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力來自於大法


【明慧網2004年2月19日】一日,學習《法輪佛法─在美國講法》。當我讀到:「從上一次和大家見面之後,我們又有很多人入道得法。這個法能夠使他迅速地發展,弘揚光大,我想這是大法的威力。」頓時,我感覺好像自己從一個範圍中跳了出來,解脫了出來。

雖然我得法很晚,沒有參加過那麼多的洪法活動,但我喜歡思考,我能想像到。人傳人,心傳心,你傳我,我傳他,很平常,好像是很自然的常人中的活動。我們覺得法好,想讓更多的人受益,都做得很熱心,從而引導越來越多的人得法。從表面上看,這一切好像真的是我們在做,是我們每個學員洪法所起的作用,其實根本不是。這是大法洪傳的天象,真正起作用的是法,這是大法的威力!不是我們個人的威力、個人的能力!我們只是在圓容,真正起作用的是大法。為甚麼那麼多人來學大法,因為大法好,大法純正,是法改變了他們,不是我們改變了他們。在常人的迷中,我們往往覺得是個人的功勞,完全不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這個修煉界的天機,多少人能真正參透啊!

明白了這些,思想中忽然翻出來師父在《法輪佛法─在加拿大法會上講法》中,有學員問:「有的學員遇到魔難很長時間也過不去,別人給他指出好呢,還是應該讓他通過學法自己去悟?」師父指出「大家看到了他進步不了的原因,為甚麼不指給他呢?善意地告訴他,沒有問題。」

我往往簡單地把這些話看作是師父隨意所講的,而沒有真正從內心認識到:這是法!師父講得這麼明,我卻不能按照法去做。「看到了他進步不了的原因」,「善意地告訴他」,這是法!這是師父教給弟子在遇到這個問題時該怎麼做,這是法對我們的要求。

這裏,最關鍵的是,師父讓我們「善意的告訴他」,我們做到了「善意」了嗎?

還有一個關鍵問題,師父讓我們告訴他的是「進步不了的原因」,而不是簡單地去指出他的錯,更不是去指責他的錯。不只是表面的語言,更重要的是自己的心。真的不是簡單地看到對方的錯,而是看到了他進步不了的原因,看到了他提高不上去的根本原因,善意地告訴他。這是慈悲啊!不執著於表面的對錯,真的沒有個人的觀念,真的是一顆為了別人好的慈悲之心,他會不接受嗎?那麼為甚麼很多時候反而加深了矛盾呢?是不是因為看不慣他的表現,容不下他的執著呀,這不正是自己的問題嗎?這不正是自己要修的嗎?

假如真的看到了同修進步不了的原因而不告訴他,這本身就是錯,就沒有按照法去做!師父講的就是法。許多時候,我們不只是沒有按照法去做,而是沒有真正把師父的話當作法!我們修煉人不是要處處先替別人著想嗎?看到同修進步不了的原因而不告訴他,這是為別人好嗎?是為同修好嗎?

為甚麼不敢講?肯定有自己的執著在,有自身不符合法的因素在。自己的問題不是暴露出來了嗎?同修不好的表現不是衝自己的心來的嗎?自己不想提高,還去埋怨別人,盯著別人的問題不放。要知道,修煉自己才是第一性的,不是修煉別人啊。等自己提高上來了,你再去看看,也許別人的「問題」也奇怪地消失了,也許這個時候,你純淨的一句話就讓別人豁然明朗了。不是你改變了別人,是因為你符合了法,法的威力得以展現,是法改變了人。「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如果不站在法上去認識,當同修感謝你時,還會認為是自己的功勞而沾沾自喜哪,還覺得指導了別人哪。其實不是啊,是你先符合了法,符合了「真、善、忍」,這是大法的威力。

我也發現,很多時候,表面上好像是我在幫助別人,或者是別人的問題。當我真正向內找,做到任何環境都紮紮實實地修自己、昇華上來的時候,回頭一看:噢,原來這一切,都是衝自己的心來的,別人都幫了我呀!周圍的一切事真的都是自己的心促成的。

當自己真正提高上來,真的是發自內心地感謝啊!怎麼個感謝法?看到人家進步不了的原因,不告訴他,只顧自己提高而不管別人,不是太自私了嗎?不想讓同修也提高上來嗎?甚麼叫共同提高啊。

無論理由再充足,如果認為只是別人的問題,或者說「我也有不足,他的問題比我要嚴重。」這都是典型的向外找。老是看別人的問題多,自身的問題少;看別人的問題大,自身的問題小。很膚淺地在表面上爭你對我錯,執著表面的對錯不放,那不是向內找,那是爭常人的理。表面的對與錯那不都是假象嗎?說還是「讓他通過學法自己去悟」吧,「誰也幫不了他」「拿他沒辦法」……這是不在法中的表現。只要他在修,大法就能改變他。人在大法中修,就如一片木屑掉進一爐鋼水。只要我符合了法,符合了「真、善、忍」,就能對同修的修煉和大法工作有正面的支持作用。這不同於對個人的執著,而是相信法、相信法的威力。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