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要足 邪惡自敗


【明慧網2004年10月26日】

師尊您好!
同修們好!

能利用這個機會跟師父和同修說說話我非常激動,當我提起筆來的時候就似師尊在我身邊,就像見到了師父一樣。下面談一談五年多來的點滴修煉體會。

一、我決心修煉下去

我今年六十歲,九九年三月正式修煉法輪大法,但在九七年就看過《轉法輪》這本書,當時只覺得這本書這麼好,我有生以來許許多多的疑問書裏都給我解答出來了,而且還有一個奇異的現象,我只要身體哪兒不舒服,看一會兒書就非常舒服,至此我就離不開這本《轉法輪》,總是帶在身邊,但沒注意修心,也沒煉功。直到九九年三月我才正式走進大法修煉。

記得到煉功點的第一天早上四點多鐘,輔導員給我了一張報紙讓我坐在地上看他們打坐,我心想這麼涼的地坐一會兒胃疼怎麼辦?但礙著面子硬著頭皮坐了下來。太神奇了,坐了一個小時胃不但沒痛而且越坐越熱,越坐越舒服。第二天早上我去煉功點,剛一出門(走道漆黑)我忽然覺得膽子變得很大很大,好像甚麼都不害怕了,似乎變了一個人,那種奇特的感覺無以言表。

煉功前我患有嚴重的萎縮性胃炎、重度腸腺化生、心臟病、肝病等疑難雜症,平時連一口蘋果也不能吃,吃了就胃痛,醫生曾囑咐最好麵包也不要吃,禁忌的就多了,長年離不開藥,平時的臉色總是黃灰色。煉功後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飛,多年的「藥罐子」變成一個紅光滿面的人,現在五年多了沒吃過一粒藥。想起過去,為了治病各種氣功不知學了多少,氣功報告也聽了不少,信息水也喝過,就連治病氣功班也參加過,可是病越來越多。修煉了法輪大法,病一下子就沒了,感謝師尊!是您給予我第二次生命,我決心修煉下去。當時非常精進,處處按師父的話去做,嚴格要求自己,心性等各方面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二、 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才會有正念

邪惡的江氏集團九九年七﹒二○對法輪功進行了鋪天蓋地的鎮壓,一時間我覺得天昏地暗,在開始的時候因受電視宣傳的毒害,對師父一度產生了疑問,在同修的幫助下,加之自己親身經歷過文化大革命,以及修煉大法的感受,捫心自問,是誰給了你健康的身體,是誰教你怎樣做人,又是誰領你走上了返本歸真的路,使你找到了人生的真諦,是我們偉大的師父,自己怎麼能如此糊塗,那麼輕易相信邪惡的造謠、誣陷?!堅信我們的師父,堅信我們的宇宙大法,我重新回歸了自我。一個星期後我擺脫了不正確的思想,心也平穩了,雖然有時也出現怕心,但正念一起,很快就穩定下來。當單位領導叫我們開會,那時我並沒有害怕,領導叫我不要煉了,當時我始終未說話,此後再也沒找過我。

師父讓我們真正的從人中走出來,救度世人,講清真象。當時與其他同修無聯繫,怎麼辦?兒子就去買電腦,打印機,自己編寫真象資料,到街上張貼,這就是我們走出的第一步。後來印明慧網的傳單與同修們散發,最簡單的資料點就這樣開始了它的證實法的歷程。

二零零一年大兒子(也是同修)在家屬區裏當面把真象傳單送到常人的手裏,因為當時兒子沒怕心,可我有怕心,所以對他有看法。但我知道自己有執著,沒正念。於是去怕心、樹正念,心就平穩了。可是這事被告到家委會,主任並未找我兒子,而找到了我,我想是考驗我吧,我不怕,我就當面給他講真象,讓他善待大法弟子,寧肯不要烏紗帽也要保護大法弟子,會得到很大的福份。但是這事被告知家裏、親戚那裏,讓他們給做工作,家裏人因為害怕我們被抓,一氣之下把打印機摔壞不能用了。硬要我們保證以後不撒傳單了,我說:「沒有甚麼可以保證的,功我還是要煉下去的,我們是對的。」親戚朋友也來做工作,我和兒子就給他們講真象,他們看動搖不了我們,於是作罷。

