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女子勞教所的餓、困、暴

【明慧網2004年1月20日】2003年8月,北京女子勞教所成立了專門迫害堅定大法弟子的「攻堅隊」,其整治人的手段非常邪惡。

一、「餓」
堅定的大法弟子每人被關押在一間20平方米的屋子裏,每天只給一個(二兩重)的饅頭吃,把這個饅頭分成兩份或三份,每頓飯只給一份吃。一碗菜湯(裏面沒有菜,只有菜幫子和爛菜葉)。冬天,也得放涼了才給你喝。有一次,大隊長李秀英檢查送飯的情況,發現送飯的給一個大法弟子盛了多半碗麵條喝,她就惡狠狠地訓斥說:「誰讓你給這麼多,讓她吃飽了,更不轉化了,你替她寫悔過書!」

二、「睏」
野蠻剝奪大法弟子睡眠的權利,放惡毒攻擊大法的錄音,強迫你聽。實在睏極了,只要一閤眼,不是罵就是打,要不就是拔眼眉,揪頭髮。一般每天都是夜裏兩三點才讓睡,四點就得起床。還有的連續20多天一點兒覺都不讓睡。

三、「暴」
若還不轉化,就施以暴行。惡警們指使那些因吸毒、賣淫被關押而又想借此機會得到惡警獎賞的女犯對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她們將大法弟子的手腳綁上,再用濕毛巾把嘴堵上,然後把音響打開,放到最大音量,讓外邊聽不見裏面施暴的動靜。有時一個人,有時兩三個人打一個大法弟子。往往打人時劈頭蓋臉、拳打腳踢,還專往敏感、要害的部位上打,而且連打帶罵,甚麼難聽罵甚麼,毫無人性。把手打疼了,腳踢累了,就用布鞋底子抽打,或把鞋底立起豎砍,也不管是鼻子、眼睛、頭部、胸部、腹部、下身,極其殘忍。惡警們看見也不管,裝聾作啞,還幸災樂禍,惟恐不及。而恰恰這些都是那些惡警在背後指使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