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裏講不通我們在哪裏就不夠純正


【明慧網2004年4月9日】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都知道講真相的重要性。師父說「它像一把萬能的鑰匙一樣」(《在2003年亞特蘭大法會上的講法》),在打開一把把鎖,救度眾生。我們在講真相中也越來越理智純淨。通過不斷總結自己的經驗、教訓,我發現,講真相中也暴露了我自己許許多多不夠純正的地方。當然在講真相中如果發正念不夠,應該清除的因素沒有清掉,會很大程度上影響講真相效果。然而更多時候講真相效果不好,恰恰是因為自己不夠純正造成的。而且,在哪個問題上講不通我們自己在那個問題上就存在問題。

在一段時間裏,我對外人講真相效果比較好,而對自己的家人效果不好。我真正靜下心來發現上是我的情障礙著我,總覺得我的親人應該很容易就知道真相,看到他們不明白真相就有點著急,結果總是效果不好,發現問題後,及時改變自己的觀念,結果馬上環境就變了,現在我的親人基本上都明白了真相。

在從勞教所出來後,心理總有些對××黨的不滿,面對一些常人講真相時,經常有人反駁你,說你和政府對抗。我自己解釋說,我們沒有和政府對抗啊!我是希望你們明白真相啊!可是心裏卻有一點點對政府的埋怨和對××黨的怨恨,並沒有完全站在法的基點上用慈悲心來講真相。這一點東西恰恰被舊勢力利用來障礙著眾生得救。我真正明白了我的問題並去掉那些心的時候,真正的慈悲心出來了。我才看到了,原來那些不明真相的人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原來政府被利用來做這樣的事情最終會毀了自己,不可憐嗎?不可悲嗎?我沒有了一絲絲埋怨,只是覺得沒有明白真相的人可憐。這樣以後幾乎沒有人能夠再在我面前說出我和政府對抗的話來。因為在我面前他只能感受到我們一顆救度世人的善心。

在和一些人講真相時,也有人和我說,胳膊扭不過大腿,他們那麼強大,你最終要吃虧的。我一開始覺得不知道怎麼回他們。後來我發現還是自己心中有點常人心,認為政府是「很強大的」,我一個人勢很單。卻沒有真正在法上認清,一切的一切在正法面前甚麼都不是,在廣袤的宇宙中甚麼也不是,只是這個「迷」的環境中造成這種貌似的強大,說白了是我心中認為他「大」他就「大」起來了。這樣一想發現那甚麼都不是。而面對常人的「善勸」自己不吃虧而無法說清,恰恰是因為自己的心中還是有那麼一種得失之心,怕吃虧的心,沒有達到那種為宇宙真理捨盡一切的心。真正認識到這一點,就從內心升起一種無堅不摧的力量。那也是融於法中的力量。當真正明白這一切時,在這方面講真相的效果就好起來。

在和功友交流時,有些人經常提到,在和政府中的人講真相很困難,他們很多人明知道政府是錯的,還要用維護政府的概念來辯解。我對此談了我的看法。實際上,政府中很多人經過這麼多年的污染,很多人確實很少從善惡、是非來看問題,不是說善的就支持,惡的就反對,而是唯上的,唯利的,這是極度變異的。我們要想讓他們認識到這是變異的,我們必須有一種強大的正念。我們純正到能夠影響他們,使他們認識到真正做為一個人,對惡的要制止,對善的要弘揚,這樣他們就有救了。同時我們還應該更清楚的認識到,這些政府工作人員也是迫害的受害者,這場迫害對政府的形像,對政府內部工作人員自身都是很大的傷害。這樣很容易就把他們的觀念給破開了 。

以上只是舉一些簡單的例子。師父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我們應該好好看看自己,到底是我們甚麼樣的心造成甚麼樣的環境。師父說了聯合國人權會的例子。我想通過師父講的這個例子我們也應該拓展一下好好想想,為甚麼一些大使館對大法弟子還很惡?為甚麼最近還有一些謠言說海外弟子在搞政治?讓我們在不斷的講真相中也不斷的歸正自己,越來越純正,越來越純正。讓一切邪惡在我們強大的正念面前通通解體。邪惡能得逞的地方恰恰是我們的漏洞所在,我們不應該再給它們這樣的機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