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高高屹立的歷史豐碑─記4.25和平請願


【明慧網二零零二年四月三十日】公元1999年4月25日是一個將被歷史銘記的日子。

這一天,一萬多名善良、真誠的大法弟子,懷著對中國政府的信任和期望,行使了憲法所賦予的神聖的上訪權利。希望政府能夠妥善解決在天津發生的、公安人員暴力抓打向刊登以某些不實之詞詆毀法輪大法文章的單位澄清事實、反映大法真實情況的大法學員的事件。4.25之後,事情的發展完全背離了人們善良的願望。政府中個別人出於狹窄心胸和政治野心,將整個中華民族拖入了有史以來最為深重的災難之中。

我和兩位同修於1999年4月24日聽到天津發生公安人員非法暴力抓打學員的消息後,便約好4月25日早晨煉完功就去上訪。一來避開交通高峰;二是我們三人中只有一人知道信訪辦大概在北海、府右街一帶,但具體位置不清楚,所以結伴前往。我們在北海東面的一個十字路口下了車,由東向西而行,一邊走一邊找。當時比較早,有些晨練的人還沒有散,但街上的人還很少。到了府右街北口,就向南拐沿著街道西側繼續找(其實已經走過了信訪辦,後來才聽說北海向西一點路南側的那個門就是信訪辦的大門)。

1)便衣得意忘形:公安早知情況

大概走到府右街南北中段時,看到一群人(二十人左右),一問也是陸續到的大法學員,有幾個警察正問「你們是幹甚麼的?」「誰是領頭的?」等,然後示意大家散去。看大家沒有散的意思,便催促人群向回(北)走。當時又一些學員到來,大家便一起緩緩向北走。走到一個鄰街建築的門口時,大家停下同警察說明情況。這時聽一個著便裝短髮30多歲的男子得意洋洋地大聲講:「XX(北京附近某地名)的老X(應該是一位大法學員)來了麼?」後來他找到一個年紀較大、正同另外的警察講話的學員講:「你不就是老X嗎?」又很得意地說了一些話(這時我才知道此人是便衣,而且公安部門早已掌握了當天會有學員上訪的情況,甚至掌握了該學員將較早來上訪的情況)。過了一陣子,一位好像是其中職位最高的警察說:派代表進來講。他指定了兩三個人(包括老X),還有個別自願的學員也被允許進到建築物之內。當時沒有仔細看門牌,好像是府右街派出所。過了不算太長的時間,進去的學員都出來了,跟出來的警察講:大家的意見已經記錄下來了,他們會反映上去。然後不緊不慢地繼續叫大家向北走,沒走多遠,對面來的學員越來越多,就讓停在原地(不再催人群向北走了),所有學員就都站在大街西側,當時人數已經不少了。

(整個過程中所有警察包括便衣,無一人態度嚴厲,所有公安人員臉上無一點緊張、吃驚、意外和有壓力的神色,言談舉止比較溫和。當時並未覺得有些異樣,但事後回想當時出現的幾個意外場面,才感到很是蹊蹺。)

2)公安指揮「進場」,安排人群「就位」

過了一段時間,一個難以置信的場面出現了,一批警察領著一隊非常平靜的學員(人數非常多,一眼看不到頭)沿大街東側大牆由南向北一直走過來。後來發現北側也有學員,但離我們稍遠沒有注意是何時過來的。不一會,路對面也全是人了。後來,警察讓所有的人都到府右街的西側,所有的學員就都過來了,對面只剩下一些警察和停靠的警車了。然後,警察以很密的間距,面朝學員排站在靠西側路牙兩三米的路面上。當天人群的大致輪廓一直基本如此,只是後來警察人數好像減少了很多。白天多次有伸著攝像機的車沿路緩緩駛過進行攝像,學員就像沒看見一樣還是那樣站著。

(期間有一些學員上到路面同警察交流等,均未受到阻止,當時的警察態度一直比較溫和。)

