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視邪惡、主動清除敗壞物質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1月20日】從明慧網消息和我們本地區的情況看,中國大陸個別地區洗腦班近來又很猖獗,我認為其中有一方面原因是我們對「轉化」惡行以及做幫兇的邪悟者的全面揭露、正面破除還很不夠。我覺得現在是正視邪惡、主動出擊的時候了。

向世人講真相,我們要講清中國大陸的所謂「轉化」是怎麼一回事?(這和文革時期的洗腦的驚人地相似。)為甚麼出現「轉化」這種形式?(他們內心對正法的妒忌與恐懼)這些人是怎麼被「轉化」的?(暴力逼轉和溫情欺騙,沒挨打不等於沒被迫害,扼殺信仰和思想是最殘忍的)他們的「轉化」是否出自真心?(百分之九十幾的轉化率全是假的,絕大多數人是出於壓力,或當時受矇騙一時糊塗,清醒過來後立即嚴正聲明在被迫害中的錯誤言行作廢)那些主動接受「轉化」的人「轉化」後都發生了哪些變化?(貪圖安逸、失去真正的是非、善惡標準,甚至助紂為虐。)他們的「轉化」真的是為社會、為親人、為單位領導負責嗎?(連社會上僅存的正義感和良知都斷送,給人類的良知蒙上烏雲,使社會道德前途黑暗)他們在被洗腦時到底聽到的是不是事實?(種種謊言、強盜邏輯、運用精神控制的手段反覆洗腦、顛倒黑白、移花接木)……

尤其當我們得知有同修被非法綁架進洗腦班時,應立即以打電話、寄信或發放資料等方式去向同修所在的單位、社區、鄰里乃至家人有針對性地講清迫害的實質真相。師父說:「哪裏出現了問題,哪裏就是需要你們去講清真象、去救度。」(《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 以前出現過個別同修家人協助欺騙同修、配合單位或惡警非法對大法弟子洗腦的事,還有的被單位、街道反覆迫害,這足以說明我們的真相講得不夠、我們配合得不夠,沒做到相互之間默默地給予彌補。這樣做的前提是大法弟子及時地將發生的事情快速上網,最好明確被迫害弟子的單位地址、領導電話、信箱、惡警的單位、姓名,如有其家人的姓名、單位等資料更好。

對於做幫兇的邪悟者,以往我們只是侷限在曝曝光、登一下惡人錄。其實,這些人無論是否有舊勢力安排的原因,在人這一層看他們都是邪惡迫害的受害者,師父還給他們留著機會,具體的事情中有我們的責任在。我們在用正念鏟除他們背後邪惡因素的同時,應該本著慈悲心主動向他們講清事實,破除那些控制他們的邪惡謊言,早日喚醒他們。邪悟者在邪悟的初期多出於根本執著被鑽空子,但不能否認他們原來還有善念,卻因為人情太重被迷惑後成了以惡為目的的「偽善」,我們需要做的是清除邪惡對他們的控制,給他們提供一個清醒過來的條件,促成他們回到法上來「區分真正的善與惡、好與壞,破除一切謬見,而予以正見。」(《論語》)建議了解邪悟者狀態及癥結的同修總結一些能引起他們思考或他們常常迴避的問題、現象;總結一些他們的漏洞百出、前後矛盾之處,通過不同方式送到他們手裏,促使他們發現問題。由於邪悟者只願和相同狀態的人接觸,有的甚至在做幫兇的過程中邪悟思想被反覆強化,所以很頑固,加之被強迫轉化的學員出於保護自己的心理很多都採用了退守的辦法,並沒有像師尊要求的那樣「向做轉化工作的人揭露邪惡、講清真象」(《建議》),所以這些邪悟者接觸真相的機會並不多。在日常的接觸中大法弟子對邪悟者也常常躲得遠遠的,好像在我們心中已經把他們拱手送給了邪惡的陣營。這在一定程度上等於放縱了邪惡,使舊勢力的黑手有空子可鑽,死死地控制著他們。所以,向他們大量講真相也是大量清除邪惡、彌補正法中的損失。當然,針對不同情況,同修們要理智、智慧地做,不能求,同時最好大家一起整體配合起來,至少可以共同發正念幫助。

在對《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的評註中,師父明示:「此做法對於那些沒有理性的惡人起到了極大的震懾作用,同時也是在對當地講清真象中引起民眾對邪惡迫害最直接的揭露與認識,同時也是救度被謊言毒害、欺騙的民眾的一種好辦法。希望大陸全體大法弟子與新學員都來做好此事。」我想,面對「轉化」,我們做的同樣包含在師父的要求之中。

另一方面,我想到個別地區洗腦班近來猖獗,還有另一方面的原因,就是有部份學員根本執著不放,人心太重,人為地使那些敗壞物質繼續在自己身體中存在、阻擋著自己證實大法、履行使命的路。這同時也給邪惡之徒以希望,使他們覺得只要加緊辦洗腦班就「有希望」,能達到他們毀人的目的。因此,如果還有洗腦班的地區的同修,大家都能從法上看清造成「洗腦班猖獗」現象背後的因素,主動清理自己內在和周圍外在的敗壞物質,「洗腦班」這個邪惡的怪物就會自動退出歷史舞台,自行消亡。這是從更根本上讓洗腦班徹底解體。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