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存正念發揮大法一粒子的作用(三)


【明慧網2004年10月26日】(接前文)

集體講真象

回家後,我與同修住在一起,沒幾天,也就是2001年5、6月份,邪惡迫害大法加重,聽說被抓到河北保定高陽的同修在壓力下大部份被迫「轉化」了,就連平時最堅定的頻頻帶同修到北京證實大法的同修也邪悟了,我聽後剜心透骨的難受。我當時說:「太邪惡了,咱們在外的同修一小時一次正念,鏟除高陽勞教所的邪惡。」於是我們整整發了30個小時的正念,每小時一次。因邪惡干擾沒再發下去。

當時我們幾個同修經過切磋,決定自己手寫不乾膠,在該縣貼、發也乘坐火車到附近的地方貼,並手寫真象資料寄往各地。時間不長,我們回到張市,拿上真象資料又到另外一縣的親朋好友家講真象,回來時,我和一同修拿著真象資料、不乾膠等,在回家時的夜間,步行了77里路,一邊走,一邊貼,一邊發,天亮了,資料也發完了。

2001年10月25日,我與同修集體做了一件救度世人的行動,一夜間,在某市裏的大街小巷掛滿了大橫幅、小條幅、不乾膠。第三天,公安局加大力度對我進行追捕,警察騎摩托車到處轉,警車也在到處找我。就在我當天從外地回來時,在大境門,三個警察騎摩托車停在我面前,瞪著眼看著我,互相低聲說:「像不像?」我看到此景,返身就走,一邊發正念一邊說:「請師尊加持弟子,不能被邪惡抓走,我有好多救度世人的工作需要我做,我還裝著外地同修省吃儉用積攢的幾千塊的救命錢,不能落入魔掌。」當我再回頭看時,甚麼人也沒有了。感謝師尊的慈悲呵護。下午,我又要到外地送資料,心裏也有點害怕,坐在「摩的」上,心想:我是神,神來神去,任何邪魔看不見我。一想到師尊的教導,渾身輕鬆。

我與其他同修不斷的在夜間走向農村散資料,並和其他同修切磋,應該走向農村,城市發的資料太多了,農村還有人根本沒有見過資料,應該遍地開花。有一次,我與同修們到一個幾百里外的縣城發資料,到達該縣時,我與同修說:「應該找到本縣的同修,讓他們去做。哪怕一個人發五張,也是從人中走出來,參與救度世人,讓更多的大法弟子參與其中,發揮整體的力量,只要咱們心念正,師尊會安排找到同修的。」不大一會兒,就輕易的找到了該縣的大法弟子,師尊法身並給安排使我們見到了當地不少大法弟子,他們正苦於不知道該怎麼做,也沒有資料,見到我們非常高興。我們開了一個小型法會,互相切磋中認識到,不但個人要做好,還一定要帶動周圍的同修,儘快從人中走出來,參與救度世人,幫一幫,帶一帶,當天我們又返回本地,給他們拿來好多資料。此後不久他們建立了小型資料點。該縣現在在大街上隨處可看到真象不乾膠和噴在電信桿上的「法輪大法好!」和「真善忍好!」我看到金光閃閃的大法標語,發自內心的為同修做的好而高興。

2001底,邪惡在每個縣的交通要道上設卡,查旅客所帶的包,給外地送資料出現困難,我們雇了一輛「面的」給一外縣送資料、大橫幅、小條幅等,滿滿裝了一車,到該縣已是深夜一點左右,因地形不熟,當車剛開進一個城門,突然從前面竄出幾十個便衣,命令把車停下檢查,司機一聽說:「壞了,可能被人出賣了。」但他沉著冷靜的說:「你們誰也不要下車,我下去對付。」(司機是常人)我和另一同修趕緊發正念,在師尊的呵護下,在正念的威力下,從城門外轉眼開來幾輛汽車,一下子把幾十個便衣吸引了過去,我們的車前只剩下一、兩個便衣,他倆只是簡單的查了一下車號,就放我們通行,虛驚一場。

第二天回來,別的地方也需要去,司機有些怕,我也有些怕,因為查的比較緊,晚9點左右,我躺在床上,心想:算了,先休息休息再說。剛一閉眼,就看見我們這輛車開到一個懸崖上,猛的停住。一道強烈的紅光籠罩整個車身,金光閃閃。我一下坐了起來,我明白了,是偉大的師尊在保護我們。我跟司機說:「沒事兒,師父已經給車下了保護罩,你開車,我在車上發正念。」真是,我們一路暢通無阻。送完一個縣又轉另一個縣時,車迷了路,越走離要去的地方越遠,而且遇到的村莊一個挨著一個,我突然悟到,這絕不是偶然的,一定是師尊要我救這個地方的人。於是,我就將真象資料放在村頭村尾。沒人的時候就將資料扔在村裏。扔了幾個村,路也找到了。

