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圓容了我的家庭、鄰里和工作單位


【明慧網2004年1月28日】我是九五年得法的大法弟子,跟隨師父修煉已八個年頭了。八年來我在師父的呵護下,用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使許多身邊的人對大法有了好感,更使我懂得了大法圓容一切的內涵。

家庭

九五年,我抱著獲得健康身體的想法走入修煉的門,得法後便向自家親朋好友廣傳,為他們請書,和他們共同煉功,效果很好。姐妹們都說受益匪淺,而且在集體煉功與學法中有很多人表現得很精進,從未間斷學法、煉功,不斷地用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只要你學法就有提高,真是這樣的。

在修煉中,我處處用真善忍衡量自己,逐漸地家中的氣氛變好了。我婆家、娘家姐妹哥弟三十多個,無一人不說我好,我對誰都能夠忍讓,無論別人對我如何,我都用善念對待,盡力幫助,就連最愛挑兒媳毛病的婆婆、公公也逢人就誇兒媳孝順。我告訴他們,是因為我學了法輪大法,否則我不會這樣的,因此贏得了家人對大法的敬佩。

2002年8月,我到婆家去,忘了帶大法書,婆婆帶著患病的身體要出去給我借書,我謝絕了,後來公公出去給我借來了《轉法輪》,當公公從懷中掏出書送到我面前,我無比激動,連不修煉的婆婆、公公也如此敬仰師尊,現在他們都說法輪大法好,有個別親友以前聽信造謠媒體的欺騙,現在也有開始修煉的了,還經常和我講修煉後的故事,就連很長時間對大法有異議的哥哥也認為大法好了。

鄰里、朋友

因我學法早,很多鄰居知道我煉法輪功,我也經常和他們談及法輪功的法理,即使是鎮壓以後也經常如此,但我一直是遵師囑用理智去洪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有時間就和他們溝通,他們都認為我身體特棒。

一次,鄰居張姐為鄰居做好事,我便和她攀談,並表示敬佩,她說:這不是向你學的嗎?大法使我們鄰里之間,朋友之間感情加深,更重要的是大法弟子修好自身就是洪法的一種。

單位、同事

99年7月20日至今,我一直做單位主要領導工作,工作中我用法理要求自己,因為我深知,「學法得法,比學比修,事事對照,做到是修」。我在工作之餘,煉功學法,洪法講清真相,做不好的地方及時改正,取得了較好的效果。

單位建房以來,大家都認為有油水可撈,可我非但分文未取反而做了大量的奉獻,除了加班加點,經濟上也給以付出,為工作單位裏裏外外找人辦事,一直是用自己的車早出晚歸,和我在一起工作的同事深受感動,他們說:「沒見過這樣的領導」,一點私心也沒有,現代社會的領導有幾個不腐敗的。我告訴他們我是學了法輪大法才這樣的,是師父教我這樣做,由於我有機會就與同志談大法如何好,他們都為法理所嘆服,有人已經開始修煉大法了,並說:我們的師父了不起,書中甚麼知識都有,而且講得清楚明白,單位出現前所未有的和諧,有活大家搶著幹,有事大家幫領導想,並且能解決的都替領導解決了。同志們說:「跟著這樣的領導工作幹甚麼都行」,看看社會腐敗那樣,真是啥也不願意幹,幹啥啥來氣,全體同志無一人對我有意見,當面背地都說好,人際關係特別融洽,這是大法威力的展現。

我在開會時,每次講話都學著師尊的寬容,並針對不同時期,不同的事與同事們講真、善、忍的法理,一次我與同事午休時閒談,談及法輪功,她說:「法輪功好,這我知道,從你身上我看到學了法輪功,你的甚麼事都順,又不自私,我們非常羨慕你,並搶著說:‘真就是對人真誠,不欺詐;善就是善待一切,對誰都慈悲;忍就是在工作中遇到不順心的人或事,忍著點,退一步處理」。我聽了哭了,她還告訴我,有時收到一些小本子,宣傳法輪功的材料我都看,並收在家裏甚麼地方,我告訴她說:「好,這些材料你看完也送給其他的親人看。」

雖然我的同事對真善忍的法理理解得不一定全面,但他們對大法的一片真心是多麼的可貴,是大法圓容了我的工作單位。

在正法形勢突飛猛進的今天,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是十分重要的,法可以圓容一切,我們身邊的一切需要大法弟子用法理行動去圓容,法輪大法會使人的道德高尚,人心歸正。

江氏集團出於個人的私心,對善良的法輪大法弟子施以種種酷刑:非法抓、打、酷刑、致死,並用殺人、自焚的欺世謊言愚弄百姓,煽動不明真相的群眾對「真善忍」的仇恨,這將給我們的民族造成多大的傷害呢?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