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母親的被迫害和堅定修煉 我得法了

【明慧網2003年7月24日】我是一位普通的社會公民,也是一位法輪功修煉者的家屬。母親曾患了腦血栓,她堅持煉習法輪大法直到今天大概已有7個年頭了,身體健康,7年間沒再吃過一粒藥。曾經跟她一樣的病號在這幾年時間裏已經不知犯過幾次病了。在我們的眼中,我的母親是一個非常慈愛正直的人,我也從未見過她出現過電視中、廣播裏誹謗法輪功學員的那種「自殺、自焚」的傻事,但是我卻親身見證了母親在這幾年來不止三番五次地被公安機關無端扣押、誹謗及折磨的過程。

記得有一次將近深夜12點鐘,我們正在熟睡中,母親就被那些公安走卒以「去居委會一會兒,只了解一點情況就馬上回」的謊言騙上了他們的汽車,結果將近一週的時間沒有回來,家人得到的通知是只要拿來3000元罰金就放人……。從此,我們全家就是因為怕公安部門五次三番找茬騷擾,也是出於對母親的心疼,才反對母親煉法輪功的。確切地說是因為畏懼當權者對我們施加的壓力和迫害才反對母親煉法輪功的。

今天,我能拿起筆來,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因為我承受了沉重的壓力,我的良心受到了譴責:我知道母親正直無私。在一個偶然的機會,我發現煉功的那些叔叔、嬸嬸把做真象資料用的3元、5元,經常存放到母親這裏。有一次我們的家被公安無理抄家,所有的現金被掠走,電視被搶、摩托車被推走,我們全家人的精神幾乎崩潰。在母親被抓走以後,我和父親在整理被公安像土匪劫舍般留下的一片狼藉時突然發現了母親那些同修們積存的資金,共計1457元整,出於迫害給我們家帶來的災難和牽連,那時的我很怨母親,我對這些錢作出了「藏起來,不給她們,就說被公安局一併搜走了」的決定,把錢藏匿了起來。

在媽媽被抓走並遭受折磨的半年裏,那些公安藉機以把母親放回家的交換條件,向我們家索要錢物,進行敲詐,在最後的關頭,母親的堅貞不屈讓惡警退縮,我的母親從始至終沒有給法輪大法抹一點黑,母親的形像在我心裏深深地紮下了根。也就是在這次心與心的考驗中,我把那筆錢摻雜在了請客送禮之中,似乎給自己找了一個漂亮的藉口:「反正我沒花這個錢,是那些壞蛋收了禮,涮了腸子。」當媽媽回來之後,問起這件事情時我卻脫口而出:「不知道,沒見過。」

這件事過去了好幾個月了,媽媽的心裏一直以為這些錢連同我們家的現金一起被惡警搜走了。為這件事媽媽不止問過我三次五次,在我的心裏就是有一種思想在作怪,只要我一口咬定不知道,媽媽是永遠不會知道的,儘管聽她經常說:「昧心花了做大法資料的錢是要遭報應的。」在以後的工作中,生活中,偶爾聽到「昧良心」這三個字眼的時候,我就心中為之一震,總覺得自己對不起媽媽,對不起大法。就這樣,我的良心每天都在接受著譴責。直到有一天,媽媽在放錢的衣櫃裏又突然發現了用信封裝著的一千元錢,母親以為找到了,這讓我回憶起那錢是我一年多以前的私房錢遺忘到櫃子裏的時候,我才猛然醒悟。良心發現讓我有了贖罪的念頭。以前為了孝敬母親,我沒有給過她錢,怕她為大法花錢,只是給她買現成衣服,買好吃的。後來這段時間裏,為了贖回我的罪過,我準備每個月把孝敬媽媽的心變成行動。

通過這件事,我悟出了人生的真諦,我領悟到了法輪大法的威力,也使我因此而得法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