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大學畢業生和家人得法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5月20日】我是山東青島人,我的人生道路與同齡人相比應該還算是一帆風順。身體雖然小病不斷,但也無甚大礙。從小到大,接受的完全都是馬列、唯物主義無神論思想,從來沒有懷疑過政府及其媒體和教科書,是個標準的好孩子。我的父母親雖然生長在農村,但父親是軍人,人很單純,母親在當時當地也算半個知識分子了,也總是絕對服從政府,教育孩子也很正統。但他們都曾親身經歷過一些很神奇的事情,用現代科學和唯物論無法解釋,用所謂的封建迷信倒解釋得通。我看書範圍很廣,科普讀物也讀了不少,印象最深的恰恰就是科學發現了許許多多難以自圓其說的不解之謎。記得當時有一套風靡一時的「五角叢書」,其中一本叫《世界49大謎》,讓年紀尚小的我極為震撼,因為如果這些是真實存在的話,那麼它只能證明自然科學的無神論基點是站不住腳的,反而恰恰證實了一些被斥為迷信思想的正確性。還有當時我的親人中許多命運坎坷,使我不得不早早思考人生的很多命題,生與死,人的來源和歸宿,人生的意義等等。書籍曾是我的摯友,但總是讓我豁然開朗後,不久又在新的問題中走向更深的迷霧。這一切都讓我很困惑。

四年的大學生活除了知識並沒有給我解答甚麼,相反卻帶來了更多的精神上的衝擊,我發現,似乎並不存在一個永恆的標準、人生觀和價值觀,原來我們認為很珍貴的準則,被大多數人棄之如敝屣後,大家也都不覺得好了,原來大家都很鄙夷的東西,如果被大多數人認可,很自然也就成為了新的衡量標準,誰也不覺得壞了。而且如果你跟不上這些變化,你就是別人眼中的傻瓜,失敗者。可是如果那樣做,又違背了自己的本性,這一切都讓我很痛苦,但不知不覺中也發生了變化。同時因為我學的是理科,對科學也有了一些認識,其實很多科學定律都是有條件的,並不是絕對的。這也讓我對現代科學的侷限性有所了解,不再那樣迷信它。

97年一個剛剛大學畢業分配到我們工廠來的同事介紹我學法輪大法。第一次看大法書,別的都在半信半疑中記不清了,但卻把一點深深地烙印到我的心中,那就是李洪志師父告訴我們,宇宙中存在一個不變的特性「真」「善」「忍」,「返本歸真,這才是做人的真正意義」,那時對大法的神奇和威力當時還沒有體會,但煉功不久的一天,打坐時,我還沒開始,剛一結印,一股外來的神奇力量帶著我的胳膊將一套動作一氣呵成。我驚呆了,當時的感覺如同醍醐灌頂。終於知道,原來人不相信的事情並不是不存在的。人看不見的東西也同樣不是不存在的。

從此我開始真正的走上修煉的道路,身心巨變。一切的疑問和困惑都迎刃而解,修煉的實踐證實了大法每一句話的正確性。我開始以真善忍為根本準則要求自己,像師父說的那樣,努力去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

而在97年早些時候,母親已經開始了大法的修煉。雖然還只重煉,不重修,但她身體的變化讓全家都大吃一驚。87年母親發生了一場嚴重的車禍,第一節腰椎粉碎性骨折,沒有癱瘓已是不幸中之萬幸了,但從此喪失了勞動能力。腰只能直著蹲起,為了鍛煉身體,她嘗試過太極拳、某某氣功、跑步、倒行等多種方法,雖然有不同程度的效果,但隨著年紀變大,併發症增加,身體也越來越虛弱,連上下樓梯都很費勁。所以當朋友推薦法輪大法時,她欣然接受了。令人驚訝的是,僅僅不到四個月,她已經變的健步如飛,面色紅潤,甚至騎自行車帶著我到處跑,這在以前是不可想像的。親眼看到這些變化後,家裏的親戚朋友紛紛開始修煉。將近80歲的外祖母,大姨,三姨,舅舅,大學畢業分配在青島工作的小姨先後走入修煉之門。我的外祖母之前天天離不開藥物,煉功後,5年沒打針吃藥,不敢吃生涼東西、頭痛的老毛病全好了。大姨的青光眼病,舅舅的腰椎病都在煉功後消失了。還有弟弟的岳父經弟弟的推薦也煉上了功,原來很嚴重的高血壓也好了。我們全家人都感謝大法,大法不僅改變了我們的身體,更教會了我們怎樣做好人。大姨的脾氣一直很暴躁,受了委屈就氣得不行;三姨命運坎坷,聞之令人心酸。但他們都在修煉後學會了用平和的心態對待生活。尤其是我的母親,原來很小性,愛鑽牛角尖,和爺爺、父親的關係都不融洽,通過學法,一天比一天祥和,不計前嫌,毫無怨言伺候老人直到老人去世。

然而平靜的生活在99年7.20之後開始的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中打破了,僅僅為了說句公道話,我和小姨連信訪局的門都沒進去就被守在外面的公安帶回青島非法拘留15天。後來又因為在天安門打出法輪大法好的橫幅被非法拘禁8個月,那時我的男朋友正在安全局工作,他們都被安排做鎮壓法輪功的工作。在他激烈反對我堅持自己的信仰時,我曾說相信政府了解到大法的真象後會改變錯誤的決定,他暴怒的說,你知道甚麼,都打死人了,後來才知道那是第一例被迫害致死的趙金華。在北京東城區看守所和北京第七看守所,我都親眼目睹了看守和犯人肆無忌憚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情形。從男區中還傳出了灌食又被犯人毒打導致學員死亡的消息。

在北京七處,即大案要案處我了解到,原來最初被非法拘捕的大法學會學員開始被作為政治犯關押在北京一處,即政治犯處,後來發現他們根本沒有政治目地又被轉到七處的。也就是說,江澤民集團早就了解了法輪功的真實情況,只是騎虎難下,為了維持鎮壓,才以政治為藉口欺騙老百姓的。

我的舅舅和大姨在鋪天蓋地的謊言中不再用心修煉,身體也每況愈下。弟弟的岳父在高壓下不敢堅持,放棄了煉功,結果2年後就死於心腦血管疾病。

在北京的8個月裏,我知道了許許多多過去發生的事情的真象,感到極其震驚,有些事情聽來簡直令人匪夷所思。但後來證實不管你的感情和舊有觀念是否接受,這才是歷史的本來面目。從來沒有懷疑過政府和媒體的我學會了用自己的頭腦思考問題。也更深刻的體會到師父所講不帶任何觀念看問題才是真正的智慧的含義。相信在不久的將來,有機會看到歷史真象的人們會目瞪口呆的。

這場針對法輪功迫害的嚴重性已經無法用語言描述。對沒有任何世俗追求,一心向善的修煉群體的滅絕性鎮壓,是前所未有的最荒唐最殘酷的事件。只是在中國大陸50多年的謊言欺騙和高壓、愚民政策下,人們或者麻木或者被扭曲了思想,真象被暫時掩蓋了。法輪功學員所承受的除了來自國家暴力機器的迫害,還有很多被謊言矇蔽的世人的誤解和壓力。是誰曾經說過,一切罪行得以成立的原因,就是好人保持了沉默。我們呼籲所有良知尚存的人們能靜下心來聽一聽,看一看,不要再相信謊言,來了解這萬古難逢的大法的真象,用真正的善念和智慧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