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對現在同修肉身死去的一點感悟


【明慧網2004年3月2日】明慧週刊106期「人心與因果」一文講到父親在打坐中「走了」。在我們地區也有以病業形式「離去」的同修。過去,我只把它看成是對大法弟子的又一種形式的考驗,是舊勢力安排的或與舊勢力有約的。

但是,學了師尊《在2003年亞特蘭大法會上的講法》後,我覺得這種狀態似乎是一種不正確狀態。師尊說:「其實在中國大陸被迫害死的,有許多是被它們欺騙的大法弟子,也有的是它們安排的,都是歷史上哪個時期自己同意的,所以就不好辦。而且在被迫害的這個時候他不清醒,理智不起來,沒有想起自己是大法弟子,也想不起師父了,好像這一切就是人對人的迫害了;再加上他歷史上舊勢力這樣安排的,他又不能去否定,大家說這怎麼辦?所以很多事情不是像想的那麼簡單,修煉是個很嚴肅的事情,正法這件事情是非同小可的。」那麼我想在走向死亡的過程中,能夠堅定正念,想到自己是個修煉人,是大法弟子,只有師尊說的算,堅定地否定舊勢力的安排,那麼就完全可以走過來。而且師尊也講到「大法弟子的正念足,你在世上的存在就起著正面的作用。所以大家看現在邪惡的因素不是很少了嗎?」所以我想我們有這方面因素的同修應該正視自己存在的意義和肩負的歷史使命。

在我身邊有一件事情,有位同修在一天夜裏突然表現心臟病發作的狀態(修煉前有嚴重的心臟病)她感覺自己動不了,叫不出聲來,她用盡全身最後一點力氣推了推睡著的愛人後,她就走了,她飄在空中,看著愛人輕輕地叫著她,握著她的手。又飄到孩子的臥室,看看正熟睡的年幼的孩子想:我不能就這樣離去,我是修煉人不能不負責任,我是大法弟子不能這樣走啊,於是她喊「師父救我」、「師父快救救我」。瞬間,她回到了肉身上,這邊的她就醒來了。

另一位同修是在今年正月十五的夜裏,突然呼吸困難,她覺得自己就要氣絕身亡,她心裏發正念否定一切舊勢力安排的,鏟除邪惡的迫害。並想師父救我,就這樣她足足折磨半宿。她發正念喊師父,不下萬次,她說嚴重的那個時候,發不出正念了,覺得自己不行了,僅有一點點思維就在想著師父,結果她走過來了。那麼這就是對大法修煉的道理的證實──魔難中,只要你有足夠的正念,師父甚麼都可以為你做。

如果我們能夠明確認識到作為大法弟子在血的迫害的今天你存在的偉大意義,你所肩負救度眾生的偉大歷史責任,那麼無論在那一瞬間你有多麼痛苦難當,多麼的煎熬,都能做到否定一切舊勢力的安排。想到自己是大法的弟子,從而走完正法時期最後的歷程,直到法正人間,那是「圓滿飛升,同回天堂」(《洪吟》)這樣才是最好吧!

個人體悟與同修切磋。不當之處敬請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