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 和平上訪歷史見證人談真象(圖)

【明慧網2004年4月24日】1999年4月25日,逾萬名法輪功學員在北京和平上訪,由始至終秩序井然,沒有喧嘩,沒有標語和口號。國務院總理接見並妥善處理後,法輪功學員平靜離開。此事件後來被江××引用為藉口,對法輪功進行了長達4年多的殘酷鎮壓。

法輪功學員申淑敏和卞旭莊夫婦當時在北京親身參與99年4.25上訪。以下是他們回憶當天的經歷,和介紹一些鮮為人知的事實。

高精度圖片

* 為何去上訪?

申淑敏說,我們是上訪前一天,即99年4月24日得知天津40多位法輪功學員被無理拘捕,有的學員被警察打傷。

原因是科痞何祚庥99年4月11日在天津教育學院《青少年科技博覽》雜誌發表了題為「我不贊成青少年練氣功」的文章。在文章中,何祚庥污衊煉法輪功會使人得精神病,並暗指法輪功會亡黨亡國。

天津的法輪功學員本欲澄清真象,告訴人們何祚庥的文章所指的不是事實,法輪功於國於民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天津市公安局動用防暴警察毆打反映情況的法輪功學員,導致學員流血受傷,並抓捕45人。當法輪功學員請求放人時,在天津市政府被告知公安部介入了這個事件,如果沒有北京的授權,被逮捕的法輪功群眾不會得到釋放。天津的公安亦向法輪功學員建議去北京國務院信訪辦,他們說去那裏才能解決問題。

申淑敏和卞旭莊說,我們親身體會法輪功給我們身心帶來的巨大益處。我們本著對政府的信任,認為多點人去會幫助政府了解實情,於是決定第二天去國務院信訪辦上訪,還打電話給認識的學員叫他們一起去。

* 警察引領我們走向中南海

申淑敏回憶說,25日清晨,她與先生卞旭莊騎自行車去國務院信訪辦。國務院信訪辦位於府右街附近,我們把自行車寄存在府右街北口的圖書館,才向信訪辦走去。

申淑敏說,我們當時看到很多大法弟子,我們由警察領著走進府右街。進入府右街後,我們看到從府右街南口,警察領著很多大法弟子向我們走來。隨後警察叫我們站在府右街西邊的人行道。我們考慮到不要妨礙過路行人,自覺為行人留出約1米寬的通道。

* 由始至終秩序井然,府右街交通暢通無阻

申淑敏說,我們當時站在14路公車站的對面,看到14路車同行無阻,直到下午警察把路給封了。封路前,有不少人騎自行車路過。有的停下車來詢問情況,為了避免造成交通的阻塞,我們勸說他們離去。有的學員主動維持交通秩序。

* 警察由戒備到信任

申淑敏說,剛開始警察個個神情緊張,一字排開看著我們。後來,看到我們一直靜靜站著,沒有喧嘩、沒有口號,還主動維持秩序;他們慢慢放鬆,後來,他們很多回到警車裏休息去了。

* 遵循真善忍,處處為別人著想

卞旭莊說,我們為了不妨礙臨近居民,少用公共廁所,我們一天沒吃沒喝。帶去的水,原封未動。去廁所的學員也自覺排隊,並自動讓居民優先。

* 國務院總理接見,天津事件得妥善處理,法輪功學員平靜離開

卞旭莊說,約晚上10點,我們聽說國務院總理接見了部份學員,了解了情況並下了批示;天津被抓的學員獲得釋放。事情得以圓滿解決,於是我們就靜靜離去。

* 警察說:你們辛苦了,快回去休息吧

申淑敏說,我們去取車時,其他學員都找到了自己的自行車,唯獨我的沒找到。當時,附近有6、7個警察圍在一起,正在談論上訪的事情。其中一個年輕警察跨在一輛紅色的自行車上。我一看,就是我那輛。

我對那警察說:「對不起,那車是我的。」他從車上蹦下來,忙說:「對不起。」

我笑著說:「謝謝你為我看著車子。」警察們笑了起來。其中一位說:「你們辛苦了,站了一天,快回去休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