「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轉法輪》)我們又因為有正念,在師父的呵護下闖過了難關。我的體會是遇到問題向內找,一定找出有漏的地方,以法為師,樹立正念,甚麼問題都會迎刃而解。所以這幾年來不管外邊的環境如何緊張,我們沒有甚麼所謂的敏感日,有時同修傳來消息,又有資料點被破壞了,同修又有被抓的等等,並擔心資料點的安全。這時更要穩住心,學法,向內找,去怕心,重視發正念,大家不能老擔心我們的資料點被破壞,這也是一種執著,如果大家都擔心的話那邪惡不是要鑽空子嗎?尤其是跟前的同修被抓,這時的正念尤為重要,相信同修能闖過難關,加大力度發正念,破除舊勢力的干擾。如果老是擔心資料點的安全問題,證實法的事不做了,那就會出大漏。

三、時刻保持正念、邪惡不攻自敗

二零零二年我因為在自己的樓道裏貼真象不乾膠,過了一段時間被人告到社區,告到單位領導那兒想讓領導把我送去洗腦班,後聽說被領導拒絕,領導說:「不用你們管,我們叫她參加娛樂活動。」就這樣,領導春節提著禮品到家裏來,剛一進門,我的第一念就是講真象,她說明了來意,請我去參加元宵節扭秧歌,在裏面扮一個角色,我滿口答應,並表示我一定做好。而後和兒子共同給她講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的真象。在參加活動的期間,同事才告訴叫我去洗腦班被領導拒絕的全過程,事先我全然不知。由此,我的體會是無論何時都必須心裏想著大法,保持正念,如果正念足,在師父的呵護下,邪惡不攻而自敗。但是必須檢查自己做的事情,是不是符合大法。如這次貼不乾膠不是遍地開花,而是只往自己樓道裏貼,使邪惡鑽了空子,任何執著都是要去的。

四、「萬事無執著 腳下路自通」

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做證實法的事必須始終保持正念,才不會給大法帶來損失,才能肩負起救度眾生的責任,那樣就會像師父洪吟(二)《無阻》裏說的那樣「修煉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萬事無執著 腳下路自通」。

下面我談一點打印資料的體會:打印資料本是兒子的事,因他忙由我來承擔,本想很容易,等做起來各種干擾接踵而來,剛開始不發正念就打印不下去,一發正念就正常。自那時起我對發正念有了新的認識,因為以往發正念沒有多少感受,這回的感受很大,打印時邪惡的干擾是如此的猖狂,它們就怕世人知道真象,由此我感到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肩上擔子的重大,突然意識到師尊又為我們承受了很多。

有一次打印時擔心打印機出問題,打印時還揪著心。結果打印出來的資料質量不好,紙張也浪費了不少,緊接著機器又出了毛病。我很急躁,心煩意亂,心態開始不穩,竟對打印機發起了脾氣,那時竟忘了自己是修煉人。於是我只好停了下來,靜下來想一想是甚麼問題,檢查了一下是我自己的心性出了問題,打印時沒了正念,這樣的心性打印出來的真象資料救度世人的效果會好嗎?這時邪惡也有空子可鑽。打印時擔心、煩心、揪心、發脾氣,這不都是執著心嗎?找出了執著,有了正念,我就和打印機開始了溝通,我想既然打印機在另外空間是有生命的,那麼我說話它應該明白,歸正、圓容它,所以我首先承認了對它發脾氣是不對的,然後對它說在這正法時期的關鍵時刻要好好配合打印,這也是救度世人,你也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當我找出執著又和打印機溝通完了後,奇異的感覺出現了,覺得我的心穩了下來,非常鎮定,頭腦異常清晰,豁然明白了打印及打印機出現的幾個問題是甚麼原因,如何來解決,似乎是多年來打印方面的經驗的匯總。不是修煉人無法體驗我當時的感覺,好像我和打印機的關係是如此的融洽、和諧,我明白,這是師父又一次幫助了我。要說的話很多,這次就談到這兒。

我們要圓滿完成史前誓約,只有學好法,破除舊勢力的干擾,認真做好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情,才不愧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這一偉大的稱號,才能圓滿隨師還。
                               
向慈悲偉大的師尊合十,向海內外的同修們合十。

(首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