時候,有一天,很奇怪的蹦出一個問題:人生真的是為了名利情嗎?是為了成佛嗎?當時胡思亂想了一陣,不知道最後的答案是甚麼。初中的時候,很喜歡看文革、民國時候的回憶錄或小說,每每看完後,都有一種自己曾經經歷過的感覺,經常有回首往事的感覺,覺得自己經歷過很多年代了,看古代的小說也是如此,每每心頭感慨,滋味萬千,而且很喜歡古裝,經常想像自己古裝的形像。記得當時還喜歡看神話故事,有次看完盤古的故事後,我和同學說我相信人是盤古開創的,盤古開創了宇宙。

在初中時期和高中時期,當時最喜歡看周易、八卦、奇門遁甲等東西,經常看的是《梅花詩》的作者邵雍先生的《梅花易數》,當時全是古文,反正不太懂,自己反覆的看,一遍一遍的看,不抱任何觀念的看,看多了,當時也悟出了很多東西。但是最深刻的是自己也有了一些關於「法無定法」的領悟。記得第一次看到《轉法輪》這句話的解釋時,當時很激動,這本書講得太對了,「高一層次的法比低一層次的法更接近宇宙特性」「不同層次有不同層次的法」。現在感覺邵雍先生說出「蕩蕩天門萬古開,幾人歸去幾人來」這樣的天機,真的是在喚醒今天的人。古代的文化都是為了讓人們今天得法用的。

大概在高中入學前,自己做了一個沒敢和任何一個人說的夢,夢見自己是四大菩薩之一,我不知道當時怎麼會做這樣的夢。師父沒有講法前,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知道那是甚麼含義,直到今天,大家才知道世界上的人都是有來頭的,都不是為了當人的。

到了高中,經常會體會到一陣熱流,從頭灌到腳,很舒服,特別是在看書看的很入神的時候,往往一下子就來了。還經常出現看書時,一翻書就到要看的頁了,很自然的,很多時候是一翻就到,當時也覺得很有意思,不知道師父在為自己灌頂。而且自己還會經常性的反思自己平時的所做所為,做的不好的地方要說自己一頓。當時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高中畢業後到另外一個城市去學習,在一個很偏僻的小巷內第一次看到了《法輪功》(修訂本),當時看了很是激動,很多自己冥思苦想的問題一下全部打通了。去了書店看了三次,終於把書請回了,從此一直伴隨在我的身邊,直到今天。在這次得法之後,幾個月後,第一份工作就是在一個小書店,在書店中又見到了《轉法輪》,在書店上了七天班,也看了整整七天的法。師父指點著讓我找到了《轉法輪》,當時自己根本就不知道有這本書。看完後如醍醐灌頂,很多事情清醒了很多。幾個月後,我第一次夢見師父,在夢中,自己的前面是一位老道(自己初高中時很喜歡道家),我繞過道長,來到正打坐的師父面前。師父把左手向上一揚(現在悟到是打手印)天上頓時掉下來無數張撲克牌,每一張牌上是一個金光閃閃的菩薩或者佛的形像,非常漂亮,滿天都是這樣的撲克牌,一張接一張的掉下來。醒了以後很納悶,怎麼會做這樣的夢,是不是師父要我畫菩薩和佛的形像啊?(因為當時正在學美術)後來仔細一想,菩薩和佛怎麼能畫在娛樂工具上呢?肯定不是這個意思,但是一直悶在心裏,總想知道答案。直到前段時間重新看師父這兩年的講法,看到法身會用同音字來點化你,一下子悟到了,當時師父告訴我,天上派(牌)下來了無數的大菩薩和佛,也就是今天的大法弟子來助師正法。實際上也是點化我,要我更加勇猛精進。

現在回想這些點點滴滴,才覺得師父的慈悲偉大,憑著一顆慈悲之心,為了弟子得法,真是從很遙遠的歷史就開始操心了,為了不落下每一個弟子,用不同的方式啟悟著每一個弟子,安排每一個弟子的得法之路,看起來簡簡單單,實質卻是師父為了解決這紛紜複雜的關係,從久遠的歷史就操碎了心,安排了每個弟子不同的路。師父之恩,無以言表,弟子唯有在大法修煉的路上勇猛精進,方不負師父所托,眾生所望,救度眾生後方才功成圓滿!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