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經歷的「4.25」:為了心中最聖潔的信仰


【明慧網2002年5月4日】我和我的親人、同修都是在1999年4月24日下午才知道天津警察非法抓捕法輪功修煉者事件的,我們不能理解,法輪功學員以修煉「真善忍」為最高準則,我們的國家怎麼會動用公安部門對他們施暴?當時我們都覺得如果在首都北京最近的大城市天津會發生如此的暴行,那麼邊遠地區還能有王法嗎?那麼我們外地的同修還有人身安全嗎?我們身在北京,有便利條件,可以直接向中央反映情況,有責任為大法、有必要為同修上訪,以制止公安部門的暴行。因為我們心裏都明白,師父教我們是作好人,比好人還要好的更高尚的人,所以大家心裏踏踏實實,坦坦蕩蕩。中國人經歷了數次政治風雨,經歷過「文革」,曾被政治矇蔽、沖刷,摔打得面目全非,但是我們現在是純純正正的修煉啊,完全是與政治無緣的啊!我們所作的是一個修煉人應該做的。於是,我和居住最近的四個學員相約,第二天一同進京上訪。

就在當天晚上11點半左右,我一連接到幾個電話,我才知道事情已非常複雜。電話是我的一個姐夫打來的,他鄭重其事地說:「明天你們姐妹三個千萬不能去北京,我有在警察局工作的好朋友,人家特地告訴我,上邊全安排好了,明天可不客氣!」(我們姐妹三個都修煉法輪功)。過了一會兒又來電話,再一次警告:「中南海附近已駐有大量的軍隊,我朋友說,‘我知道嫂子可是好人,你就是把嫂子綁在家裏,鎖在家裏,也不能讓嫂子去中南海,上頭要我們明天不認人,見一個抓一個……’(意思是明天講不了情面)你們一定要去,我也要先告訴你們!」我的一個姐姐也來電話說:「某某給我兒子打電話,讓他無論如何要看住我不能出門,外面全布置好了……。」我問姐姐們是否改變主意,她們都笑了。

就這樣,我們姐妹三人堂堂正正地各自走上「4.25」的行程。

因為我是住在近郊,和其他四位同修一早就打一輛「面的」出發,到府右街北口不到六點,已看到我們認識和不認識的許多學員,大家都是不約自至,互相點頭示意,心照不宣,平靜祥和。

漸漸地從四面八方,從各個街巷,從各種車輛走出三三兩兩的大法學員匯聚成諸多人流,人人仍然是那麼平靜祥和。警察也越來越多,攔阻在通向府右街南口的街心,不讓北面的學員往南走,可是突然又放行了,此時學員就像平靜的大潮沉靜無聲地湧流而進,威嚴、理性,自然又有序地走在靠西的便道上,我們看到南面的學員同樣無聲地向北走來,我們北面的大約在距離中南海西門不到百米處停下來。忽然警方指揮大家都站到街對面去(即路東),不一會,又讓站回路西,學員們又默默地站回原地,無聲無怨。大家站的很密集,很安靜,人人心裏都有一份信心,一份等待,為同修,為大法,為內心深處的「真善忍」。我們附近有的來自張家口、承德、石家莊,有的來自遼寧和山東,再就是密雲、懷柔等地的學員居多。在等待消息時,大家不失時機地交流著心得體會,有的煉功,給我印象很深的是一位近80歲的老太太,就一直那麼靜靜地坐著;一位穿紅色上衣、銀白色頭髮的學員雙目微閉在背誦《轉法輪》,周圍的學員則靜靜地聽著,有的從背包裏拿出恭恭敬敬抄寫的經文默默地讀,對警察、警車,各種軍用車、新聞採訪車全熟視無睹。人流中不時傳過來和政府對話的進展情況,天津方面的消息,大家一直異常平靜地等待著……。

在等待中,我記得修煉隊伍中曾傳過話來問「有沒有學法律的學員?」「有沒有天津來的學員?」我當時想過,如果需要我去和政府對話,我會為自己是一個修煉大法的學員而自豪,我會坦坦然然地,以一個真正修煉人純淨的心態,負責任地向政府合理合法地陳述我們的理由,我也知道,每個修煉人都會這樣做的。大約晚上九點以後,傳過話來要大家回去,雖然還不清楚最後結果,但事前我們都知道被抓的天津學員已被釋放,對話的代表已回來,所以整個上訪的洪流開始向四面八方無聲地流去。因為人太多,大家都是走了很遠才有機會乘車的。我在轉乘大4路公交車時,自東向西,途經南北向的北池子、南池子大街,府右街,只見到處是大法學員的洪流,真是蔚為壯觀!經過西單、民族文化宮、復興門立交橋仍然是大法弟子的洪流,車上的所有的乘客都在談論今天的上訪,每個人的臉上都是驚嘆與敬佩,很多人心裏預感到在中國將發生驚天動地的大事。

「4.25」萬人上訪開創了大法學員「和平上訪」、「和平請願」的先河,成為大法學員在殘酷迫害下,堅定地去證實大法,講清真相的先導。「4.25」萬人上訪是無聲的驚雷,把法輪大法傳遍全球。每個大法學員的眼睛裏都閃爍著「真善忍」的光芒,每個大法學員的心裏都充滿慈悲,這樣的修煉人的正念是任何人都改變不了的,因為這些人心裏裝著宇宙大法。今天,有機會講出自己的經歷和感受,我感到欣慰,我所見所聞很多,因為許許多多的學員已經告訴了世人,我就不再重複,只是想作為一個親身經歷的見證人告訴大家「4.25」那天慈悲、祥和的法輪大法修煉人與中國政府和平對話的事實,我們只是為有一個和平的修煉環境,我們只是為了心中最聖潔的信仰:真、善、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