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女子勞教所惡警李繼榮凶殘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實

【明慧網2004年2月29日】最近,電視上報導了北京市女子勞教所(原天堂河勞教所、新安勞教所)四大隊大隊長李繼榮被評為2003年度全國「政法標兵」之一。自從中央電視台播放此消息後引起很多知情百姓議論紛紛,那就讓我們看看「政法標兵」李繼榮是如何執法的。

李繼榮原是一個普通教師,自幼性情暴虐,無法為人師表,在學校裏與領導同事關係矛盾重重。改行做警察後,終於在中國最黑暗的地方勞教所裏找到了發洩的地方。自從江××開始迫害法輪功後,她忠實執行江的「旨意」,為了自己的名利先後對近2000名法輪功學員進行肉體和精神的迫害。一步步當上了十六大代表,全國「政法標兵」,現在在勞教局當幹部。

2000年初,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都不屈服,她的主要手段就是讓全隊的法輪功學員在筒道裏長期罰站,所有學員的腿都站腫了,有的吸毒犯說:「我們看著都掉眼淚。」 李繼榮還利用吸毒、詐騙、流氓鬥毆類勞教人員強迫堅持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放棄信仰,用心險惡。

李繼榮為了到達自己的目的,經常編造謊言,撒謊時面不改色。比如她謊稱自己做了一個夢,夢中有一個所謂的「神仙」讓她不要放過一個大法弟子,並讓她用手指戳法輪功學員。所以誰不屈服,她就狠狠的戳誰。周玉玲經常被她戳,有時,臉都被戳青了。管鳳玲60多歲,也照樣被她戳。因為她知道警察打人犯法,所以就改用手指戳傷,其實戳不還是變相的打人嗎?

李繼榮還經常用語言侮辱法輪功學員,說出的髒話不堪入耳。

在四大隊,曾被打罵體罰的法輪功學員無法計算。她是主抓全面工作的大隊長,雖很少親自動手,卻直接指使,暗中唆使和包庇其他類勞教人員和隊內其他警察毆打迫害法輪功學員,所以對於在她在任期間北京女子勞教所四大隊所發生的一切迫害行為,她都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僅舉幾個在四大隊遭受迫害的例子:

-碩士研究生李杉在筒道被罰站兩個月。
-大學畢業生肖均、被用床單蒙住毆打。
-趙輝、王立新站筒道、罰蹲、罰飛。
-蔡如芬被連續罰站20多天,很少睡覺,還挨打。
-年過六旬的軍隊幹部張惠英也被毆打。
-張嗣溫被打暈後被強迫在「決裂書」上按手印。
-陳麗娜寒冬臘月在水房裏罰蹲數月。
-劉祥芬的頭被打傷。
-杜榮芬進隊就被毆打,她只得在升旗時喊「法輪大法好」,被送進集訓隊,好幾次被打得奄奄一息。
-劉桂芙被連續罰站18天18夜不許睡覺,然後連續罰站3個月每天只讓睡1、2個小時。又被經常帶到別人不知道的地方毆打,打暈了惡徒往她身上潑水,腰打壞了只能爬著上廁所。
-李明君被那些李繼榮轉化成打手的張曉傑、孫航打嘴巴,臉上青一塊紫一塊。
-王海霞連續罰站,被那些李繼榮轉化成打手的朱秋玲、劉桂平、郭麗芳踢打。
-高級工程師劉杏轉老人被幾個年青的吸毒犯打得臉上全是暗紅的淤傷,連續罰蹲數天。
……
進隊後不讓睡覺,罰站、罰蹲、罰飛的事更是家常便飯,絕大多數人都經歷過。

對於海外弟子,她也同樣狠毒。

-愛爾蘭研究生趙明在四隊關押期間,她一直不讓趙明睡覺,每天只能趴在桌子上睡一會,其餘時間不是站著,就是蹲著。她還讓四隊的打手踢打趙明的腿,踢傷了她反而出面嬉皮笑臉的說這是為他好。而且在趙明睡著時,看守他的少年勞教隊的男孩還在他臉上畫花進行侮辱。

-日本人的妻子金子容子(羅容)在經歷了抓捕她的警察、拘留她的警察和醫院的警察的各種迫害後,被送進女所四隊。當時金子容子已經被迫害得血壓很高,連走路都要由人攙扶,惡徒還要逼迫她放棄信仰。她還經常惡毒的威脅金子容子說:「出國後甚麼也不許說,別忘了你們家人還在中國!」 金子容子在四大隊被迫害的頭暈目旋,雙眼怕光不能看東西,四隊的警察還要求她參加勞動,幹不了活也得用手摸著幫別人數數,在隊裏眾多法輪功學員的支持和幫助下才得以免除勞動。並且四隊警察扣壓了她與日本丈夫的一切往來通信。

在四隊外迫害大法弟子,李繼榮也同樣賣力。

人民出版社的女才子、將軍的女兒、烈士子女王粵就在洗腦班上被多次毆打,打得頸椎間盤突出,經常突然暈倒在地。喪失了工作能力,不得不在家養傷,引起了社會各界和一些國家領導人的關注。

在北京法制培訓中心李繼榮指使張曉傑、孫航、王玲毆打北京大學的校醫、法輪功修煉者袁琳。把她按在地上,幾個人騎在她身上用胳膊肘在她身上亂揉。

她還派張曉傑到同勞教所的三隊和五隊做「幫教」,張曉傑在那裏毆打了她以前的好友楊曉京。

李繼榮這樣殘酷的對待大法弟子,到底要把這些修煉真善忍的好人變成甚麼樣呢?張曉傑就是最好的實例。她最欣賞轉化後的張曉傑:自私殘忍、唯利是圖、喪盡天良!

