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法輪功真象是一種享受,仔細慢慢看」

娘家人的轉變


【明慧網2004年2月16日】我的娘家在農村,我出嫁到城裏。因我堅定的修煉法輪大法,1999年7.20在邪惡江氏集團殘酷迫害法輪大法的時候,我依法進京上訪。被非法關押,惡人查到我的戶口還在農村,就以此藉口難為我的家人,農村戶口所在地讓村裏向家人要戶口管理費每天五十元。城裏居委會不敢要戶口,不讓遷入。為此,娘家人很生我的氣,說我光連累他們,我就親自到戶口所在地,派出所講理,要他們寫出證明,我要給他們上報紙當新聞曝光,制止這些土政策,他們才不敢幹壞事了,再也不提罰錢了。

  我的父親修煉前就得了癌症,在迫害中,惡人對他跟蹤,簽名,對於經歷了文化大革命磨難的他,精神承受不了,堅持不住,放棄修煉,不長時間去世,對此家人不理解:修煉時身體好好的,不修煉就不行了。無論我當時怎麼說,家人依然勸我不要再煉,多掙錢過好日子,等著沾我富裕後的光。

  我就採取不同方式向家人講真象。有時候回家時,如果給同修送資料,就順便把娘家村發遍傳單,給村支書寫信、寄資料,給計生站寫信、講真象,把受迫害不能按時到站查體的原因講明。我還給娘家的鄰居寫信,他們街頭嘮家常能聽到我的真實情況。

  在又一次被非法綁架闖出後,我將近一年的時間沒有回家,家鄉功友的情況不太好,受到不同的迫害。我就回去發真象,寫信講真象。

  今年過年回家,娘家人都變好了,娘以前總是抱怨不斷,不敢提法輪功三個字,說話都偷著說。給她講真象,嚇得直搖頭不聽,現在卻意外的主動說起來,你寫的那些信他們都給你哥念了,我就知道哭,聽著你的信就放心,你人好好的,村裏有好幾個人問起你,知道你在外面很不容易,遭了老些罪,是個好人,誇我有個好閨女,這下我不害怕了,平時說三道四的那些人還說法輪功現在讓煉了,電視都演了,說法輪功冤。

  我笑瞇瞇的端詳著娘,看著她心裏那股舒坦勁,精神很好。娘嘮起家常:「你這一年不到家,我看見法輪功的傳單就像見了閨女,你哥就叫我和你嫂子都坐下,念給聽。她小兩口比以前孝順了,孩子也管的好,不惹我生氣。買了一隻羊羔,一天擠三塊錢的奶,鴨蛋拾來了都歸我管,能吃就吃,想賣就賣,咱村現在有了集市了,挺方便。對你現在我更放心了,有個好師父教著,大難時我幫不上你,都是你師父保護著,你師父真好。你願意咋煉就咋煉吧!」我快答應著:「‘真善忍’是天理,只要做人做得順應天理,你就一百個放心!」

  一家人圍在電視前,看著我拿回家的音樂真象光盤,看得很投入。姪女姪子,很聽話不吵不鬧,被電視裏放的盤腿打坐的小弟子所吸引,一看見時就快告訴娘和嫂子:「有小孩,快看。」哥說:「給你講個事,我以前在門口看到法輪功光碟,就藏起來,可心裏就想著看,自己沒有VCD就到村組長家借,村組長問我看甚麼好碟,我不敢說,光借次數多了不好意思,就想乾脆自己攢錢買個VCD看法輪功真象。你說也怪了,突然粽子、粘糕買賣都好了起來,一個集趕下來近百元,不長時間我就買了個功能全的VCD(質量好,功能多),晚上打夜班幹活想看就看。沒想到有人說我在家看法輪功光盤,那人在大後街住,問他是怎麼知道的,他說是晚上睡不著覺,到一兩點鐘打開電視,突然調著了法輪功的真象,以後又有幾次,就看著你家燈亮著就有法輪功真象,你家燈一滅就沒了。後來村組長也知道了,還告訴我說有不同的內容換著看,提前說聲好有準備。原來是這麼回事,農村還沒有普及有線電視的地方,只收兩三個台的信號,只要有一家在放光碟看周圍都能收到,而且影像還很清楚。」我聽了很高興的說:「哥,你做了大好事,多跟村裏人說說,都看看,誰看誰有福。」一家人沉浸在祥和的氣氛中。

  要是以前回家時,總是先到功友家交流完,傳單發完再回家,以免進了家門就不自由了,現在好了,小姪女要和我一塊,幫著我發真象材料,知道不住人的門口,主動阻止,放另一家,怕浪費了。到功友家放好資料,想多走幾家,已是晚上9點。

  到堂哥家,給他帶了他最喜歡的真象磁帶,一家人見到我很高興,我這堂哥與我有著特殊的緣分。一開始向他洪法,他就承認大法好,只是沒有修煉,他的書被受到迫害沒有書的功友借去了,是我告訴功友去借的。很爽快的借出,並說將來一定好好學。兩口開車到村裏收奶,奇怪的是無論哪一次我回家發真象材料都碰上,一次不落,好像約好似的,不管是開車跑著還是到哪村發,或他親戚串友是白天還是黑夜,都能認出我,趕上前問寒問暖。我受迫害情況他們最清楚,也理解。堂哥說:「法輪功的理不一般,我好像能悟出點甚麼似的,‘真善忍’就應該存在,是美好的。我以前脾氣不好,現在真能忍點了,開車前面有不閃開的,按喇叭不聽還回頭罵,要以前,我早就趕上去揍他一頓了,現在不了,圖個吉利,不氣不惱,生意越做越好,又買了部車,幾十頭奶牛,雇人幹,活得心情好,不信你問問你嫂子!」嫂子連聲答應著:「是啊,連我也不肯生氣了,車裏聽著你拿的磁帶,整天聽,愛聽,不煩。看到電線桿上,牆上寫的‘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法輪大法清白’;‘真善忍’;‘善惡有報’;好多呢,我背過十來樣呢!看著心裏舒坦,看不見反而不正常呢,習慣你哥開車,我找標語,一路上不累……」嫂子說個不停,姪子說:「姑姑,下次多拿幾種內容,我愛看。」哥說:「明天上你大姑家叫上幾個一塊看。」(大堂姐是教師),你一言我一語,好不熱鬧,家裏充滿了歡聲笑語。

  我到姥姥家送真象,表哥,舅舅都說:「看法輪功真象是一種享受,仔細慢慢看。」我叮囑著,看完快傳給別人。

  還有好幾家,來不及親自登門,就打電話,回音是熱情歡迎的。要能見人更好,好東西都看過,知道好,記住忘不了。

  第二天回城時,陽光正暖,冰雪融化空氣清新,摩托車歡快的跑著,我不自覺的唱起歌曲:迷霧難掩蓮清,臨風更顯亭亭,高潔不入塵,只待萬花相映,天明,天明,普天群英同慶,天明,天明,普天群英同慶……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