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博士生的修煉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月17日】我是在1997年的10月得法並開始修煉的,在此之前,我斷斷續續地學過一些氣功,直到遇到大法,我才豁然明白,這就是我一直苦苦尋找的。剛得法的時候我正在北京大學攻讀博士學位,學業比較重,白天要去實驗室,晚上還要經常查資料,但我總能抽出時間來學法煉功,學煉法輪大法非但沒有耽誤我的學業,反而使我的學習效率大大提高了。那段時間老學員家裏常放師父的講法錄像,我幾乎每次都要去聽。師父在各地的講法,有的問題會從不同的角度去講,即使是同一個講法錄像,我每次聽了也會有不同的領悟。師父的講法深深地吸引著我,從小到大聽過不少講座,尤其在大學裏講座更多,從未像師父這樣,能自始至終地吸引我的注意力。每次聽師父講法,我的眼睛就一直不願意離開師父,就這麼靜靜地坐在那裏,整個人都被同化了,一動也不想動。有個弟子開玩笑地對我說,你聽法的時候眼睛都不眨一下。是啊,這麼好的大法,我不願意錯過師父講的每一個字,也不願錯過師父的每一個神情。師父解開了一直以來纏繞在我心頭的對宇宙、人生的種種謎團,使我能夠用一種全新的思想來看待周圍的世界。雖然我已經讀到了博士,但越往下學便越覺得迷惘,越學越解不開宇宙的謎團,因為整個科學的基點都是錯誤的,沿這條道路發展下去只能離真相越來越遠。得法以後,我才真正體會到甚麼是真理,真正明白了做人的意義所在。

大法除了使我徹底改變了以往的人生觀,還在我的身體上顯示出了奇蹟。從小到大我的身體一直不好,小時候幾乎每星期都會感冒發燒,有一次發高燒差一點死去。在醫生的建議下,我六歲就把扁桃體切除了,此後患感冒的頻率沒從前高了,但每得一次感冒必然導致發高燒。此外,我每過一段時間就會犯頭疼,甚麼事情都做不了,再加上胃炎、牙痛,過一陣子就要往醫院跑。自從煉功以後,我沒吃過一粒藥,也沒去過一次醫院,所有的疾病一掃而空,我在學校的病歷本上乾乾淨淨的甚麼字都沒有。大冬天的我在戶外打坐,絲毫感覺不到外界的寒冷,就覺得全身暖洋洋的,舒服得不得了。學煉法輪大法,使我再也不像以往那樣弱不禁風了,這就是法的威力。我從大法中得到的這一切,都是因為我想要作一名修煉法輪大法的真修弟子所帶來的變化,而不是僅靠練練動作就能獲得的。

和很多大法弟子一樣,一旦從大法中受益,我馬上就想到我的家人、朋友和同學,希望他們都能得法並從中受益。知道我煉法輪功後,很多同學都主動找到我了解大法的情況,有不少同學對師父和大法非常佩服,其中還有兩位同學先後得法。雖然有個別同學不太相信,但他們都非常欣賞我的為人,覺得我是一個難得的好人,我告訴他們,是因為學煉了法輪功才使我的身心發生了如此巨大的變化。妻子在我的影響下也開始了解大法,並和我一起在某大學的禮堂裏完整地觀看了師父在大連的講法錄像。開始聽的時候她還覺得有些困,但以後就越來越精神,越聽越入迷。聽完之後,我愛人便問哪裏可以買到講法錄像帶,她想寄給她的母親看一看,因為我的岳母脾氣很不好,經常和周圍的人發火(但她對我非常好,從來都沒生過我的氣)。我愛人是希望自己的母親也能學大法,改變不好的脾氣。

寒假的時候,我和妻子帶著濟南的講法錄像和一些大法書籍,去岳母家過年。岳母家雖然是個小地方,但已經有許多人學煉大法了。我還記得上一次來的時候,早上出來散步,見操場中間有幾十個人圍在一圈打坐,非常地安詳,我不由得被吸引了,等他們煉完後,我湊上去問邊上的一位煉功的人:「你們煉的是甚麼功法?」她一字一句地對我說:「我們煉的是法輪功。」這平淡的幾個字卻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許是緣分未到,當時沒有得法。直到後來在北京上學,從輔導員那裏得到了一本《轉法輪》,才真正確立了我今後的路。岳母家每到過年都會有許多親戚串門,這是洪法的好機會,我和妻子就用個人的親身體會去告訴他們大法好,大法的神奇。這期間,我愛人的哥哥有幸得法了。一次他在看《精進要旨》時,剛翻到法輪圖形那一頁,燈突然熄滅了,這時就看見法輪在迅速旋轉著,過了幾秒鐘,燈又亮了。打那以後他又見到了許多美妙的景象,逐漸增強了他煉功的信心。

