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生為法來──向身邊人講真象的小故事


【明慧網2004年1月27日】師父在《在2003年亞特蘭大法會上的講法》中說:「大法弟子做的一切今天都是為了救人,否則你去做它幹甚麼?堂堂正正地講清真象,就是大法弟子的事。我也告訴大家,今天世上的一切生命都是為法來的。你要想讓他清醒地認識到這一點,你就去講真象。這是一把萬能的鑰匙,是打開眾生封存已久的那件久遠就已等待的事情的鑰匙。」

最近,同修和我交流了兩個修煉小故事,下面是他們的口述記錄:

一、老人

一年多前,我和先生畢業後,搬到這座空曠的小城市。我們住的公寓有一些老人,年齡最大的一位就住在我們隔壁。雖然公寓裏越來越多的人們了解了大法真象,但面對這位八十多歲,目光混濁,滿臉皺紋,口齒不清,步履蹣跚的鄰居老頭,我卻總提不起精神和他講話。

去年12月10日是世界人權日,我除了與媒體聯繫外,也思量著是否請老人來家裏看看真象圖片。夕陽西下,天色漸暗,老人的屋裏似乎沒有一絲光線,我站在門外猶豫了一會兒,各種怪念頭冒出來:「他在家嗎?是不是睡了?是不是太冒失了?他會不會拒絕呀?----」,但很快我否定了這些觀念:救人迫在眉睫,不能再拖了!我敲敲門,老人顫顫巍巍從門縫裏探出頭,眼神中充滿迷茫、驚異。誰知,我剛說明來意,他立刻急切地點點頭,高聲說:「沒問題,我換換衣服就來!」等了好一會兒,老人終於來了,整齊的頭髮,腳穿增亮的皮鞋,一身筆挺的服飾,完全判若兩人。原來老人如此重視認真打扮了一番,就為這一時刻---千萬年等待的機緣!我問他:「您一個人在家,有甚麼需要幫忙的?」老人笑了,滔滔不絕地說起來,他名叫Burdon,一生從未結過婚,因為父母兄弟的身體都不好,需要他去照顧,所以他沒有心思也沒精力去結婚。現在親人們早已相繼去世,就剩他是家族裏唯一的老人,然而不幸的是,幾年前他也得了癌症,雖然沒怎麼治療,但癌症卻在不知不覺中神奇般的消失了!直到今天醫生還不解地問他:「Burdon,我真不明白,你為甚麼現在還活著?!而且非常健康」。講到這兒,老人開心地笑了,滿面紅光地坐在圖片前,仔細地觀看。我通過一張張大法圖片講解江××對大法弟子迫害的來龍去脈。老人聽後,有些激動地告訴我,他有幾個亞洲朋友,他發現凡是由××黨獨裁統治的國家,體制都很壞,人民都遭難,中國的人權記錄同樣不好。他表示對大法的支持和對國內受迫害的法輪功弟子的深深同情!臨走時,老人連聲道謝我讓他有機會了解這些,我也為老人的善良與正直感動。

第二天中午,我正忙,忽聽到有人敲門,原來是老人氣喘吁吁再次站在門口,一手拿著筆和筆記本;另一隻手提了一大口袋胡桃,他讓我把我家三個人的名字都寫在他的筆記本上,以便他記得更清楚;同時還告訴我,他今天一大早去松樹林裏撿了很多胡桃,是送給我小孩兒吃的。他邊說邊高興地笑著,並再次連聲道謝!(從這以後,老人又兩次送來胡桃和工具)我提著沉甸甸的口袋回轉屋來,突然落下眼淚----,真是眾生為法來!

二、尋職

一年多前我失去工作,在家裏幫朋友做電話卡推銷,以維持生活來源。雖然經濟非常拮据,但知足者常樂,我從未感到失落過。

前幾日,一家負責找工作的獵頭公司突然主動和我聯繫,表明現有一家搞計算機的小公司需要一名會做網絡設計的人員,問我是否有最新的個人簡歷,因為他們那裏只有一份我舊的簡歷。真奇怪,我是搞軟件編程的,無論是失業前,還是失業後從來沒做過網絡設計;並且我已經有很多年沒有遞個人簡歷,也沒找過工作了,他們是怎麼會找上門來的?此時,招聘人來電話說,那家公司幾天後就要對我進行面試。

面試時,公司老闆首先告訴我,實際上他們正缺一名懂搞軟件編程的人員。然後他談著談著,說到他想在中國開銀行,我當時一聽,立刻接著他的話說:「我個人認為,你這樣做不是很有利!」,「為甚麼?」老闆迅速地問,「因為中國不安全,也並不像你想的那樣---」,還沒等我繼續講下去,他已打斷說:「不,我們不談政治!」我只好作罷。

面試結束時,老闆說一個星期以後等消息,同時他遞給我一張名片,讓我將來再有甚麼問題可以再找他。那個意思好像是這次是沒甚麼希望了。

回到家後,我心裏很不是滋味,公司老闆那副「不談政治」的冷漠神態依然在頭腦中閃現:「這個生命是否還有救?為甚麼他明明對我不感興趣,臨走時,還給我名片,讓我找他?大法弟子幾年艱苦的歲月都走過來了,怎麼會在乎你給不給工作,但是話沒講完,老闆還不清楚大法的真象,機緣錯過,何時再有!----這是我最在乎的!」,於是,我決定不管找工作的結果如何,也要把真象講清楚。於是撥通公司老闆的電話,我開門見山:「對不起,我覺得還有些事情沒和你談完,我認為剛才在面試中我們中斷的話題不是政治。可能你並不知道,從1999年到現在,中國有成百上千的法輪功學員,因為熱愛這個功法,按‘真,善,忍’做好人而被中共江氏集團迫害致死──這不是政治問題,而是人善心良知的大是大非問題,在這樣一種充斥暴力,虐殺,欺騙的體制下做生意,真的是對你太危險了!----」接著,我又具體舉例給他分析,但很快未等我講完,他再次突然打斷我的話:「你想要多少年薪?」,我愣住了,他笑了!並開玩笑要給我年薪十萬。

到這家公司上班後,老闆一直對我非常和氣,也不再提他去中國經商的事,還時常安慰我說,讓我做最輕鬆的活兒!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