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的回顧──寫在4﹒25兩週年紀念日

【明慧網2001年4月25日】 在4.25兩週年前夕,總部設在香港的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公開了兩份中共總書記江澤民對法輪功問題表態的絕密文件,從文件的內容來看可信度極高。其中一份文件來自1999年6月7日江澤民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的講話,江在講話中聲稱「‘法輪功’問題有很深的政治社會背景乃至複雜的國際背景。」「是1989年那場政治風波以來最嚴重的一次事件。」並將法輪功和「反華勢力」及「敵對勢力」聯繫起來。該文件於6月13日經由中央辦公廳以絕密文件形式向下發布(絕密,中辦發電[1999]30號「中共中央辦公廳關於印發《江澤民同志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關於抓緊處理和解決「法輪功」問題的講話》的通知」)。同月十日「法輪功問題辦公室」,後來簡稱「六一零辦公室」在北京成立。

筆者親身經歷了4.25中南海事件以及其後發生的許多事情,願意在此做一個歷史的回顧。我是在1999年4月24日傍晚回家時聽我父母談起天津事件的。事件的起因和經過在明慧網上已有許多詳細闡述,此處從略。我父母說第二天他們將去國務院信訪辦就天津無故造謠攻擊法輪功創始人並非法毆打和抓捕法輪功學員一事進行上訪。我說我也想去。我父親當時和我說了三點注意事項,一個是去不去參加上訪自己做決定,屬於個人行為,個人負責;第二是無論任何情況下都要本著善心,不能和警察發生衝突;第三是如果有人別有用心地混在弟子中鬧事,應協助警察將其扭送公安機關。

第二天,我們一家人早上4點多就出發了。因為去得比較早,所以正好站在府右街上離中南海正門不到30米的地方。我南北張望了一下,弟子們秩序井然地站在便道上,連盲道都讓出來了,兩邊看不到頭。上午9點多的時候,我聽到人群中爆發出一陣掌聲,尋聲望去,看見朱鎔基總理滿面笑容地從中南海中走出來。看得出來,朱總理對法輪功學員是非常放心的。我印象中他前面只有兩名穿著便裝的警衛,朱總理出了中南海大門後走到街心時,才又從門裏跑出了兩名警衛,也都著便裝,我也沒看見誰佩戴著警棍或槍支一類的武器,很顯然是朱總理根本沒叫他們,而是他們自己不放心追出來的。

朱總理走到弟子中間時,兩邊的弟子動了動,大家看到朱總理出來都很高興,想圍上去向總理反映情況。這時,有弟子說大家都站在原地不要動,維持好秩序。朱總理離我們大概有十幾米,他說甚麼我卻聽不大清楚。不一會兒,就看見有弟子舉手,聽傳過來的話說總理正在問誰願意和他進中南海裏面談。後來總理點了三個人跟他進去了。現在回憶起這一幕,覺得如果我們真象反面宣傳說的那樣心存惡意,當時那麼多人只要把總理一圍,那簡直就像得了人質一樣。可實際情況是我們對政府總理很信任,總理對我們也很放心──知道我們都是守法的地地道道的良民才不設防備的。

當時的氣氛一直很安祥,有弟子說當總理選定的三個弟子和他一起進中南海時,他們還看到了天上的法輪。

在我們的面前大概每隔30米左右才站著一名警察,他們都很放鬆,互相之間還走到一起聊聊天,有時候還跑到牆根那兒坐著歇會兒,並不一直盯著我們,也沒有手握電棍和其他武器,我印象中甚至他們連槍都沒帶。

下午的時候,氣氛卻驟然緊張以來,記得突然從中南海中跑步出來許多武警,幾乎每隔兩三米就站一個人。有弟子說「看陣勢可能老江要出來」。我當時很高興,覺得如果能和他直接對上話,問題就都能解決了。我想當時許多弟子也會有這個想法,畢竟修煉法輪功後,大家都變得對人非常信任。等武警站好後,大約過了二十多分鐘,就看見有幾輛深色玻璃的轎車疾駛而出。車裏面坐的人看不清楚,車直接往南開去,車速很高。有弟子說,那就是江澤民的車。回顧這段歷史,我感到江澤民和朱鎔基對於老百姓的態度是截然不同的。