我的父母都是軍人,受唯物主義教育多年,不太相信有另外空間的生命。但他們看到我煉功後身體上的變化,也開始接觸大法。我母親說,我煉功的時候她躺在床上,一閉上眼睛就感覺到眼前像花朵一樣不斷地翻開,而我父親也在打坐之後感到一股熱流在腿上流動。雖然沒有真正開始修煉,慈悲的師父已經開始給他們調整身體了。父親嘴上不說甚麼,但內心卻很清楚大法是教人做個好人的。有一次同學請我去吃飯,我順嘴說了一句:「不吃白不吃!」父親在一旁質問我:「你們李老師會教你這樣做嗎?」我立刻明白自己的私心又冒出來了,同時也看出,在父親內心深處,非常清楚大法是教人向善的,只是自己的固有觀念太多,阻礙了他進一步的得法。

風雲突變,就在我潛心修煉、弘揚大法的時候,就在我父母漸漸下定決心要開始修煉的時候,邪惡的迫害開始了。經歷過多次政治運動的父母認為又一場文化大革命開始了,非常擔心我會受到迫害。當時,我的導師以及黨委書記多次找我談話,用盡各種方法想讓我保證不煉功,並說只要我說一句不煉了就會沒事,否則將拿不到學位。我的回答始終是:「修煉的人是不能說謊話的,我不會放棄法輪大法的修煉,我心裏就是這麼想的,我不願意欺騙你們。」他們看我這麼堅定,毫無辦法,正好當時放暑假了,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由於很多同學和老師都知道我修煉大法,我母親在以前也到處和她的朋友、親戚以及同事說自己的兒子是煉法輪大法的,並介紹了不少有緣的人得法。所以,迫害一開始,就不斷地有人打電話問我的情況,我一一告訴他們,第一,我仍然堅定地修煉大法;第二,不要相信電視上的謊言。當時我還不清楚講真相的意義,只是覺得作為大法弟子,在當時的情形下一方面要堅定地修下去,另一方面要維護法。惡人為了欺騙世人,到處宣揚這個輔導員不煉了,那個輔導員轉化了,這些雖然動不了我,但會影響不少不知真相的群眾。所以但凡我能接觸到的同學和老師,我都會告訴他們真相。那時我也看電視裏放的那些污衊性的片子,一方面我想看看這些造謠的小丑到底能耍出甚麼花招,另一方面,想看一看師父早年傳法時的情形,而且當時真的非常非常想念師父。可有一天,突然停電了,等來電的時候片子已經放完了。我終於明白,這些邪惡的東西是不能看的。明知道別人往你身上澆大糞,為甚麼還不躲開呢?就心甘情願地被污染?家裏人也對電視上的宣傳異常反感,後來,只要出現污衊大法的節目,他們就會馬上換台。

我和妻子的感情非常好。江氏一夥開始迫害大法之後,她非常擔心我的安全,包括我的父母也是,他們都知道政府迫害法輪功是非常殘酷的,當時我周圍大多數修煉法輪功的學生都有被抓被打的經歷,有許多還被勞教、判刑,我父母都聽說過一些情況,擔心我這樣一個「文弱書生」會被他們抓去打死打殘。後來我被惡警挾持,我父親聽說後當時就走不動了,母親和妻子來找我,被惡警攔住,當時我妻子流著淚哀求他們,希望能見我一面,其中一個警察被打動了,才讓她進來。後來聽到警察聊天,都說非常羨慕我們,覺得我們的夫妻感情真好。從我身上他們看到的只是修煉法輪功而帶來的真誠和善良,看到的只是家庭的和睦,那些電視上邪惡的造謠不攻自破。

從修煉以來我一直看不到另外空間的景象,但我對大法的堅信絲毫未受影響。只要一翻開大法書籍,就會被書中的法理所深深吸引,無論看了多少遍總會有新的發現,而僅僅從師父講的法理上就足以堅定我修大法的信心,其它用來堅定我修煉的方法都是多餘而不可靠的。雖然在我的得法過程中借助了許多的因素,但我悟到,這些都是要償還的,它們反過來會成為相反的因素來考驗你。我得法過程中曾接觸過一些開天目的學員,他們講述的另外空間的景象確實增加了我修煉的信心,但當我堅定了我修煉的道路後,就立刻受到了相反的考驗,如開著修的人開始傳假經文,或者不再修大法了,通過這樣來考驗你的心。我修煉的時候周圍很多人都修大法,這個大環境也促成了我迅速走入修煉的行列,但這個促成因素反過來在99年7月後又成了考驗因素,周圍一些人不修了,看你心怎麼動。還有就是,曾經引導你得法的人,是促成你修煉的一個重要因素,可能後來他不修了,反過來會考驗你。經過了這許多考驗,我仍然緊跟著師父,那是我堅持學法,真正感受到法的力量,而不依賴於任何一種外界因素的結果。

我想以我學煉法輪大法的親身體會來告訴世人,法輪大法是萬古難遇的高德大法,要珍惜法輪大法,尊敬大法師父,善待大法弟子。奉勸那些助紂為虐的人趕緊罷手,挽回自己造成的損失,否則將永遠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當這段正法修煉過程成為歷史,未來的人們會真正明白一切。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