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所有被非法關押的同修(二)


【明慧網2004年1月20日】舊勢力安排的這場迫害持續了四年多的時間,正法走到今天,我們在不斷地成熟中走向清醒。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意義在於無條件地同化大法,全盤否定邪惡舊勢力的安排,從上到下直到人類社會。我體悟到:全盤否定,真不是嘴上說說就否定了,而是行為上要真正做到,可這個真正做到,又不是英雄人物似的那種表現。而是你境界自然而然的真實體現,也就是在法上清醒所體現出來的正念正行。(也有師父的點悟和加持)。

記得在99年10月份因進京上訪被抓,當警察在填寫拘留票時問我,如果法輪功被取締不允許你們煉,定為法律,你還煉不煉?我說:煉。當時自以為我甚麼都不怕了,放下生死就是煉。那麼,現在回過頭來看當時,如果當時我能在法上清醒,全盤否定它,法輪功不應該被取締,法輪功是教人向善重德,以真善忍為準則沒有錯,我們煉功人信仰真善忍,才修煉法輪功的,國家憲法明確規定,允許公民有信仰的自由,是受憲法保護的。所以我們是在遵照法律履行著公民合法權益。

事後在2000年時,在師父的點悟和加持下,我意識到大法給人類開創的最低的這一層法來證明江某某鎮壓法輪功是錯誤的,讓世人明白,不就在維護大法嗎?於是我就去找這個警察,當時他有事,我就找另一個警察(刑偵科副科長)。開門見山就問他,你是警察,自然對法律非常明確,江某某鎮壓法輪功,用法律來衡量,是屬於內部矛盾?還是敵我矛盾?

警察說:開始是人民內部矛盾,後來上升到敵我矛盾。
我說:為甚麼?
警察說:開始是以說服、幫助、教育為主。無論怎麼你們還是煉,進京上訪。這樣就成了敵我矛盾了。
我說:我們只是說句真話,法輪大法好,就被抓、被打、拘留、勞教、判刑,難道這就是說服、幫助、教育嗎?我們通過煉法輪功,知道應該做一個道德高尚的人,說真話,不說假話,幫助、教育我們甚麼?讓我們說假話,欺騙國家,做一個道德敗壞的人嗎?

警察無言以對。

我說:我們堅持說真話,進京上訪,就定為敵我矛盾,那國家設立信訪辦幹甚麼?
警察說:也不是給你們法輪功設的。
我說:中國有一億人修煉法輪功,其中有科學家、博士、碩士、教授、大學生、軍官軍人、企業家、工人、農民,難道就因為煉法輪功就沒有享有中國公民合法權益的自由嗎?

警察無言以對。

我說:我們是在遵照、履行憲法法律。

警察直目視著我半天說不出甚麼,最後說國家不讓你們煉,你們就不能煉。

我說:難道江某某一人就可以代表國家?無視法律嗎?

警察目光發直無以言對。

我說:是江某某在踐踏法律,侵犯人權,而你們作為執法人員,是執法犯法,告訴你,你們應該明白,你們也是受害者。中國不是有句古話嗎,王子犯法與民同罪。

(以上是整理後的一段話。)

現在隨著師父不斷地講法,使我們更進一步清醒,舊宇宙穹體的解體、新大穹的誕生、任何一個生命一種因素都不可能逃過這一劫,進入未來。也就是說都在被救度之中。被救度者怎麼可能選擇安排自己應該怎樣被救度。未來是甚麼樣常人誰知道?所以我們只有無條件的聽從師父的安排,更好的去圓容師父所要我們做的一切,這才是我們的正悟和最大的善。

那麼我們必須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才能解脫舊宇宙的束縛,走向未來,這也正是師父用無量智慧為舊穹體的一切生命一切因素開創的,重新被再造的機緣。所以我想和所有被關押的同修提個建議,人人都拿起筆寫上訴,揭露自己被迫害的事實,用人類這一層法律事實說明,抗議被非法拘留、勞教、判刑和強制洗腦。提起上訴。但目的一定明確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舊勢力的安排,如果真是心態純淨的維護大法,我們大法弟子形成一個強大的整體,那就是結束這場迫害之時,也就是所有有緣人被救度的希望。趕快行動起來吧!不要再被人類的假象所迷惑,無奈消極地去承受,或再去依賴師父,因為這一切都是師父的無量智慧給予我們的,為我們開創的無比美好與輝煌!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