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走師父安排的正法之路

致現在仍身陷「病業」魔難中的同修


【明慧網2004年3月28日】前些日子,父親有病,我回家伺候他老人家。在親情的帶動下,整天忙於家務。學法、發正念都放鬆了,陷入了常人之中,被邪惡鑽了空子,身體出現了嚴重的病業反應。胃難受、噁心、嘔吐,幾天下來,身體虛弱無力、臥床不起。每天只是昏昏沉沉的,不分晝夜的昏睡。

有兩天晚上,在迷迷糊糊中,聽見有人在我耳旁說:「你要淹死了。」周圍陰森森的,床底下有人走來走去。第三天,又聽見有人說:「你要死了,你就要死了,你已經到壽了。」然後覺得床下有許多人走來走去,都在喊:「劉鳳雲要死了!劉鳳雲要死了!」昏昏沉沉中,我覺得自己真的要死了:這些人都在說,那是真的了?又一想:正法還沒有結束,我的使命還沒完成。我死不瞑目呀!忽然心生一念:我不能死,我還有師父呢。我的路是師父安排的。別人誰安排的也不算,我得跟師父走。

這時,我想起了師父在《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中說:「在人類社會中、在無明的迷中,很可能和舊勢力簽下過甚麼約定:在正法哪一天我要怎麼樣做、怎麼樣走。」「一個生命的選擇是他自己說了算,哪怕在歷史上他許過甚麼願,關鍵時刻還是他自己說了算。」我們大法弟子是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不是來聽邪惡安排的,更不能承認邪惡的迫害。我坐起來立掌發正念,求師父加持,鏟除利用我的執著和業力來迫害我的邪惡因素,鏟除舊勢力的黑手和亂法爛鬼。我開始聽師父的講法錄音。

這時有許多同修來看我。鼓勵我戰勝魔難。同修們把我背回家。在回家的過程中,干擾非常大,邪惡還在垂死掙扎。回家後,同修們一邊照顧我,一邊和我一起學法、發正念、清除干擾。當時有很多同修聽到我的情況,都在幫我發正念,使我很快的走過來了,身體恢復得非常快。慈悲的師父又一次把我從死亡的邊緣上救了回來。

記得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說「大法弟子如果行得正,沒修完的表面部份甚麼也不敢進來,一個是舊的生命也不敢亂舊宇宙的法,再一個是你們有師有護法神;如果你們表面人的一面執著心不去,師父與護法神就不好辦。如果正念強,師父與護法神甚麼都可為你們做。」通過學法向內找,回想自己近一段時間的狀態,已經出現問題了。學法也放鬆了、正念也不經常發、功也煉得少了,沒有真正的同化大法,忘記了自己是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還有對情的執著。以前總覺得自己對父母情、夫妻情放得很好,其實,隱藏得很深。有時自己都覺察不出來,在關鍵時刻,才暴露出來。我丈夫被非法勞教兩年多了,至今還未釋放。元旦期間,說好了要放他回來,突然說又不放人了。當時我幾乎難以自持,心中十分悲痛。以致幾天後身體出現「病業」反應,幾天就過去了,當時並未引起重視。導致這次非常大的魔難。多虧師父的慈悲呵護,才得到了生還。

痛定思痛,真得好好的挖一挖自己的思想根源,不能一錯再錯了。只有從根本上放下名、利、情,把自己當作一個真正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真正學好法、同化大法,才能徹底地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走師父安排的正法之路。同時通過這次教訓,使我更深刻地認識到正法修煉的嚴肅性。不嚴格要求自己,本身就是對自己不負責任、對眾生不負責任、對大法不負責任。師父的慈悲呵護又給了我第三次生命。我必須努力做好,才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個人體悟,如有不妥,請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