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裏話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2月4日】從1999年7月20日至今,迫害已經快四年半了。這期間,我也曾日日焦慮,希望能有「萬全之策」,讓大陸同修們都能平安地繼續修煉下去;也曾淚雨滂沱,因為眼睜睜地看到眾多大陸同修被謊言、壓力和嚴酷迫害籠罩,其中很多人穩步向前,但也有人迷惑了,有的悟不上去了、感到承受到極限了,有的則將千萬年的等待和機緣毀於一旦。有過很長的依賴和等待,顧慮自己講不好或者超過本分,所以總盼望師父能把我們大陸同修修煉中的問題直接、更直接地講出來。直到這些天,忽然明白了,這種依賴心也是沒按照大法的要求更加成熟起來的表現,是在迴避自己不願承擔的那部份責任。應該把心裏話講出來,讓它好的部份起作用,不足的地方能夠得到同修們的糾正、完善和補充。

我想提出的話題是,如果真的理解了大法要求的「向內找」的真諦,我們就不會找不到自己的問題,就不會在魔難和矛盾面前表現出力不從心,就不會「找了」之後總是一再確認自己沒錯、自己的思想行為一直是對的、好的、為他的;如果我們大家都修得像自己想像的那麼堅定純正、達到了正法對大法弟子的要求的話,「7.20」恐怕根本無法發生;如果我們大家都真的按照師父的要求,完全不認可邪惡對大法修煉者的迫害的話,這場迫害就不會持續四年多,那麼多同修,也根本不可能被邪惡之徒成年累月地關在陰暗、骯髒的勞教所和大獄裏備受身體和精神的摧殘。該衝出牢籠了,徹底衝出自己所設的心靈牢籠、邪惡之徒所設的人間牢籠,讓我們所有大法弟子在正法的最後關頭,真的像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的那樣,把分分秒秒用於講清真象、救度眾生。

師父2001年7月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的講法中告訴我們:「現在的時間要珍惜利用,這時間是留給眾弟子的。你們在修煉中,在正法中,在使自己走向圓滿的同時還要挽救眾生,你們也在為未來開創著一切。」(《導航》-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我理解,這時間,歸根到底是留給我們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我們今天走的路,只有好的部份才能留給未來,作為後人的參照。那麼,我們長期被邪惡關在牢裏怎麼能接觸到我們應該救度的所有眾生、幫助他們明白真象、打開通向未來之路呢?長期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和監牢裏的大法弟子,就好比被魔法困在幽城裏等待他人來解放的巨神,內心深處把自己當成了魚肉、把邪惡黑手看成了刀俎,沒有了主掌乾坤的氣勢,失去了施展神力和智慧的動力。可實際上你的眾生依靠的是你,他們千萬年的等待就是為了今天這個時刻得到你的救度,可你卻成年累月地被拘禁在邪惡的大牢裏,鐵窗和高牆擋住了你的視野,酷刑和勞役耗費著你的身心與時間……,分分秒秒都性命攸關的寶貴時間。

經過師父反覆講解,我們都知道了,這場迫害不是常人對人的迫害,而是宇宙中舊勢力安排的對正法和大法弟子的破壞;如果沒有邪惡黑手和亂法爛鬼在其它空間(也有直接在這個空間附體的)操控世間的壞人,那些壞人無論有多少壞思想,也是不敢對大法弟子如何的,因為人都有明白的一面,大法弟子修成的一面金光燦燦、威嚴神聖,常人哪敢生出冒犯之心呢?