突破情關

流離失所後,由於對親情的執著,被邪魔鑽了有漏的空子,2002年2月9日,(陰曆大年二十九)晚7點多,我正在幫家人洗衣服,派出所惡警李××到家騷擾,欲綁架我,家人為我免遭再次迫害,不配合邪惡,幫我走脫。惡警李××將我女兒女婿誘騙到派出所,所長鄧××為了名利,當即就通知分局長、副局長馬上驅車到派出所,用栽贓、陷害的卑鄙手段將我女兒女婿批捕。送入拘留所,同時上報河北省政法委書記馮文海批示:要嚴懲。當晚9點40分,公安分局刑警隊闖入家中非法抄家,並要綁架我丈夫,因家中只剩兩歲的小外孫,陰謀沒有得逞。兩惡局長威脅家人,交出8萬塊錢贖女婿,還到處蹲坑抓捕我,並要挾家人交出我來交換孩子。孩子在被迫害期間,由於我的情重,這個黑色物質不斷的往外返,心想:自己是個修煉人,不管被迫害的多重,有法指導都能闖過去,但孩子是不修煉的人,本來對我支持、理解,怕這麼大的難承受不住,毀了孩子。我被情攪擾得痛苦至極,因為我的思想不正,反而加大了孩子們的磨難。通過學法我悟到,如果我去交換孩子,就是配合了邪惡,作為大法弟子來講是絕不能這樣做的,痛苦也好,情重也好,都是要從法理上明白後應該修去的執著,有那麼多的世人在等著我去救度,我是有重大使命的大法弟子,一定要站在法的基點上看問題。孩子們也是師父的眾生,他們為了保護大法弟子也是功德無量的事,師尊會給善解的,於是我穩下心來,邊學法邊發正念。當我發正念的時候,天目中突然看見一個束縛女兒的木籠子,一下子四分五裂的炸了個粉碎,女兒站在了一個廣闊的空間。我知道是師尊法身在管著女兒。

十多天後,我想不能再這樣消極承受了,我要出去救度世人,每天除了學法、煉功、發正念就到街上向世人講真象,少時有幾個,多時師尊給安排一下子能見到二十幾個熟人,我用我在大法中親身受益的體會以及被邪惡迫害的經歷,向他們講訴大法學員都是修心向善的好人,決不參與政治,我們反對的是這場迫害,告訴有緣人,正邪要分清,要匡扶正義,要明白善惡有報……

30多天後,我又去了外地,當從外地回來時,女婿在師尊的呵護下放了回來。孩子們被非法關押期間,家人為救兩個孩子,被法警、公安先後敲詐18多萬元,期間,市公安局長李景雲指使其小舅子,在女婿放回的頭一天,用流氓手段敲詐家人4萬。第二天,女婿放回後才知道上當受騙,家人將這4萬元要回,於是李景雲的小舅子勾結公安副局長馬××馬上給家人施加壓力,要判女婿勞教,馬××叫囂:我沒權判刑,但我有判他勞教的權力,批他勞教!女婿被迫不敢回家,家人被逼無奈,又將4萬元送回,並又通過請客送禮,才將此事平息。最後女兒還是被判了刑一年,緩期一年半。女婿放回後被單位降級、降薪、降職。在整個過程中,我們兩家被迫害的傾家蕩產,負債累累,妻離子散,丈夫被逼無奈,賣掉房產證還債,無家可歸,流離失所。我悟到,從表面現象看,邪惡至極,從思想深處找原因、找自己都是我沒修去人的執著促成的,當時兩孩子被非法關押時,我也用了常人的想法配合了家人,用錢贖回孩子,作為修煉人,正因為念不正而導致邪惡鑽了空子,指使家人從經濟上、精神上被迫害至深。

資料點工作

2003年初,我市的大法資料點頻頻被邪惡破壞,給當地講真象工作造成很大的損失。明慧網一再提出辦資料點要「遍地開花」,自己雖然很想做此項工作,苦於不會技術。在一次法會上,巧遇外地同修和會電腦的同修,他們想做這項工作但人生地不熟,難以開展,感謝師尊的安排讓我們碰到一塊。我積極主動與他們配合,並將幾位與我經常在一起的堅定的大法弟子安排操作電腦。學會後,我們再教其他學員。我們邊學法邊學技術邊和各處的同修聯繫,組織開小型法會和同修們切磋,在法理的方方面面提高認識,有條件成熟的就建立新的資料點。

一開始我們幾個同修心態比較純淨,配合協調一致,後來,學技術的鑽到技術裏,跑外的一天跑好幾處,靜不下心來學法,時間一長,出現了外來干擾。有個別同修沒從修煉角度看問題,用人心認為我們勝任不了此項工作,他們也想參與。想做大法工作,這顆心非常可貴,但從行為上被邪惡的舊勢力利用,起到了阻礙和干擾的作用。

