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視並正念對待自己的有漏之處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2月16日】作為一名大法弟子,從99年7.20開始時,我忽然發現從學法開始所做過的許多不符合大法弟子的行為,未修去的心,平時過關時未做好的或沒完全做好的(沒達到設這關應達到的標準),平時言行對別人產生過不良影響的,曾不負責任的,不願幫助別人造成他人痛苦的,許多自己尚未意識到對別人造成了傷害的等等,全部同時向我發難,要我補償損失、做好等。這些東西體現在方方面面,就是親人、工作中的人、社會上的一切都要你順他們的意,如何如何。現將一些有漏之處寫出來,供大家參考,不足之處請指正。

目前有兩種人幾乎不受迫害,一種是師父說的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一種是思想、行為不自覺符合了舊勢力的。在此指後者。那些表面不受迫害的,其實是舊勢力故意讓你在常人中安逸,造成一種假象,或沒病業或在人中做事很順,讓你覺得「沒人迫害我,看來我走得正,悟得對,修得不錯」,從而迷於舊勢力造成的「平和」假象中,越固執己見,從而悟偏或自滿,不做或少做師父說的三件事,或固守於一個狀態中不願提高。

符合舊勢力想法的上述情況還會產生一種「漏口」現象,其實是被舊勢力操控了,經常有意無意把自己做過或別的弟子做過的事,在電話中或其他情況中漏出來,從而使其他大法弟子受迫害(不指那種因怕心或轉化而出賣其他大法弟子的)。這現象很嚴重。讓你犯下出賣其他大法弟子的罪(有時為無意或自己都發覺不了),引導你越犯越多,讓別的大法弟子懷疑你;而後某一天忽然讓你發覺,讓你自覺罪孽深重(或別人告訴你),讓你自覺不配與別人在一起,遠離其他大法弟子;同時從外面讓其他大法弟子嫌棄、孤立你,為真正加重迫害做準備。另一種現象:平時知道你在做真相,如刻光碟等,知道你有大法資料的常人或親朋好友在與你通電話時或與別人閒聊時會「無意」中說出來──而你的電話有監聽,雖然你平時一再對他們說要「保密」,從而為邪惡在人中的惡警等提供信息,實質是正念不強、在常人心的狀態下說出來的。

平時(日常)及找工作時,怕別人知道自己是大法弟子,怕被(加重)迫害,不好找工作等,或怕被別人知道自己被勞教過,怕名聲不好,不好找工作或找到工作後怕別人知道而失去工作,自己生活得不到保障,從而產生將私益放在第一位的想法,不敢向周圍人講清真象或減少了講真象的方式,這就符合了舊勢力的安排:無形中在社會上幫助邪惡掩蓋了大法弟子被迫害的事實,幫助邪惡「極力掩蓋」──不讓或少讓人知道大法弟子被迫害。這樣一來邪惡就逐漸引導你,讓你被加重迫害而走向反面或進入「保現狀、求安逸的滿足心」,進而入邪悟或被各種物慾不知不覺「軟化」而退回常人中做所謂的「好人」或失去勇猛精進之心,在不知不覺中被毀了。

臉色不好或身體不適,讓你懷疑自己做不好(疑心),覺得修大法的應該臉色好呀(此已是執著:煉功一定要臉色好或身體舒服),為此去做好但不見起色,從而更懷疑或思想負擔重,從而更不對勁。這時還出現一些別人說你身體(臉色)不好,思想負擔,越放不下,去檢查「果然」身體不好,從而真的病了或被迫害,讓你對大法的正信產生動搖……

還有一種典型的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有的學員不想、不願去做講真象的事或講真象時某些地方不願去或自己住處附近不願不敢去做,怕連累自己,有怕心,有分別心,而不完全不盡力按師父要求去做,這是舊勢力舊宇宙中公認的絕對錯的;師父叫你去,你不去或不盡力,此已足夠舊勢力加重迫害你了。再加上基點在人中,保護自己人中利益,做事先考慮自己利益而決定做否而不是按法去衡量做否,師父說的一定要做,然後才想怎麼樣去做,最後才考慮怎麼安全地去做。這一點放大了看,正好符合了舊勢力的想法(其實你沒修好的部份也是舊宇宙的東西):以自己選擇為第一位的,保護、保留自己要保留的(你保存目前的安穩現狀、保護自己利益不受損,還以安全為藉口等,不是其中一種嗎?),而不是以法的需要為第一位的,以師父說的三件事為主的。符合了舊勢力的想法,結果可想而知。

怕心被放大、利用。越怕,舊勢力讓外在環境更惡劣,跟蹤更「明顯」、更多,讓你知道更多讓你怕的消息──別人被如何加重迫害、迫害如何殘酷等。讓你更怕失去自由或人中一切,從而在人中藏起來想完全用人的辦法怎麼針對、防範(此時已完全認為是被惡人迫害,而不是被舊勢力迫害而顯於人中,基點已退回人中),從而在思想中對惡人迫害放的比重越來越大,就像《轉法輪》中說「煉功人你老認為它是病……你求得病」,你已在求迫害了,那麼你當然被迫害了。同時還可能利用在你周圍或一起做事的同修被嚴重迫害(例如被判十幾年)來嚇你,「你與他同犯某一條,也應判多少年,現給你機會……」從而走向反面或出賣其他大法弟子……