3)學員秩序井然,讓出盲道路口

由於人數很多,所以西側人行道上都站滿了(南北都望不到頭),但是所有建築、民房和路口以及有關通道都給讓了出來,保證其人員和交通工具進出通暢;值得一提的是盲道也讓了出來,當時我的心裏都挺感動的。學員如果去買點食品之類的,就直接往前走幾步從人群中「擠」出去上到府右街路面的西邊一側,然後再向南或向北行走。所以在人行道上的學員基本就不動,買食品、吃飯、收集並送走垃圾及去廁所等都通過這條路面上的「走廊」。這個「走廊東牆」就是警察,來往人員連說悄悄話都得讓警察聽個一清二楚(整個上訪人群一直都是非常安靜,沒有喊過口號等)。

後來陽光有點曬,就讓年紀大及遠道來的學員坐在人行道上休息,緊靠路邊的就都整齊地朝東側站著,過段時間就有坐著的學員要求和前邊站著的學員交換一下,所以不時有人換下來休息。

(在整個上訪期間,未聽到一個當地住戶或單位人員的抱怨之聲,倒是有不少人誇:這幫人素質真高!)

4)安靜等待回音,學法煉功交流

大家都是從各地來上訪反映大法及修煉的真實情況,因此都非常關心政府有關部門對天津事件的處理情況,但是所有學員的心境非常祥和,都在安靜地等待消息。在這期間,很多學員都在學法。有一次我要出去,一上到「走廊」,南北望去,整整齊齊沿路邊站著的學員幾乎都捧著大法書籍在讀,那種壯觀場面令人難以忘懷;還有一些各地學員小聲地切磋交流,多數為異地或相互不相識的學員;還不時有學員煉功。我周圍除了同來的兩個弟子外,其他的都不認識(多是來自京津兩地和河北的學員),覺得機會難得所以同其他學員交流學法煉功的體會多些。自然也談到上訪之事,這些學員都是從不同渠道得到有關天津的消息,絕大多數對天津公安打人抓人的做法感到很難理解,同時講了不少自己修煉大法提高心性和祛病健身等事例來對證何XX在「我反對青少年練氣功」中的信口雌黃,有些年紀大的農村學員對何XX三番五次不顧事實憑空誣陷法輪大法的做法很氣憤。

(中央台在誣陷大法的4.25節目中,天津市公安局一負責人在一閃而過的鏡頭間隙,竟敢冒天下大不韙,講天津沒抓一個人?!在歷史的真實面前,說謊者將永遠無顏面對。)

5)自覺保持環境,人群遍及小巷

由於上訪的人員很多,走動不算特別方便,且有學員對周圍的情況也不熟,所以不時有一些大法弟子在買東西或去廁所時拿著塑料袋自願把沿途學員的垃圾收走,送到市政固定的投放垃圾處。很多學員預先就把垃圾收裝好,甚至把地上原有的煙頭、雜物及碎屑也裝到袋中,等周圍有人出去或有路過的學員主動來收時交過去。當時的學員人數好像一直在增加,下午我去買飲料時,發現府右街西側小區(都是老式一層民居)靠近街道的相當長的一段胡同邊也都是學員,他們並未擁進府右街而是就地靜靜地坐著,估計可能是大路禁止通過或需問路以及得到消息晚的一些學員。後來,據當天午後去的學員講,上訪人群沿北海那條路東西向排出很遠。

(中央台的節目為了達到誣陷的目的,不惜把一個俯身在人群中收垃圾袋的年輕人,說成是「組織密謀」!當時相互之間都不相識,誰能指揮誰呢?晚上,許多學員多次傳過來天津放人的消息後,大家方才確信,尤其是外地遠道趕來的農村學員,對這些消息非常慎重,他們來一次確實是非常不容易的。反過來再講這個電視節目,連起碼的社會公德都不敢維護,更遑論在大是大非中堅持正義了!)