對於我們所有大法弟子來說,如果我們真的明白了這點,邪惡是不敢來綁架我們的。即便因為常人心和一時的有漏被抓了,我們馬上糾正自己,邪惡也不敢扣留我們;同時其他知道消息的大法弟子,也應該立即行動起來,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的邪惡,講清真象──講清真相就能清除邪惡,講清真相就能救度眾生。邪惡被清除了,對當地大法弟子的迫害也就自然消亡了。

當然,聽起來容易,做起來可能會難一些,其實主要是能不能跳出人從表面看問題的思路、能否衝破舊宇宙和人類社會給我們造成的思想障礙。大法修煉講的是新宇宙的標準,要從舊宇宙中脫胎換骨地修煉出來,還要能在救度眾生中建立我們成為新宇宙的保衛者所必需的威德,如何做,就不應該想難不難、有多難的問題,而是根據師父正法的標準,選擇我們應該如何做、如何掃清障礙的問題。用人心看待迫害、用人的方式抵抗迫害、用人心依賴外力清除迫害,無論這些人的東西所佔比例大小,只要存在,不能徹底放下,就會束縛自己,把自己拴在迫害中。

師父在2001年12月29日美國佛羅里達講法中早就明確地指出:「我告訴大家,現在所有剩下的能夠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就是我們學員自己的原因。沒有重視發正念的這些學員,你們自己所應該承擔的、負責的空間裏面的邪惡還沒有清除,就是這麼個原因。所以發正念這事大家一定要重視起來,不管你自己覺得有能力和沒能力,你都應該去做。你清除你自己思想中的,那是在你自己身體範圍之內起作用的,同時你要清除外在的,那與你所在的空間是有直接關係的,你不去清除它們,那麼它可不只是迫害你、抑制你,它還要迫害其他的學員、其他大法弟子。」(《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

表面的字意誰都能看懂,但顯然兩年後的今天,有些講真象好的地區情況已經很好,大批同修被無罪釋放了,當地民眾普遍都很反感迫害,知道大法好,大法弟子好,但我們作為一個整體,一些地區還遠遠沒有達到師父的要求,還在半被動或完全被動地承受著迫害。其實怕心來自哪裏呢?我們既不是罪犯、又不是老百姓對官兵;為甚麼認可迫害的繼續呢?這裏有個是否真信師父和是否願意無條件地照著師父的法去昇華自己的問題;還有,從得法到今天,我們真的明白甚麼叫修煉、如何修,甚麼叫正法、甚麼叫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了嗎?我們自己的選擇是不是真的順應正法需要的?還是像舊勢力一樣,只要大法中自己願意要的部份,其它的則堅持按照自己的標準去追求自己想像中希望得到的呢?

做一個假設,如果已經沒有時間再等我們自己悟,師父現在直接告訴我們,所有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不管自己覺得能力大小,都每天堅持多發正念,理智清醒地、入情入理地給周圍人(包括犯人和管教人員)講清真象,我們是不是都會馬上精神起來、無條件地、不為常人假象和惡人干擾所動地照著去做呢?如果大家都這樣做了,特別是那些關押著幾十、幾百大法弟子的勞教所,那些人間邪惡之徒還能承受得住嗎?肯定會忙不迭地找藉口把人都快快放了,因為支撐他們的邪惡知道自己將面臨甚麼下場,那些惡人明白的一面也害怕自己失去了其它空間邪惡的支撐會一命嗚呼。

實際上,師父早在2001年就講過:「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建議所有正在被強迫轉化的學員(沒有被抓去轉化的除外)向做轉化工作的人揭露邪惡、講清真象,同時告訴他們善惡必報的因果關係。」(《建議》)

今天明慧上有一篇題為「和獄中同修攜手講清真象、揭露迫害、救度眾生」的文章,講到當地大法弟子如何和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裏的同修裏應外合,澄清對法理認識上的誤區,主動地、全面地揭露迫害、向當地民眾和惡人家屬講清真象,最後世人得救了、被關押的同修也很快恢復自由的一段經歷。因為他們大家都起來揭露迫害,當地有些人不再幹迫害大法弟子的壞事了,惡警也囂張不起來了。最近網上這類的文章好像接連出現,我感到正法進程真的到了這一步了,不能再等了,現在的分分秒秒都是師父給我們開創的,不能再讓惡警隨便給我們定罪、定關押時間、有的還任意延期。我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把握主動的是我們而不是常人,更不是追隨江澤民迫害大法弟子和世人的那些人間敗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