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女子勞教所的非人奴役和酷刑折磨

【明慧網2004年5月25日】北京女子勞教所非法關押著1000名法輪功學員(不包括已被解教的),法輪功學員不但在精神和肉體上受到雙重折磨,而且還被勞教所惡警們非法奴役,長期以來一直在惡劣的環境下超時、超負荷的加班勞動,如完不成任務,就會受到惡警懲罰,被剝奪休息、睡眠時間,如有拒絕做工或有意見,就會遭到惡警們的任意找茬,關小號施酷刑。在勞教所大法弟子幹的工作很多,有的織毛巾、毛衣、包筷子、串魚食出口產品、頭飾夾子、廣告牌、洗髮液、手提袋……很多。都是各大隊的幹警自己聯繫。每年提交所裏6萬元錢,剩下的本大隊自己支配。隊裏為了掙更多的錢,對大法弟子任意定高定額。許多大法學員因長期超負荷勞動,把眼睛搞壞,手指變形,臀部長老繭(長期坐在椅子上,一尺見方,高一尺左右,塑料的)。

在調遣處惡警不讓洗漱,不讓換衣服,換鞋,衣服1-2個月都不讓換,鞋就一雙,不許晾曬,如發現晚上有誰把鞋放到窗口外吹風,就把鞋扔到垃圾桶裏,讓光腳,內衣,內褲看到也一起扔……致使許多大法學員染有疥瘡,皮膚病,腳氣,慘不忍睹。我本人的手指變形,左手大拇指長期掐住4毫米-1.5公分的魚食用力過度,而整個大拇指所有關節發炎,腫的很粗,一動就特別疼,大指第一節彎下來時要響一下,然後用另一手掰上去,又響一下,十分痛苦,就這樣也沒少一點定額,一天都不讓休息,這種情況持續了很久,才有所好轉,到現在一用力還痛呢,眼睛也壞了。

國家三令五申打假,掃黃,可到這裏邊就是惡警造假的黑窩,人人在外邊都使用過衛生方便筷子,中高檔飯店用的圓柱筷子,全是這裏邊包的。穿的塑料外包裝根本沒有衛生可言,別看包裝印有已消毒字樣,那是騙人的把戲,平時是腳踩,屁股坐的,有時吸毒犯人還用筷子鑽腳趾,根本沒有道德意識,吸毒犯整天滿嘴的污言穢語,幹警根本不管,反而跟她們打的火熱。每年所裏例行調查問卷檢查,學習,勞動,生活等全是假的。如果卷少就找幾個信的過的去填寫,之前管班隊長先說好該寫甚麼寫甚麼,別胡寫,你要想早回家就聽話,要是全體填卷,隊長來回在你身邊轉,不讓寫真話,如有人大膽寫了真話,就大會小會找茬,含沙射影的罵人。

本來每天早上5點多起床,一直到晚上9點多才收活,晚上7:00看新聞,手都不能閒著,接著幹,上邊來人問卷,只能填勞動小時,這是大隊長陳利,郭凱陽,孫隊長提前告訴好的,有社會調查團來調查,也不能說真話,隊長都安插了眼線,伙食譜也是給檢查團預備的,弄虛作假的地方太多了。

這地方到處充斥著爭名奪利,爾虞我詐,那些刑事犯到那裏根本就不是改造思想,而是學的更壞。是把刑事犯培養成為社會渣子的地方。在這種地方,法輪功學員被強制洗腦,不放棄信仰就要受到酷刑,長時間罰站,惡警不讓睡眠,讓刑事犯輪番拳打腳踢相加,甚至用電棍電。

法輪功學員是勞教所得到的最廉價的勞動力(在這裏大隊長唆使刑事犯任意打罵,侮辱法輪功學員)。一大隊對新來到的法輪功學員,從大隊長到各班管班隊長為了達到上級下達的所謂的轉化指標,都裝出一副偽善的面孔,甚麼到了這裏就如同到了家裏一樣。有甚麼要求儘管提出來,我們會盡全力滿足大家的要求,有困難我們會儘量幫助解決等。實際上就是讓法輪功學員妥協。法輪功學員堅強不屈,惡警就讓學員罰站,用猶大對其三、四班輪番倒「做工作」(散布荒唐的謊言),不讓大法學員睡覺,吃飯是硬玉米麵窩頭加兩根鹹菜,時間再長就讓吸毒犯晚上看著,吸毒犯在大隊長陳利,郭凱陽的授意下,可以隨便打罵大法學員,大法學員被罰站時最長每天20-22小時,就連60多歲的老太太都被罰過每天近20個小時,長時間站著,大法學員的腿都腫的很厲害,腿不能彎曲,行走困難。就連上廁所都有人看守,不能接觸別的大法弟子。夜間吸毒犯讓大法學員怎樣就得怎樣,如反抗就會遭到拳腳相加的暴打和辱罵。沒有人管。有的大法學員被迫害的心臟出現問題,高血壓,頭暈,噁心,嘔吐等。

