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修煉中去掉怕心


【明慧網2004年10月26日】

師尊好,同修們好:

2001年的秋天,在同修的鼓勵和幫助下,我們一起做資料,開始向世人講真象。當時師父的正法口訣已傳授給我們,每次做資料時,先鏟除阻礙我們正法路上的一切邪惡,無所不包,無所遺漏。然後默念正法口訣, 踏上救度眾生的旅程。有時去幾個村,有時去十幾個村。開始怕有人舉報,總是在天黑之後去。每當做完資料後,又覺得帶的太少,總有一絲遺憾,同時又有一種如釋重負(如有人舉報我們,我們身上甚麼也沒有)之感。但最多的是高興。想想當時真的是人心太重。

記得有一次,我們去鄰縣鄉村發資料,貼不乾膠。慢慢做到了縣城,在縣城寬闊的馬路上。同修說:「那有幾根電線桿,你敢不敢去貼?」當時我正念很足,我說:「敢。」隨即我拿著不乾膠,在人來人往的馬路上心想:我是神,他們根本看不到我。結果很順利的貼完不乾膠。在回家的路上,我看到,有一個大佛,盤腿坐在我對面的天空中,他的身體幾乎佔滿整個天空。我非常激動。回家後,我告訴同修,他非常感慨的說:這是師父對我們的鼓勵啊!我們以後一定要做的更好,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師父說:「做為弟子,當魔難來時,真能達到坦然不動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層次對你的不同要求,就足已過關了。」(《道法》)

那是剛接到師父經文《如來》後的一天,父親生日,我們幾個兒女要去父母家祝壽。同修告訴我,有資料了,你去不去?因一向做資料都是我們兩個騎摩托配合。我有點猶豫,說:「今天父親生日。」實際是心裏害怕,怕被邪惡抓住。他說:「沒事,要不我們明天去。」我想,不對,我們做的是最正的,任何干擾與破壞都是犯罪。我們有師父保護,絕對沒事。我說:「我們去,我要在正法中去掉怕心。」一路上我默念師父的新經文「帶著如意真理來 灑灑脫脫走四海 法理撒遍世間道 滿載眾生法船開」(《如來》)。那一刻,我真正感受到了「如意」的真正內涵。中午12點正,我們做完資料,順利回到家中。

以前,講真象只是做資料或貼不乾膠,面對面講真象只限於親戚中。雖然知道這樣做不對,但由於有怕心,始終不能做到面對面講真象。一次,我與單位司機去市裏辦事。以往他都是和我一起去,可這次他說;「你去吧,我在車裏等你。」我把包放在車裏,拿著資料去辦事。回來後,發現他打開了我的包,包裏有師父講法錄音帶,他在聽師父講法。我非常高興,同時又擔心他向領導反映。隨即想起了師父講法:「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強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達到的。」(《去掉最後的執著》)、「大法弟子已經成為眾生得救的僅有的唯一希望」(《正念》)。於是我穩定了情緒,坦然的坐下。這時他摘下耳機,告訴我:「我覺得法輪功不錯,你們師父講的很好,我很贊成。」我給他講法輪功是怎麼回事,自焚真象,大法洪傳世界,全球公審江澤民。他也講現在人道德敗壞,貪官污吏,民不聊生,天災人禍。一路上我們談的很投機。我真高興,又一個生命知道了真象了。

接著,我又向其他同事講真象,告訴他們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有福報。他們都很容易接受。在向大學生講真象時,除告訴他們自焚真象,大法洪傳世界,江澤民被國外十幾個國家起訴外,還告訴他們網上的一些情況,他們都非常感興趣。看到一個個生命知道了真象,我真是由衷的祝福他們。

在五年正法中,在師父的慈悲看護下,慢慢的一點一點去掉怕心,在法中提高。我知道我做的還很不夠,可師父卻給了我很多很多。昨天師父新經文「也棒喝」的發表,使我真正體會到了「慈悲」兩字的深刻含意,師父不願落下一個弟子,一再延長結束時間,在正法即將結束的今天,我們一定要珍惜這萬古機緣,嚴格要求自己,走正自己最後的路,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講真象、學法、發正念三件事。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謝謝大家。

(首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