時間利用與得失的關係。目前我們應儘量節約一切時間做師父說的三件事,許多學員擺不正這些關係,從而被鑽空子。現在國內物價這麼低,其實是為大法弟子提供方便而出現的。許多東西應知足,工作的錢夠生活就可以了,沒必要為掙錢或省錢太努力了(和工作努力是兩回事)。例如想省錢,買便宜的東西,可能要去遠的地方或自己買菜做飯便宜,但這些都將以犧牲時間為代價的,是不失不得的。就近解決一下,可能貴一些,卻省時間。目前時間是師父安排給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若我們為了一點個人利益去消耗它,宇宙中怎麼看我們呢?怎會沒麻煩呢?目前我們做事的基點都應是為了那三件事,做任何事都可成為講真象的方便之道,但不要找藉口。

做事主次不分。總想先做完其餘事後有時間做正事,結果雜事做完反而沒時間做正事,消耗時間。

做事總將大法要做的事與自己人中的事等同起來,人中的東西看得越重,從而被魔控制著常人叫你做這做那,人情放不下又不好推辭,被常人的執著帶動,為外來的常人之心而忙而奮鬥,從而迷於常人之中且消耗大量時間。不應為情所帶動。

看到好的東西總想要到手,有佔用心/慾望;向外求,總想要/買點甚麼,用外界的東西幫助自己幹點甚麼,在法中找藉口,自心為外界所牽引,總覺得某地、某處有自己想要的書、食品、衣服等等,為之奔忙,浪費大量時間。

一念之差,錯失機緣,過後找不回而產生後悔心,想去找或人中甚麼事沒做完(或做不成),不甘心,引你又去做,甚至幾次都做不成或不滿意,還不悟,以至消耗你大量時間,同時讓你靜不下心來。

讓你生活困難(窮等),產生求財心,讓你覺得求財比做那三件事更重要,造出了前面說過的迫害你的很「充份」的理由;同時利用你的求事業心,讓你忙於工作,忙於常人中的事,消耗大量時間,淡化你修煉的心,為下一步迫害做準備。

利用你的興趣,愛好、加重它,並讓你遇到共同愛好者,或你去找他或他來找你,消耗大量時間。

其它地方。比如做真象時,因為顧慮錢的問題,就少做或不做真相,或問其他學員要錢做,而其他學員不見得餘錢比你多,──先己後人,損人利己(保護自己利益)之心又是一大迫害的藉口──有此心不配做大法弟子做的神聖的事。而且有的人還起心向海外學員求財,從而正上了邪惡的圈套,被扣上「接受海外反華組織勢力資金、任務」,「利用邪教組織」等帽子,重判你幾年十幾年。

想利用後門、關係、熟人取回被沒收的東西、財物,或用報銷的方式取得錢做大法的事,這些都不是大法弟子給後人留下的行為。大法弟子不應主動或叫別人這樣做。但家人朋友等自願用常人方式幫你不算在內。

對時間、空間、疲勞、感覺的執著。執著時間則讓你覺得時間這麼長沒結束,從而產生對大法正信的動搖。對空間、地方執著,則讓你不安穩,經常換地方,甚至換到被關押的地方,環境惡劣的地方。

對怕疲勞執著,則讓你睏,少睡眠時思想中產生常人的想法:這樣身體不健康等──在此問題上已是常人。

許多學員發覺自己有某種心,很著急,總想用一個甚麼方法或做一件事從而去掉或抵消或以補償方式做好能去掉這種心。這其實是一種有漏,是一種向外求。也是一種被該心帶動的表現──因為有該心而想去做甚麼事,我們修煉人應是不被任何常人心帶動的──帶動的表現是行為上:順著這顆心去做壞事,或想採用一個方法去對治(就是怕有這種心);在思想上:順著這顆心去想甚麼東西,為這顆心而苦惱,為這顆心演化的東西所困擾……,總之讓你圍繞這顆心去動。修煉人明白某顆執著心不好之後,應有決心去掉它,然後儘快放下它,才是修。否則你整天想它那不是抓住它不放嗎?

對法表面文字的執著,固守成規,生搬硬套,表現為:總讓你覺得實際發生的事或情況與師父講的法在表面文字上相矛盾或抵觸,讓人產生疑問,從而動搖對大法的正信。例如書上說「白裏透紅」,而自己可能沒達到或甚至又黑又瘦等。這時本應向內找看自己有甚麼不足,許多人向外推,覺得「我煉了這麼久沒效果,這法不行」等。例如《轉法輪》上說「因為煉功搞得兩口子離婚了還不行」,舊勢力就弄一些大法弟子離婚,並讓人覺得是因為堅持煉功而導致離婚,來所謂考驗。其實這是顛倒了因果,讓人忽視了江澤民個人強行發動的這場迫害才是造成和加劇許多這種矛盾的原因。

其實所謂人的基點表現很簡單:只看重常人中的一切利益,超越常人的東西在內心不全信或不看重。這些就是邪惡鑽空子的地方。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