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智清醒的對待個人在正法修煉中所暴露出的問題


【明慧網2004年5月27日】前幾天跟一位同修在交流中得知,我市一部份同修在最近一段時間暴露出很多問題:有些同修相互指責難以溝通;有的面對別人指出的問題不但不接受,反而憤憤不平,還要怎麼怎麼樣;有的自身狀態已經表現很不好,工作不順利反而向外找,看別人的問題;有的流離失所的同修看私自流傳的所謂「師父的講法」並對文中談及自己的內容津津樂道,顯出一副得意和有功的樣子,再就是個別鄉鎮的同修被抓等等。這些問題的出現,已經嚴重的影響了我市的講真象工作的正常進行,這些問題不解決,不但自身提高不了,而且很可能使講真象工作處於癱瘓狀態,應該引起我們的高度重視了。

下面針對這些比較突出的問題,我想從四個方面談一談我個人的認識。

1、越接近表面正法所觸及到的邪惡表現越惡越不好。我們都知道師父正法的形式也是從微觀向表面突破,而越到表面,所觸及到的生命表現越接近最惡的;而我們個人修煉的形式也是從微觀向表面突破,越到表面,我們自身所暴露出的問題越不好。正法修煉表現在我們的所有的工作中,只要正法沒有結束,我們的修煉就沒有結束,我們就有人心存在。所以有問題是正常的,相反沒有問題才不正常,關鍵是出了問題我們怎麼對待,怎麼樣解決,這是最主要的。正法在層層向表面空間突破著,我們自身的修煉也在層層向表面空間突破著,二者是同步的。我們的修煉我們的提高也是在不斷的暴露出問題解決問題中進行著,稍一疏忽問題得不到解決就會堆積,就會加重執著,就會跟不上正法進程。問題長久拖著得不到解決,也會給我們自身帶來危險。

2、向內找是解決問題的關鍵。但我們往往陷在具體的問題之中,忘了矛盾麻煩是暴露我們執著的,針對我們的心來的。問題遲遲得不到解決大多是因為這一情況造成的。有些同修已經暴露出執著卻意識不到,連向內找的意識都沒有,更談不上找到問題了。其實暴露出問題好不好?從修煉角度上說應該是好事,如果我們能正視暴露出的問題,嚴肅地對待暴露出的問題,不掩蓋,不繞開,暴露出一顆心,去掉一顆心,那麼我們就能修得快,講真象工作就會做的更好。相反,如果暴露出問題不找自己,繞開執著,掩蓋執著,那麼這不但是對自己不負責任,也是對法不負責任,對眾生不負責任。因為修好自己是做好其他一切的基礎,自身修不好甚麼都會影響,近段時間我市某些同修的表現就是例子,資料耽擱、一拖再拖,設備出問題,不出成果。這都是我們沒有重視內修造成的。

3、用真正的主意識和正法意識(而不是人的感情與觀念)來認識問題,是我們協調配合好的關鍵。

師父在《北美巡迴講法》中說大法弟子有三部份人:一部份是跟師父簽約的;一部份是眾生派出的代表跟師父結緣的;再一部份就是根基好的。師父還提到一部份人,也就是跟師父一樣也下來挽救大穹的。「不只是我呀,人世間下來了很多大穹內的神……目地是要來挽救大穹。他們對人來講啊,都是絕高層次的生命,發願想挽救一切,當時確實來了很多。」(《北美巡迴講法》)通過以上我們知道,我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都是下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我們是自願這樣做,而不是為別人做。我們都是為了一個目地而來,為甚麼會協調不好,配合不好呢?其實配合不好協調不好的原因,還是我們有執著自我的人心存在,有執著存在,還達不到先天的那麼純淨。真的站在先天的意識、正法的意識來對待問題,只要是對正法有利,對救度眾生有利,怎麼做不行,非要執著於自己那點?協調人一般都是主動承擔協調責任的,考慮問題與對待同修一般都是從為法負責,為眾生負責這一角度來考慮的,被協調人我們也應該從這一角度出發,放下「自我」積極主動的配合好,如果自身存在問題不能及時解決,反而用人心對待別人的指正,矛盾一旦產生,勢必會給講真象工作帶來不利,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有這麼一段話是我們處理這一問題的明燈。「真的抱著一顆熔化鋼鐵的心,我就不信那事做不好……也不要認為難以溝通,任何一方做法上還是沒有做到大慈大悲,你真能大慈大悲,我想不對的地方肯定會改好。」慈悲是不執著於自我的,放下自我才能為對方著想。所以我們都不要執著自我,就認為自己的對。問題出現可能是雙方都有不對的地方,僵持不下是因為都形成了執著於自己這種執著了,一旦放下事情就會很快解決了,正像師父講的:「真正的提高是放棄,而不是得到。」(《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