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山是山,畫水是水


【明慧網2004年2月29日】曾經在某一項大法工作最初要成形的時候,我選擇了放棄,覺得做不起來,太難了,願意挑簡單的做。那時有幾個同修接下來繼續做。

我是一個半開著修的人,雖然看不到但常能感到另外空間的狀況,我看著那幾個同修承受著的壓力,並不認為他們能夠過得了,也不認為他們選擇這樣的方式證實法值得,然後我離開了那個小組。

直到一兩年後的一天,我突然覺得那時自己離開不對,猛然又遇到最初協調那個大法工作小組成形的同修,問我要不要再去看看,我去了,然後愣住了……

我看到那幾個當初接下來這項工作,承受著巨大壓力的同修整個都不一樣了,雖然外表上看起來還是和常人一樣,然而一舉一動之間,畫山是山,畫水是水,說句話,字裏行間就會有山水出來……我悟到,這是同修修出來的世界。我愣愣地看著,直到看到同修察覺到了我的詫異才驚覺、停止看同修。

我不敢和同修說我看到了甚麼,我知道這是師父點化不悟的我,修煉要吃得苦中苦,一切的苦再苦都會過去,得到的是無比偉大的殊榮,儘管在過程中從表面上看或者是在一定層次中看起來是很糟的,但都看不到最後的真實。

我看到了我的自私,看到了我的不願付出,看到了我沒有堅信大法,沒有堅信師父的一面。我真正體悟到了這一切的付出不是為了別人,都是為自己做的。

難行能行,我對那時接下來繼續做這項工作的同修感到佩服,因為有他們的持之以恆、不輕易放棄,才使得那方的眾生有了同化大法的機會。

這一次,我找到了最大的差距。

(轉自正見網)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