一開始遇到此問題,我沒有用大法衡量,心裏憤憤不平,不想與這些同修接觸也不想讓合作的同修與他們接觸,導致干擾接連不斷。通過學法,明白了自己在這一層的法理。後與幾個同修切磋,要按師尊的要求去做,要寬容別人、善待別人,要圓容好大法。我們帶著純淨的心態,抱著為了本市大法弟子整體的配合,避免給大法帶來損失,不被邪惡鑽空子,完全為了別人好的心態,主動到同修家,首先向他們誠心誠意找了我們的不足,然後善意的與他們切磋,執著心不去,會被邪惡鑽空子,將導致給大法帶來損失的可怕後果和每個人修煉的道路不同,是師尊在安排,只要心正想救度世人,師尊甚麼都能給做到,結果按照師尊的要求去做。

同修非常感動。同修的沒修煉家人看到此景高興的說:「我打心眼裏佩服你們法輪功學員,吃多大虧也還是找自己的不是,真好!」此事過後,再也沒有這方面的干擾。

同年7月1日,我去北京買電腦、打印機、光盤和耗材。天亮,火車到達北京時,我們看到天空中妖霧籠罩整個石景山,當時我們沒有發正念,到了市場,因買的東西多,其中一個同修給別的同修打了一個電話,沒料想那位同修的手機早已被北京國安特務監控。他本人還沒到,可我們打電話的地方已被監控蹲坑。在市場的樓上,我發現一個可疑的人,因怕跟同修說了又要說我事多疑神疑鬼,我想等搞清楚再說。我跟在可疑人的身後沒走幾步(已到欄櫃後面),突然,就見從樓下跑上幾個便衣,大聲喊:「抓住他們!」我還沒回過神來,與我一同來的同修已被摁倒在地。頓時周圍圍滿了人,我從他們身後走下了樓,眼巴巴的看著同修被便衣帶走,我悔恨自己的人的東西--愛面子的虛榮心和私心沒有放下,沒能及時告訴同修採取措施。

我想我不能走,我要看他們將要把同修帶到哪裏,我要發正念。就在這時,一個特務猛的跑到我的面前要動手,我趕緊發正念,轉身就走,那個人緊跟後面。我一邊發正念,一邊求師尊加持弟子。正在這時,出現交通堵塞。我趕緊走過天橋,混入車群中,上了一輛「面的」,讓司機送我到汽車站。我想起被抓的同修身上裝有其他同修的電話號碼、出門證和鑰匙,我得儘快通知他們。

我先到別的同修那裏,告訴他們發生的情況,讓他們趕快採取應急措施,還不到4個小時,9輛警車,幾十個警察,其中有北京公安、張家口公安和當地警察,他們用在從出事的同修的身上搜到的鑰匙,打開了門闖了進來。非法搜查了3個多小時,沒有得到他們想要得到的東西。他們不甘心,又虎視眈眈的在同修的居住地周圍蹲坑好長時間。

我悟到:這次邪惡的迫害是舊勢力衝著我們整體來的,因為近一段時間以來,大家忙於工作,學法少,從而導致有的同修發正念困,有的學法困,有的產生了幹事心,從而被邪魔鑽了空子。回來後,我痛哭一場,連夜發正念。第二天,我和同修切磋,不能消極承受,有好多工作需要我們去做,我們要振作起來。當時正值「非典」,村村設卡,路上到處有公安,一路多次停車進行檢查,在這樣的惡劣環境下,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我們同修又辦起多個小型資料點,按師尊所說的以一當十,以一當百的發揮著作用。

2003年10月15日,師尊發表了關於《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一文的評註,由於種種原因我們一直沒做。2003年底,張家口有同修想做此項工作,我主動配合,將派出所、公安分局殘酷迫害我的事實當即寫了出來,

年初,整理出了分局、派出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犯罪事實。貼出後,圍觀的群眾很多,對救度眾生,震懾邪惡起到了積極而又重要的作用。派出所收到事實真象後,所長對手下人說:「你們看看,你們是咋對待法輪功的?」不長時間,派出所拆遷。我悟到:從表面上看,派出所這個首當其衝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黑窩是拆遷,實際從另外空間裏看,是這個黑窩已經解體。

