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流離失所做資料的同修切磋


【明慧網2004年4月8日】在此想與流離失所做真相資料的同修就如何走正自己的路的問題談談自己的認識。

從證實大法的需要來看,流離失所做資料的確是一種不可缺少的形式──目前在家弟子在做資料等方面還不能獨當一面,而且這麼長時間流離失所的同修發揮的作用是有目共睹的,也就是說,這個形式不是問題,問題出在大家的狀態上。

流離失所同修多是從教養院中堅定走出來的,在工作、家庭各方面被迫害比較嚴重,回家後多數同修是不堪惡人騷擾而走上了流離失所做資料的路。這些同修一直走在證實大法的前列,的確很了不起。

但我感覺後期大家的心態明顯沒有以前純淨。是不是每個流離失所的同修都該問問自己:我是為了甚麼流離失所,是為了逃避在常人中的矛盾和不如意嗎?是為了在這個群體中謀得一席之地、尋求精神慰藉嗎?還是一心一意、捨盡一切就為證實大法?

這樣的同修基本脫離了常人社會環境,但隨著流離失所人數的增多和互相間聯繫的頻繁,好像流離失所也成了另外一個小社會,其中也產生了各種「社會關係」(比如同修之間誰修得如何之類的互相衡量比較,互相間的評價,互相在彼此心中的「地位」和形像,互相間的關係好壞、人緣如何等等),和另外一種「物質環境」(比如學法和講真象的各種工具:電子書、mp3、摩托車、電腦、筆記本、移動盤、手機,乃至各種生活用品和各種版本的大法書籍等等),有了很多讓人執著、讓人動心、讓人爭鬥的東西。

而在這樣一個對修煉人更具「誘惑力」的複雜環境中,很多人對自己的執著掩蓋起來很容易,因為這些東西看上去都是與修煉和證實大法有關的,都可以拐彎抹角地和「證實大法」扯上關係。如果本人不願正視,別人便無能為力。

表現突出的一個是同修間的矛盾,也就是在流離失所的「社會關係」中「勾心鬥角」。另一個是對於物質的執著和用錢的問題。這個問題明慧上已有多篇文章提醒過。

比如有的打著證實大法的旗號用做資料的錢買mp3、電子書等奢侈的東西當作自己的,買筆記本、移動盤等東西講究檔次、對做資料的錢用起來不如當初用自己的錢那麼珍惜等等。而對於這些物質的執著,也不只是佔有了這些東西的人才有,還沒有的人同樣在心裏蠢蠢欲動。又因為這種心態的人很多,所以互相之間攀比起來,還覺得理直氣壯。個人修煉時期關於自己對物質的執著大家尚能比較警惕,可修了這麼多年,這一點反倒退步了,這對於一個正法修煉者來說是不應該有的現象。

這些問題,其實《金佛》中早已提到了。

簡單幾句,建議同修重新審視自己的初衷和心態,歸正自己,走好最後的路。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