壯麗的歷史一幕

紀念4-25五週年


【明慧網2004年5月1日】1999年4月25日,一個人類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日子,正法史上最輝煌的一頁,已經深深的銘刻在每一個大法弟子的心中。也載入了宇宙的史冊。雖然事情已經過去將近5年了,但當時的情景還歷歷在目,就像發生在昨天一樣。

* 功友來電

1999年4月24日我們分別接到了北京和滄州功友打來的電話,說天津教育學院出的一本雜誌《科技期刊》上刊登了一篇號稱是中國科學院院士的何祚庥寫的名為《我不贊成青少年煉氣功》的文章。何祚庥沒有任何學術上的成就,完全是個濫竽充數的院士。歷史安排了這樣一個丑角挑起了事端。在文中,他喪失起碼的學術道德,造謠、污衊煉法輪功不吃、不喝、不拉、不睡,致人得精神病,並暗喻法輪功會像義和團一樣。(此文我已經看到了,正準備給天津教育學院寫信,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以正視聽。)何祚庥的誹謗、造謠刺傷了法輪大法學員的心。為了維護大法,端正視聽,一些天津、北京、滄州和其他地區的學員,於4月18日前往教育學院及其它相關機構反映實情。第一天,雜誌社的態度很好,說他們不了解實情,準備糾正錯誤。 沒想到第二天,雜誌社來了個180度的大轉彎,態度特別強硬,並說是上面讓他們這麼做的。大家聽說這事之後,又陸陸續續去了很多學員向他們善意的講真象,沒想到他們竟動用了天津公安局強行驅散、毆打學員,並於23日派公安和武警抓了45名法輪功學員,而且裏面還有老人和孕婦。學員找他們講理,公安局的說是北京讓這麼做的,有意見去向北京說去。為了請政府釋放無辜百姓,為了給法輪功一個合法地位與寬鬆的修煉環境,在天津得不到解決的情況下,學員們決定於25日轉往北京,向府右街中央國務院信訪局反映情況。

* 大法弟子是一家

晚上學法的時候,我們在煉功點上說了此事,大家都說大法弟子是一家,抓了他就像抓了我一樣。大法這麼好,使我們上億的人受益,我們都應該去北京反映情況,維護大法。當天晚上8點我們匆匆的安排好家庭和工作,顧不上天氣預報說的北京25日有大雨,甚麼也沒帶,就連夜趕往北京。

趕到北京已近午夜1點。我們一點睏意也沒有,隨便找了家飯館吃了點東西,便在馬路邊上坐了下來,等待天亮。天快亮了時候,陸陸續續有拿著打坐墊的學員從我們面前走過。其中有承德的、邯鄲的、深州、滄州、保定等地的學員。近6點的時候我們也趕到了府右街。

* 警察指揮,府右街排隊變中南海圍圈

天雖然還陰著,但卻一直未下雨。一開始,學員們是在府右街附近集結。發現有7、8個警察堵在府右街的路口,大法弟子沒人去衝闖。後來,來了幾位武警告訴學員說:這裏不能待,那裏不行等等。因為師父要求我們在哪裏都要做好人,所以我們就配合警察的工作,按著他們的要求去做了,也從沒有把人往壞處想。

警察先把大法學員的隊伍從府右街的南口向北順府右街引領到中南海門口與武警人員引領的另一隊由北向南的功友相遇。兩行隊伍正好在中南海正門會合成一隊,就這樣在武警人員的引領下,學員在不知不覺中分為兩路,把中南海圍成一圈。

* 保證秩序

大法學員密集而又整齊地排滿了中南海信訪局之外附近區域大街小巷的路邊。有學員數了一下,兩棵樹之間站了200人。但是,交通沒被堵住,我們只是在人行道上站著,連盲道都讓了出來。上午府右街照樣走公共汽車和自行車。是後來警察不讓汽車和行人通行的。

隊伍中有不少七、八十歲的老人;也有即將分娩的孕婦;也有抱著剛初生嬰孩的母親。還有許多是全家老少都來了。大家只有一個樸素的願望:向中央反映我們的真實情況,釋放無辜被抓的學員,給我們一個不受干擾的修煉環境。

許多人為了減少上廁所的次數,都只進少量食物,甚至滴水不飲。大家靜靜的站著,等待著中央解決問題的答覆。站累了由後邊的學員替換上去,前面的學員到後邊打會兒坐,學學法。每個人都自覺的維護著周圍的環境和秩序,連警察扔的煙頭都撿了起來,走的時候地上乾乾淨淨。警察驚訝的看著我們這群人,說從來沒見過這麼高素質的人。後來他們都不好意思往地下扔煙頭了。