我想:別的縣的同修也不能落下,於是我找到各縣的精進弟子,讓他們去做這項工作。他們有的說:「如果不是你們來,我們也沒有想到這項工作,也沒人會做。」 又和其他同修交流切磋,從法理上提高,整體配合做好此項工作,做這項工作遇到的阻力很大,邪惡利用有些大法弟子沒去掉的人心,控制一些從沒有悟上來的同修,起到了干擾、迫害作用,還有些學員怕心很重,怕寫出自己的名字再遭迫害,不但自己不寫,還阻礙、干擾其他同修,結果使這項工作難以開展。幾次找到這些學員切磋,是站在法的基點上看問題還是站在個人角度上維護私利是關鍵,師尊講:「講真象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作為大法弟子來講要把法擺在第一位,把救度世人放在第一位,大法弟子心念正,一提筆,另外空間的邪惡就在滅,揭露邪惡是為了更大範圍的救度世人,衝破束縛自己的東西就是修煉,就會走正緊跟師尊的正法之路。師尊講:「所以除惡是在正法,也是在救度世人與眾生。」(載自《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所以我們一定要做,也一定要做好。通過交流切磋,有的縣的大法弟子的思想境界提高了上來,紛紛寫出自己的被迫害經歷,還幫助其他同修寫,而且還帶動其他的同修。

稿子交上來後,我與其他同修整理,雖然自己小學文化,我求師尊給我打開智慧,智慧源源不斷的出來,整理時得心應手,開始的時候自己的思想純正,隨著稿子越來越多,就想做的快點,儘量擠出時間幹其他的,以一當十,以一當百,救度更多的世人,因此產生了急躁情緒。修煉是嚴肅的,我自以為是,老嫌同修幹的慢,不充份發揮師父給的智慧,老說自己不行,從而引發出的矛盾連連不斷。此時心態已達不到那麼純淨,從而被舊勢力不斷鑽空子,致使做出的真象資料發下去修改,有的縣裏的同修之間又出現互相干擾,把修改後做出的小冊子壓住不發。我自己認識到,就因為自己的思想不純,被邪惡的舊勢力鑽空子搞破壞,才造成了此問題,心態放平後再做此事時,一切順利,起到了震懾邪惡,救度世人的作用。

心存正念

在五年的反迫害,救度世人中,我雖然執著心很多,業力很大,但我不氣餒,我認為,我們是主佛的弟子,是無上榮幸與無比幸運的,大法重新造就了我們大法弟子,就應該堅定的維護大法、證實大法,就應該發揮好大法一粒子的作用,是一個大法弟子義不容辭的責任,否則,根本不配做大法弟子。在7.20之前,我就發自內心的知道大法好,曾跟師尊發過願,我如修不成,請師尊將我形神全滅。我不但要發揮好大法一粒子的作用,我的心願一直是:每個大法弟子都能從人中走出來,精進的更精進。我經常與同修切磋,互相鼓勵,共同精進,整體提高,讓師尊欣慰。每當我看到從人中走出並能夠精進的同修,我發自內心的高興,看到不精進或走向邪悟的同修,我為他們感到可怕、痛心、著急、遺憾。

五年的反迫害中,從表面看,為救度世人做大法的工作顛顛簸簸,一步基本上沒有停留。別人看,好似挺苦挺累,但自己的內心是踏實、無限榮幸的。其實在做協調工作中,只要大法弟子出現了被迫害,我就在找自己還有哪些人心、還是哪句話不慈悲不在法上?給同修造成有漏洞?於是我把以前的傷心,變為精進學法,去掉已經找到的人心,從法理上昇華到理性,更加精進。

回頭看,在我助師正法之路上,正如師尊所講的:「整個49年,他都是這樣不斷的昇華著,每提高一個層次之後,發現他以前講過的法在認識上都是很低的。」 (《轉法輪》)「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轉法輪》第一講第2頁。)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師尊講的法理越來越明、越來越深、越來越高。我從根本上認識到,整體配合的好,法力更強大。我深深感到大法弟子每前進一步,都是師尊巨大心血的付出,沒有師尊的慈悲呵護,就連自己的生命都難以保證,更別說證實大法了。

三年多的被迫害流離失所,只要我心存正念,師尊甚麼都能為弟子做,每當我到外地送資料或鼓勵同修或救度世人中,在寒冷的冰天雪地裏,我不覺的冷;一天吃不上飯,我不覺的餓。做大法工作三天三夜不睡覺,不但不覺的睏反而覺得精力更加充沛。每當邪惡加大力度通緝追捕我時,每次都化險為夷。這一切的一切,我明白都是師尊的偉大和慈悲,大法的偉大與神奇,我越走感到與師尊越近、越走與師尊越親,師尊啊!您給予弟子與世人的太多太多了,真是用盡人類最美好的語言,也難以表達弟子對您的無限感激之情。在這助師正法的最後關鍵時刻,自己更要牢牢的把握好自己的一思一念,決不讓舊勢力再鑽空子。真正從理性上悟到,在講真象與救度世人中,真正的做好,減少對大法損失,我要與同修們配合的更好,建立起更強的正念,以一當十,以一當百,遵照師尊「要加大力度做好各自該做的事,精進不停。」(引自經文《問候》)

向尊敬偉大的師尊問好!謝謝師尊!

(首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