6)上訪消息傳開,多方詢問情況

到了下午,消息好像在全國傳開了。有些朋友熟人打過來電話詢問並有些擔心。我告訴他們:這裏都是大法學員,秩序非常好,主要是反映天津的事,政府很容易查清情況,不會有問題。其中有一位因工作沒能來的同修詢問現場情況和處理結果,還有位剛得到消息的學員問到事情的起因和現場的情況等。

(消息傳播之快令人吃驚。雖然一些媒體進行過歪曲甚至是無中生有的造謠宣傳,但我們更有理由相信,真相一定會很快大白於天下。)

7)天津釋放學員,群眾和平散去

傳來天津已經釋放被非法拘捕的學員時,天色已經完全黑了。多方確證消息後大家各自和平散去,當時街道邊全是紛紛離去的學員。警察好像又都上崗了,人數有所增加,但很放鬆。我和同來的學員也走散了,但又碰到了一個相識的學員,我們就一塊走了很遠。當時大家的想法可能差不多,就是儘量讓外地和老年學員先乘車,所以看到公共車站人比較多就走向下一站,走出得有好幾站地時,還有為數相當多的學員也在周圍步行。

8)修煉不是政治,佞人豈能得瞻

整個上訪過程中,大法學員所體現出的慈悲祥和,如不身臨其境是很難想像的。當時有些學員就曾為此落淚,至今回想那些情景依然令人心潮澎湃。然而,這只是學員在修煉中按照「真、善、忍」的宇宙法理,不斷提高心性、嚴格要求自己做一個更好的人,在常人社會中的自然體現。這根本無需子虛烏有的「嚴密的組織紀律」的制約來實現,而現今社會中,恰恰因為「嚴密的組織紀律」至多制其表而無法治其心所帶來的遺患卻俯拾皆是。

而在重大的修煉歷程中,學員作為大法修煉者有許許多多獨特的經歷,現特擷取幾例。

其後不久,去一位同修家。她問我:4.25那天天氣如何?我說:挺好,下午有點曬。她笑著對我講:XX天目看到的卻是下瓢潑大雨,所有大法弟子的業力被嘩嘩地往下清……。

一次一位同修談起4.25,中間問我:你看到法輪了嗎?我說:沒有。她講她周圍的至少幾十位學員都看到了,法輪顯現在她們所在對面大門的位置,漫天飛舞,多極了……,大家都非常鼓舞高興。

還有位學員告訴我,當天他並不知道情況,坐公共汽車經過長安街一段時,發現路北側人非常多,覺得有點驚奇。這時安靜的人群突然顯得非常興奮,他從車窗向外仔細一看,原來空中如雪花般全是法輪……。直到後來得知4.25的情況,他才恍然大悟。

4.25當天下午約2、3點鐘,我正同一位不相識的學員交流修煉體會。突然,我的整個天靈蓋瞬間懸起來一寸多(沿著額頭中間水平齊齊地分開,事後回想有點像瓜皮帽的樣子),中間很空靈。當時一驚,趕緊叮囑自己:別執著,別管它!就定下來繼續同那位學員談話。天靈蓋大約懸了十幾秒之後,猛地憑一股力以無法想像的速度直沖天極,不到2-3秒就溶進深深的大穹之中。

……

以上都是本人親身所經歷。把當時我在現場所見所聞揭示出來,以供更多善良的人們進行客觀的評判,是想讓更多的人能夠知道:在整個4.25過程中,大法學員秉持善念而根本沒有去參與政治的任何企圖,是為向國家有關單位反映天津的情況而聚;在得到政府一定程度解決問題(天津釋放了被非法拘捕的學員)並承諾進一步了解情況後和平散去。期間眾多大法學員以所表現出的:沒有口號,沒有標語,沒有任何不善的言語舉動和急躁,自覺遵守社會公德、維護社會秩序,成就了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偉大的民眾和平請願活動。數萬學員所體現的自尊、自律和誠實、善良、忍耐、高尚將成為人類行為的典範,成為人類正義和平的豐碑而世代流傳。

真相即將彰顯!在此邪惡即將敗亡之際,請明智思考,做出使人受益永遠的正確抉擇。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5/8/217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