後來到晚上9點多時,傳過話來說大家可以走了,問題已經解決了。弟子們才秩序井然地迅速散去。

4.25事件落幕後,對法輪功的鎮壓才剛剛開始。此後不斷傳來弟子煉功遭到驅逐和公安非法限制煉功自由的事件。到1999年的6月14日,似乎形勢出現了一線轉機,後來才知道那是一個更大陰謀的前奏。

6月14日早上,我打開電視看早間新聞時,看到中央電視台播發了新華社的《接待部份法輪功上訪人員,中辦國辦信訪局負責人發表談話》,現將部份原文摘錄如下:

「一、連日來,一些法輪功練習者紛紛傳言,甚麼‘公安機關就要對練功者進行鎮壓了’,‘黨團員、幹部參加練功就要開除黨(團)籍和公職’」……「這完全是無中生有、蠱惑人心的謠言……」。

「二、黨和政府對待正常練功健身活動的態度是十分明確的。……我現在再次重申:對各種正常的練功健身活動,各級政府從未禁止過;人們既有相信並練習某一種功法的自由,也有不信某種功法的自由…」。

文中雖然也談到了「決不允許借練功、‘弘法’之名宣傳迷信,造謠煽動,進行擾亂社會秩序、影響社會穩定的大規模聚集活動」,但是善良的煉功人都覺得那是政府新聞例行公事的話而已。

但是現在看看香港公布的兩份絕密文件,才知道那真的是一個險惡的陰謀。眾所周知,現在在中國有一個專門鎮壓法輪功的「六一零辦公室」。香港公布的文件說這個辦公室是6月10日成立的。這種命名方法很有意味。中國一般以數字命名一些大的事件,如「五四運動」、「七七事變」、「六四事件」等,數字代表了事件發生的日期。所謂的「六一零辦公室」確定無疑是6月10日成立。中國在一些保密機關的命名上,為了不讓外界從名字上推測機關的性質才用數字方式進行命名,如毛澤東的親兵「8341部隊」等。當時給這個辦公室起名的時候,之所以沒有公然用現在的「打擊與防範邪教辦公室」的名字,看來當時江澤民確實也覺得不想過早地向各級政府機構泄漏他打擊法輪功的意圖,因而採取了這種藏頭露尾的辦法。但是他卻沒想到在他公開打擊法輪功之後,這個名字本身就活脫脫刻劃出他陰險的毒謀。

江澤民沒有治國安邦的雄才大略,卻將政治鬥爭的陰謀手段學了個青出於藍。他在6月10日成立「六一零辦公室」後卻虛晃一槍,於6月14日發表信訪局負責人談話,聲稱「公安機關就要對練功者進行鎮壓了」是「無中生有、蠱惑人心的謠言」,以及「對各種正常的練功健身活動,各級政府從未禁止過」。

新華社6月14日文件使得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對政府全無戒心,繼續公開活動,為政府調查輔導員和輔導站負責人打開了方便之門。在江澤民認為摸清了一切所謂的「組織者」之後,7月20日,拉開了正式鎮壓法輪功的血雨腥風的帷幕。

然而讓以江澤民為首的邪惡勢力萬萬想不到的是,法輪功大道無形,每個真修弟子都在血腥的鎮壓面前以金剛不動的正念粉碎了邪惡想要根除「真、善、忍」的企圖。越來越多的人們也從法輪功事件的前因後果看出了江澤民的邪惡本質。

善惡到頭終有報。希望每一個見證法輪功歷史事件的人都能在真相大顯之時為自己沒有站在邪惡一邊而感到釋然。

(北京大法弟子 2001年4月25日凌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