大法學員趙國敏,杜鵑,翟會玲……由於站立時間過長,小腿和大腿都腫了,其中趙國敏的腿跟部不能彎曲,包夾吸毒犯和猶大讓她坐在一尺見方約1尺高的兒童椅子,因腿膝蓋彎不了,就一下坐到了地上,腿伸直了,連拉帶推給趙國敏弄倒在地,她們揚言說:「煉法輪功,都煉成這個樣子了,已經走火入魔了,有蛇附體,你看她就喜歡伸直了身體,躺在地上,好心讓她坐她都不坐。」其實這是折磨人的一種手段,並不是甚麼好心,多邪惡(猶大也跟著說瞎話)。杜鵑的尾椎骨處被吸毒犯踢的都潰爛流膿水,腿,身上到處是青一塊,紫一塊的,沒有好地方。翟會玲因傳抄經文和《轉法輪》,被關小號,受盡折磨,惡警並揚言要給加刑。當局裏來人檢查,惡警不讓局裏的人看到大法弟子臉上、身上的傷,沒有大法弟子說話的機會。如果大法弟子要有和平抵制的行為,等檢查人員走了以後會招來一頓更加凶殘的毒打。有一天大隊長陳利過去看看有沒有轉化的,翟會玲把受到的迫害如實的告知大隊長,大隊長當時假裝很生氣的樣子打了吸毒人員兩下,實際打在邊上發出響聲,是讓別的大法弟子聽的(因當時全體大法弟子還在大廳開會,從通道裏能傳到大廳,聲音挺大,聽起來很嚴厲,時間把握的恰到好處,實際根本不是這麼回事)欺騙了很多人,還以為大隊長比較公平呢。還有大廳的中央有一掛鐘,是看時間的,但是這鐘從來就沒有裝過電池,沒走過。擺樣子給參觀團看的,對外說大家共同監督勞動時間,私下裏授意值班小哨把小哨桌子上的小鬧鐘來回隨便撥。早起時或甚麼時候有人走過時怕看到時間,總把鐘面面向牆壁,因早上洗漱完就到大廳處拿勞動工具和魚食,筷子等東西,都要經過哨桌,洗漱和洗衣服的時間特別短,有時晚上收活晚了,洗漱每班只3-5分鐘,小哨在外邊大呼小叫的,大隊長十分滿意。北京女子勞教所的邪惡副所長叢××對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學員進行所謂的轉化考核,考核的問題都是經過研究的,其中:「為甚麼要煉法輪功;恨不恨李洪志師父;大法好不好」等20多個問題,過不了關還要繼續嚴管,完全沒有人身自由,讓包夾人員對其進行「轉化」。有一天晚上考了我們四個人,結果一個妥協的也沒有。

山東大法學員劉淑華被北京東城區拘留所迫害的精神失常,不說姓名,住址,在監號煉功被惡警上手銬,被刑事犯毒打,導致精神失常。原本要讓醫院鑑定是否精神有問題,可以釋放回家。但國家保衛科李憲賓,吳波等人說:「去鑑定需要1000多元費用,沒有人掏錢。」這是我親耳聽到的。後他們打電話到劉淑華當地派出所,問在家時有無精神病。對方回答:「沒有。」就這樣他們根本不負責任的把劉淑華判了勞教。劉淑華被送到調遣處,在那裏受到五大隊一中隊大隊長王超等惡管教更加惡劣,卑鄙的嚴重摧殘。電棍毒打,辱罵,耳朵都被打的發炎流膿血。送到女子勞教所後,一直在集訓隊(專門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窩)受盡了苦難。北京女子勞教所一大隊惡警陳利,郭凱陽,孫××為了達到上級的所謂轉化指標,對大法弟子從精神到肉體進行殘酷摧殘,開始以假善面孔出現。兩三天不「轉化」就兇相畢露,不許學員睡覺,罰站。並授意吸毒犯等刑事犯人看管,她們可以任意打罵,毒打,辱罵手段非常多。對堅定不屈服的大法弟子,使用關小號,電棍,長時間罰站(長達每天20-22小時)不許閉眼睛。致使北京大法學員楊俊英、楊金玲等精神失常。楊俊英因承受不了電棍等酷刑而違心妥協了。後一直少言寡語,並寫下了「法輪大法千古奇冤「等,又一次被嚴管關小號遭吸毒犯等刑事犯人殘酷折磨迫害,致使生活不能自理,精神和肉體受到嚴重傷害,就這樣惡警都不讓回家(不放人),怕是假裝的,經醫院檢查確認問題嚴重時,距解教日期臨近才放人。本人被非法關押期間,全所有1000多名大法學員,全體大法學員不論是精神上還是肉體上都不同程度的受到過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