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闢自己的那片藍天


【明慧網2004年10月26日】當我看到《明慧週刊》8月3日首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徵稿啟示後,幾次提筆,因自己在自身修煉與講清真象中存在著許多不足之處而告吹。後來在同修們的幫助下,在徵稿日期即將結束的前夕,終於鼓起勇氣,緊追慢趕的寫成了這篇體會。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和平修煉結束後,緊接著就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邪惡的江氏流氓集團對大法與大法弟子們的殘酷打壓,在這非同尋常的日子裏,自己帶著不怎麼太純的心與不少同修毅然走上了天安門廣場。因人心太重,在三步一崗、五步一哨的恐怖的天安門廣場,轉悠了一天也沒看見一個大法同修們站出來喊「法輪大法好」的,自己也就自然的放棄了這次千載難逢的證實法的機會。回到家鄉後,有不少常人和同修們都說我「尖」、「不管怎樣,沒被抓」等等。一度的自己也曾對自己的做法感到過滿意。把常人中講的「看風使舵」當成了衡量自己的標準,現在看到那時的自己其實真「傻」!

經過幾番消沉,意識到了修煉的艱難與嚴肅。通過與當地同修們切磋,感到沒有捷徑可走,要想走好修煉的路,心中必須有法作指導。也就是在邪惡最猖狂的時候,我們恢復了集體學法,一直到現在從沒有間斷過。「集體學法」就像一盞明燈,照亮了我們修煉的路。同時也都真正的感覺到了,我們偉大的師尊恩賜給我們的「集體切磋、集體學法」是我們修煉中整體提高必不可缺少的一部份和走向圓滿的根本保障。下面我就講一下通過「集體學法」這個環境,「法」給予我大智大慧,在證實法、講清真象與救度眾生中的一小段插曲。

我的職業是開三輪車出租拉人的,接觸的人比較多、比較雜。在一次偶然的機會,我與一位剛剛從「馬三家」勞教所回來的老大姐(同修)交談中,她哭著對我說:迫害讓我失去工作,但我不指望任何人,我有空就去「揀破爛」,每個月能賣二、三百元左右,一部份用於家庭開銷,留一部份去做真象資料。在這個過程中,我有一點遺憾:「那就是有時可看見我們自費為常人做的真象資料被扔、被毀,真心疼呀!你們能寫的請寫一寫,告訴他們,資料是多麼的來之不易呀!那樣做不但不能被救度,也是在犯罪呀!」

隨後我在她的引導下,參觀了她揀回來的所有「破爛」。想到師尊把我們從地獄裏撈起,洗淨後不斷的往上送,我激動的對老大姐說:「謝謝您,把人間最低下的工作做得這麼神聖,我盡我最大的努力了卻您的遺憾。」

首先我從我們開三輪車的司機中著手。在車場閒下沒有客的情況下,我就在車場附近揀「破爛」,比如說:廢鐵絲、碎鐵,特別是人們喝完水後丟掉的礦泉水瓶,一個能賣人民幣一角多錢。最初的時候自己也感覺放不下架子去揀那些「破爛」。不對!這不正是要修去的好面子的執著心嗎?這麼神聖的事,自己為甚麼不能給自己一個合適的位置呢?此想法一出,好面子的心馬上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這樣一做,整個車場就炸鍋了。同行無不譏諷的說:「你的日子要過不好那就是命了」等等。每當這時我就把他們召集在一起,心平氣和的對他們說:我揀「破爛」所換回的錢是給所有的人們用的,其中包括你們!我就繼續說:「告訴你們,那個煙盒呀、紙殼呀,一斤三角四分錢。而給你們送的那本小冊子,一本就需四至五角錢。咱們有位老大姐一個月才揀二、三百元,可還拿一部份錢去做真象資料。你們想一想,老大姐得哈多少次腰才能揀夠一本小冊子錢呀!她就不知道揀塊豆腐吃、買斤肉吃香嗎?政府再不讓煉,我們半夜在家煉,她(他)們為甚麼又冒著被打壓、被判刑的危險給你們送這些資料呢?常人中都講「無利不起早」,究竟是為甚麼呢?他們只有一個小小的奢望,那就是希望所有被謊言毒害的人們,能從謊言中覺醒,分清真偽,以免遭歷史淘汰呀!」

經過這樣多次的交談,他們承認了我講的情況,並表示一定珍惜這些真象資料。我又對他們說:「你們珍惜還不夠,還要告訴你的親朋好友去珍惜,因為你不能眼看著他們在犯罪呀!另外,大法這麼好,又能救人,希望你們也能參與進來,那就是在不同場合看見破鐵、礦泉水瓶都揀回來,那小冊子真像資料中也有你們的一份功勞呀!將來這種好處是用價值都無法衡量的。」

有的司機出車回來,手裏拿著礦泉水瓶說:「你這麼一講呀,把我們都變成揀破爛的了,在人多的地方或不想揀的時候,你的話就在耳邊響起了。沒辦法,揀吧。」每當這時,我就跟他們講,它們也是有生命的,為甚麼往你那跑,因為它也不想被淘汰,它都知道,更何況人呢?就這樣,在我們車場一下子掀起了一個「撿破爛」熱。同時,我在拉客的時候,有小姑娘、小媳婦、小伙子、老大爺、老大娘……每當我踩剎車去揀那個礦泉水瓶的時候,他(她)們就笑我說:「大老爺們,為了一角錢,踩下剎車得多少錢,值得嗎?」這時我就以「人人為自己,我卻為人人」的道理與他們講真象,展示大法的美好,都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是凡我所接觸到的人,我都從真象資料來之不易、請珍惜著手,就這樣,飯店、小賣點、摩托車修理部、住宅區經常坐車的等等形形色色的人,都定期給我攢瓶子。甚至有的出門在外,揀到的瓶和自己剩的瓶都不輕易扔掉,往返幾十里路把瓶送到我的手中;有時哪怕就是乘車路過我們的車場、沒時間下車的情況下也要在車內大喊著我的名字,把瓶扔下來。今年夏季的二、三月的時間裏,就光賣破爛就賣了將近五百元,不但解決了做資料的資金,眾生也都覺醒了,不但知道法輪大法好,還要參與進來,還要為大法付出,最終讓他們得法。

大法弟子與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的稱呼是有差距的,講清真象的前提是我們自己得給自己一個正確的位置。在這其中又修掉了我的許多心。比如說:虛榮心、愛面子心、爭鬥心、害怕心等等。將來不久全民反迫害,我們現在就應充份發揮我們每個大法粒子的作用,做生意的、開出租的、在工廠上班的等等各行各業,不管我們身在哪裏,是凡我們能接觸上的人,都讓他們知道法輪大法好。都開闢出屬於我們自己的那片藍天,合在一起不就是師尊講的:「遍地開花,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及」嗎?(《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最後以師尊的教誨《洪吟》中的「笑」做結束語共勉:

我笑──眾生覺悟
我笑──大法開傳
我笑──渡船起航
我笑──眾生有望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