慘痛的教訓


【明慧網2004年3月11日】由於雙城大法弟子整體上所出現的漏洞,只注重表面上做得轟轟烈烈,噴字、條幅、傳單隨處可見,卻不注重人心轉變,在帶著強大的歡喜心和幹事心不去的情況下,把大法真象標語噴寫得到處都是,結果給邪惡迫害提供了條件。

近一段時間雙城市公安局、國安科瘋狂抓捕大法弟子,公然到大法弟子家中搜書、真象光碟、傳單、橫幅,以此綁架大法弟子。而且被「轉化」的人也因家裏仍然有大法書籍,也被拘留15天,迫使她又寫了一遍保證書。我也是這次被抓捕當中的一個,現在雖然闖出了魔窟,但心情十分沉重。在和警察接觸的過程中,警察都在抱怨,有的說:我家塗得好好的牆,給我寫的亂七八糟。在看守所一個刑事犯人對我講,他家鄰居新砌的磚院牆安裝了一個嶄新的鐵大門,可是就在第二天鐵大門就被噴上了全球公審江澤民,氣得她家鄰居大罵起來。還有一個21歲的女孩,因離婚被拘留,她告訴我說,他們那裏家家門口都有法輪大法好傳單,有時一層,而且每家門口都有四、五張。

我們大法弟子在想盡一切辦法來救度眾生,這是毫無疑義的。可是我們做的不恰當,不但沒有挽救眾生,相反,還向反面推了他們一把。前一段時間我們雙城的大法弟子中傳出這樣一句話:雙城是黑龍江省乃至全國環境最寬鬆和正法修煉的龍頭。──就是因為我們整體出現的歡喜心和麻痺大意,還有求名的心給邪惡可乘之機。

一個中央的記者看到了這一局面後,反映給中央。邪惡給黑龍江省雙城市施加了壓力,使得雙城市公安局、國安科和哈爾濱的公安紀檢部門聯手抓捕大法弟子。最嚴重的是迫害仍然在繼續。邪惡指使警察公然到大法弟子家中搜書抓人。被抓捕的男大法弟子,惡警們把他們和重犯和死刑犯關在一起。

雙城市被迫害致死的男大法弟子,多數是警察指使犯人給活活打死的。更嚴重的是絕食的大法弟子們隨時都有被不人道的野蠻灌食迫害致死的危險,我也是絕食闖出魔窟,但沒有被灌食。在我以前有3─5名女大法弟子在灌食中都發出了慘痛的叫聲,有一名女大法弟子先是慘叫,後來就沒有了聲音,這時我們就聽到走廊裏警察和犯人來回奔跑,邪惡的直接灌食的女所長朱曉波也來回走了好幾趟,就聽拉來了一個擔架車,警察舉著吊瓶向外急走,其他的大法弟子扒著監欄想看個究竟,卻遭到惡警的謾罵。就這樣他們把這名大法弟子送進醫院,現在不知是死是活。另一名被灌食的大法弟子,回來後始終痛苦的呻吟著,他們不但不管還罵罵咧咧的說是自找的。同監號的大法弟子要求他們給醫治,獄醫只是簡單的給了兩片藥應付了事。另兩名大法弟子也在灌食時送進了醫院。現在看守所裏還有近30名女大法弟子,男大法弟子的詳細人數不清楚。

在給男大法弟子灌食時,每一位大法弟子都高喊著「法輪大法好」。樓上的女大法弟子回應著喊著「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的聲音迴響在看守所的上空,驚天地,泣鬼神。灌食不結束,法輪大法好的聲音不斷。憑聽到的聲音,絕食的男大法弟子至少有5─7人,具體人數不詳。

在和警察接觸的過程中,他們統一的想法就是不明白我們撒傳單、掛條幅和噴大法標語的真正目的是甚麼,也點醒我這次被抓的漏洞所在。自己平時只注重走形式,有真象資料就積極努力去做,卻不注意百姓的接受程度。面對面講真象的做的非常差勁,老有一種講不好的頑固變異觀念在障礙著自己,所以鄉親們不看傳單的就不明白大法的真象。就是在不十分明白真象的情況下,村支書劉長春、村長付國錄才舉報了我。因為我被抓,鄉親們都十分害怕,我們好好的煉功點也癱瘓了,給救度眾生帶來了很大的損失。幸運的是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闖了出來。

希望見到此消息的國內外大法弟子們利用各自的能力緊急呼籲制止發生在雙城的這場迫害,營救仍被關押在獄中的大法弟子。更希望同修們吸取這慘痛的教訓,這教訓是我們大法弟子用多少牢獄之苦乃至生命為代價換來的。

現雙城市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之徒:雙城市市長兼市委書記:李學良
公安局副局長:張國富辦公室電話:53115596 住宅電話:53115778手機:13503667077
國保科科長:佟會群 宅電:0451 - 53122377 手機:13704889707
雙城市610主任:姜宏偉手機: 13936022121
雙城市看守所指導員:金婉智53115820 手機:13945630363
雙城市看守所所長:劉清禹電話0451-53122717,0451-53117978

雙城市看守所副所長:朱曉波(辦)53122717,(宅)53115376,(手機)13604812389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