以前在法輪功中修煉的張曉傑,4.25時曾懷著7個月的身孕和其他法輪大法弟子一樣彎腰撿地上的紙片,但在四隊被罰蹲42天後她的道德防線徹底崩潰,成為一個無恥的猶大,連作為一個人最起碼的道德與行為標準都不具備。她用腳踢廁所的沖水按鈕,仗著有李繼榮為她撐腰,打飯時遇上喜歡的飯菜就要雙份,把其中不喜歡的部份倒掉。凡是分進她班裏的被綁架來的法輪功學員一律在門後罰站,稍微動一下都必須喊「報告班長」來滿足她的虛榮心,否則馬上就是當頭一棒。她還寫信到團河勞教所要求警察用酷刑折磨自己的丈夫林澄濤逼他轉化,可憐這位協和醫科大學的才子聽到妻子變成了畜類都不如的人,當場精神崩潰,回家後張曉傑又要與被自己逼得精神失常的丈夫離婚。這個悲劇就是江××對法輪功鎮壓實質的最好體現。

趙凌雲、韓力文、宮燕燕、貫美麗、雷穎、桂雙平、劉桂平、王玲、於平等都是因為承受不住長時間的折磨而轉化的,轉化後由過去煉法輪功時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好人變成顛倒是非、人性扭曲,對昔日同修大打出手的邪惡之徒,一邊打人一邊還對被打者說「都是因為你我都當不了好人了。」因此李繼榮的幫兇副大隊長徐豔玲聲稱:必須打轉化,轉化後被打被罰的事她們就不會提了。

在這種強大的精神壓力和肉體摧殘下,還有一些人被迫害成了精神病。

席秀明在四隊被強制轉化後因為說違心的話內心矛盾重重,出現幻視,被診斷為精神病,保外就醫。

大專畢業生劉秀萍因為不願接受強制轉化,長時間不讓睡覺,變成不會睡覺了,一到睡覺的時候就害怕。說話顛三倒四,面無血色,四隊仍然關押迫害她,直至兩年的勞教期滿。

北京工業大學的講師章慧蓉在轉化班上不願轉化被迫害的精神失常,被送進四隊被李繼榮視為故意搗亂,讓張曉傑之類的打手對她進行了長達數月的打罵體罰,天天蹲在門後,蹲不住就連踢帶打,使她身上被打得大片大片都是青的,骨瘦如柴。

18歲少女李遠東在調遣處被打得乳房、口腔裏全是傷,陰部被踢爛,尿血,頭被打傻了,看到甚麼人都緊張害怕。被送進四隊後,隊裏的法輪功學員紛紛向李繼榮講她被打的情況,李繼榮反而包庇調遣處的罪行,說她本來就是傻子。法輪功學員質問她傻子能上中專嗎?她無法自圓其說,在大家的強烈要求下只得讓李遠東去醫務室看病,開始大夫看不到任何傷,經知情者指點才發現全傷在別人不容易發現的地方。勞教所的大夫含著眼淚說:「他們真是太殘忍了!」即使這樣,李繼榮仍然沒有放過李遠東,把她一個人關押在一間小屋裏,派兩三個人日夜包夾,19歲以後才保外就醫。

北京密雲的王淑雲老人因為不承認強制轉化,李繼榮指使小隊長孫明月包庇她班上的打手在班裏對她進行毆打,誰不動手打人就被說成是法輪功的表現,以延長勞教期相威脅。後來又把她拖進了集訓隊,最終在集訓隊被迫害成精神病,保外就醫。

胡淑華因為被警察發現兜裏有一張紙條,李繼榮、徐豔玲讓吸毒的人拉到隊部,被打得滿臉是血,在大廳裏連續罰蹲48天不讓睡覺,導致精神失常。

李繼榮還在生活方面迫害大法弟子。她為了不讓大家說話,寧可讓很大的水房廁所空著,也要一個班一個班的洗漱、上廁所,使大家只有很短的時間。四點多就把大家叫起床,摸著黑洗漱,剛一到開燈時間就開始幹活,直到深夜12點,1點,而且每當上面來人檢查,或發不記名的調查問卷,她都要事先開會命令大家只能說勞動了四小時,誰不照作,就分別叫到隊部破口大罵。飲水筒壞了,大家沒有足夠的水喝,因為大家提出要自己花錢買水壺打水,李繼榮怕勞教所發現自己隊的飲水筒比其他隊的先壞了,就辱罵大家想要自己花錢買水壺是對政府不滿,對抗政府。

很多老年人承受不住這樣的緊張生活,以前在法輪功修煉時治癒的高血壓、心臟病等舊病復發:馮靜芝在夜晚因為心臟難受全身哆嗦無法入睡;楊桂萍因為胃痙攣經常突然間摔倒在地上;王春娥半身不遂也經常摔倒;蘇秀英年近七旬還被送進勞教所,結果很快就被迫害得一條腿壞了,摔倒後被背到醫院,出院後只能瘸著走路,李繼榮就罵她裝病……

短短一文寫不全四年中李繼榮對來自全國各地的法輪功學員及他們的家屬所造成的傷害,現在,李繼榮這樣的不法之徒卻被評為了「全國政法標兵」,可見江××對法輪功的鎮壓完全是對國法的踐踏,對人性的摧殘,對家庭的破壞,真正是反人類、反社會、反政府的邪教的做法。李繼榮就是中國大陸許多為了出名、發財而迫害法輪功的惡警的代表,是江××用邪教手段殘酷鎮壓修煉正法的法輪功學員的標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