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獄中同修的交流:全盤否定迫害和正法時期的選擇


【明慧網2004年3月10日】【前言:很多被非法關押過的同修都有這樣的體會,在封閉的環境下,找對自己的問題很難,對師父經文的理解也很侷限、片面,特別渴望能與同修交流。本地一些長期被囚禁的同修,對「正法時期的全盤否定迫害和選擇」問題有認識上的差異。師父新經文《正念制止行惡》發表後,我們想在送新經文的同時送上一篇交流文章,與獄中同修交流溝通,鼓舞同修。此篇文字是在《明慧週刊》94期──《告在大慶監獄被非法關押的全體同修:讓我們全盤否定迫害》一文的基礎上,略有更改,加進了對「正法時期全盤否定迫害」的一些認識。不妥之處,敬請同修指正。-本文作者】

* * * * *

獄中的全體同修:你們好!

你們堅信師父,堅修大法,正念正行,不愧為師父的好弟子。全世界的同修都在支持你們,從國內外紛紛打來電話、來信件,要惡徒立即停止迫害,盼望著你們匯入正法洪流中來。

師尊日夜看護著你們。我們不是來被迫害的,我們是眾生得救的唯一希望。我們的神體豈能被魔窟所囚禁?!師尊在承受、在期待啊,宇宙的正法開天闢地這一次,眾生是否得救僅在此一舉。

群神怎能長期陷於囹圄中?!這一切師父是不承認的。希望你們再深入找找自己,不能無可奈何,不能消極承受。另外看看有沒有以下想法,如:正法結束的時間不會太久了,邪惡關不了我多久,等等……

這種想法好像是不承認邪惡,其實有「消極等待、指望外在因素變化」之漏,沒有全盤否定邪惡──即:無可奈何承認了邪惡的大安排(囚禁關押,阻止我們的主體去自由救度),在邪惡的大安排中否定邪惡的小安排(被下監做苦工、被打、被強制轉化)。我們本來就不應在「判刑和沒判刑」、「下監和沒下監」、「轉化與不轉化」中作出選擇,因為任何一種都是在舊勢力的範圍內選擇。

以「轉化與不轉化」為例,我們往往把選擇「不轉化」等同於選擇了「堅信大法」,其實還是沒有全盤否定邪惡。《轉法輪》中講了,韓信面對地痞「把我腦袋砍下來,還是從我胯下鑽過去」的刁難,選擇了「胯下之辱」的故事,表現了個人修煉中的大忍之心。師父告訴我們:「我們是修煉的人,我們比他還要強得多。」(《轉法輪》327頁)我們比他強在哪呢? 正法弟子所作的一切都是為了救度眾生,我們「不砍也不鑽」,走我們該走的路,不去理會地痞的言辭。師父說:「我也不承認甚麼轉化不轉化的」 (《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因為這些選擇題根本不是師父出的而是舊勢力。

另外,別忘了我們與常人有本質的區別,不應消極承受迫害,獄警的一切手段、要求、規定、奴工等,不屬於我們,全盤否定,全不配合。我們可以按照師父講的正念運用功能的法,像新經文《正念制止行惡》指出的那樣,用修煉人的正念制止惡徒行惡、警示其他世人不要做壞事、救度眾生。這也是對生命的慈悲。

全盤否定邪惡,不理會邪惡出的選擇題,正法弟子與舊勢力的安排毫無關係。當我們的心真正不在舊勢力的安排中,我們的人就能擺脫人間牢獄的束縛。

明慧網2003年10月發表的同修文章《越艱難越堅信大法 被非法判刑十年的大法弟子闖出魔窟》中,有這樣一句話──「就是明天正法結束,今天我也要闖出去」。證實大法、破除邪惡迫害是主動的,正法弟子的意志金剛不破。

「我也經常看到這樣的學員,你不叫我煉我就煉,你不叫我學我就學,我就不聽你邪惡的,你不就是拿生死來威脅我嗎?當然師父在這裏講出來呢,是對你們修煉人講,但是師父也是不願意講,常人聽了理解不了。我告訴你的就是你真正能放下生死的時候你甚麼都能做得到!」(師父《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

大法弟子是法中的一粒子,是「真善忍」在不同層次的化身,能正一切不正的。同修們,讓我們從自我做起,以對大法堅如磐石的正念,再一次證實大法的無所不能、金剛不破。

立即匯入正法洪流中來吧,兌現我們的史前大願,向歷盡艱辛的師尊交上更加優異的答卷。

合十
同修上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