* 特務活躍

上午不時的有行人經過問我們事情的原由。半前晌的時候在府右街南頭的長安街上,來了好幾輛麵包車,下來幾撥外國記者,「喀嚓、喀嚓」的照相,都被警察給驅趕開了。後來我順長安街往西走找廁所,忽然發現有一個燙著頭髮、抹著口紅,穿衣打扮非常時尚的年輕女子,胸前還戴著法輪章正在給停在各單位門前的外地牌照的汽車拍照。我挺納悶:大法學員不在府右街站著,跑這兒幹甚麼?再者她的穿衣打扮也不像大法學員。大法學員穿戴都非常樸素,沒這麼妖冶的,她究竟是甚麼人哪?等我再回到府右街上,又發現了那個女人,胸前還戴著法輪章,手裏還多了一本《轉法輪》,不過卻換了一身運動衣,正在鼓動學員喊口號。學員都沒理睬她。我吃了一驚:她原來是特務呀。

後來何祚庥也出現並穿梭在人群中,企圖挑起事端。當然,他的企圖也未得逞。

* 總理面談

後來我聽說朱總理出來了,大家熱烈的鼓掌。朱總理說,我給你們解決問題的信沒收到嗎?學員說沒收到。後來總理叫了幾個學員進去談談。

臨近中午的時候又來了許多外地學員,其中有瀋陽的和其他地方的學員。

* 戒嚴的暗流

府右街開始戒嚴了。行人和汽車禁止通行了,但是還有幾輛特殊的轎車還照樣來來往往,從落下的車窗裏我看到了攝像機的鏡頭。學員的隊伍有點不安靜了,不時有謠言和叫學員離開的傳單傳來,還有特務在搗亂。於是大家一個傳一個的鼓勵著:守住心性,不被干擾。有學員看書學法,還有學員背法,大家的心又穩定了下來。

壯麗的景色

下午的時候,天晴了。忽然有學員指著天空:「快看!師父的法身和法輪。」

果然太陽的周圍出現了師父的大法身和旋轉的大法輪。師父時刻在看護著我們。大家熱烈的鼓著掌,激動得落下了熱淚。旁邊的警察也看到了這個壯麗、美妙的場景,驚訝的半天合不上嘴:「法輪功真神了。」

* 嚴峻

形勢越來越嚴峻,臨近中南海的學員,看到中南海內突然布滿了頭戴鋼盔、荷槍實彈的軍隊。空氣中充滿了令人窒息的氣息。學員們想到了「六四」,想到了中國曆次的政治運動……大家背著師尊的經文《挖根》《大曝光》……互相鼓勵著:「頭掉了身子還在打坐的」。一個個手無寸鐵、善良樸實的百姓組成了一個堅不可摧的金剛群體。

到了晚上形勢更加嚴重,我們這兒的一個女學員的表哥,在府右街派出所當警察。當他給家裏打電話得知表妹也為法輪功進京上訪時,差點急瘋了。滿街找表妹,好不容易才找到,見面第一句話就是:「你們快走,我們都接到通知了:12點鐘就要‘清場’了」。當年「六四」鎮壓學生時就是用的‘清場’一詞。

「不釋放我們的學員我們不會離開,」大家抱定這一個信念,沒有一個人離去。

* 天津放人了

晚上9點多鐘,談判的學員告訴大家:天津的學員釋放了,大家都回去吧。

站了一天的學員,陸陸續續開始疏散,半個小時後,府右街內數萬名法輪功學員走得乾乾淨淨。

* 上訪人數和組織紀律之謎

事後我北京的親戚告訴我:4-25為法輪功上訪的學員不知有多少。因為當天晚上又去了許多剛聽到消息就坐飛機、火車匆匆趕來的外省法輪功學員,都被警察扣押在3個火車站廣場。並且第二天還在陸陸續續的去。

法輪功學員上訪的事在北京大街小巷傳遍了,但都傳成:法輪功太神了,來的時候從天而降,一下子不知從哪冒出來了那麼多人;走的時候不翼而飛,一下子消失得無影無蹤。其實大家都是步行、騎自行車或者乘其它最普通的交通工具來去的,只是非常自覺和齊心,而且不願意給附近的居民增加不便。

據說江澤民在學員走後,來在府右街上,見地上連一片紙屑也沒留下,不禁倒吸一口涼氣:法輪功有這麼高的組織性、紀律性,連共產黨的軍隊都自愧不如。

* 尾聲和序幕

在學員走的時候,中央答應的送外地學員回去的大轎子車,在送石家莊學員時,走到保定車就不開了,學員被扣押了。從此,一場針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漸漸開始了,同時宇宙中一場正與邪的較量也拉開了序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