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淄博王村勞教所暴行:熬鷹洗腦、水牢24小時電擊

【明慧網2003年8月6日】淄博王村勞教所位於山東省淄博市周口區王村鎮,全稱「山東省第二勞教所」,是山東省最大的法西斯集中營,同時也是山東省最邪惡的地方,這裏非法關押了近2000名大法弟子。該地區終年天空上面籠罩著陰雲,一年難得有幾天好天氣。正是:「邪惡處 有陰霾」(《掃除》)。

從2000年7月份,山東省開始大規模非法勞教大法弟子,而且在勞教期限方面是全國迫害最嚴重的。勞教法規定勞教時間最短一年,最長3年,山東省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90%都是被非法勞教3年。

2000年,山東省不法人員為了斷章取義地破壞、歪曲大法,專門抽調惡警在淄博王村進行所謂「研究」3個月。在這裏迫害大法弟子的方式分為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從2000年7月份到2001年。惡警主要採用暴力折磨,並強迫大法弟子反覆看誹謗錄像進行洗腦。我曾經接觸過王村專門迫害大法弟子的所謂「嚴管室」的班長徐守義,他告訴我那裏的迫害情況:很多大法弟子被惡警從嚴管室裏帶走,被拖回來的時候,幾乎全身都拖掉一層皮,遍身都是被惡警用電棍電擊、毆打留下的傷痕。大法弟子在嚴管室的時候全部都是戴著手銬睡覺,狹小的房間,翻身都異常困難,日日夜夜就是在這種煎熬中度過的。

濰坊大法弟子花玉亮向警察講道理,惡徒說不過他,就把電棍捅入他的嘴中,電得他滿嘴大泡,吃飯喝水都異常困難。最後惡警使絕了招數,一個惡警隊長領著10多個猶大,晝夜不停的反覆灌輸謬論,不讓他睡覺。

山東省境內,其它勞教所「轉化」不了的大法弟子,一律都送往王村勞教所。2000年9月份,青島李村勞教所把30多名在李村勞教所內的堅定的大法弟子送至淄博王村勞教所,青島海洋大學碩士鄒松濤就是被轉送到淄博王村後,遭受10多根萬伏高壓電棍電擊,終於被迫害致死。至今青島大法弟子姜明齋仍在淄博王村遭受殘酷迫害。

山東濟南勞教所又把18名男大法弟子轉送到淄博王村強制放棄信仰。惡警把他們放在水牢裏,通電24個小時折磨。

從2001年以後,惡徒改變了方式,主要是由猶大組成所謂的「幫教人員」,採取不洗腦就不讓睡覺的辦法,不停的灌輸它們邪悟的那一套東西。目前山東省境內勞教所都普遍採用這種方法:歪曲大法法理、熬鷹(不讓睡覺)。在這種晝夜不停的灌輸下,有的人走向邪悟,淪為邪惡的幫兇,神志不清地迫害、出賣其他大法弟子。這些走向反面的猶大,用偽善的面孔來欺騙學員,很多學法不深的人被它們所矇蔽,欺騙。「不論他過去被抓被打表現得如何好,都是為了他今天跳出來迫害法、迷惑學員做準備的。希望學員不要聽信它們邪惡的謊言。這也是我有意叫它們暴露出來,叫大家認清他們,從弟子中清除這些隱藏的毒瘤。」(《窒息邪惡》)

一些大法弟子經歷過這種長時間不讓睡覺的迫害後,惡警就開始毒打,不擇手段的迫害。一般情況下,大法弟子被猶大強行洗腦後,惡警才開始接著進行所謂的「法制教育」。而後,淄博王村手法和濟南女子勞教所類似,長時間大規模的超負荷勞動,從早晨6點不停的幹到晚上10點多,不讓你腦子中有絲毫空閒時間去冷靜的思考,晚上必須看新聞聯播、「焦點謊談」等等。還必須天天寫材料,寫認識。每週又都集中在一起搞一個所謂的「揭批大會」,用這些最卑鄙、最無恥的手法進行迫害。

這就是淄博王村勞教所採用的邪惡手段:熬鷹,高強度、超長時間勞動,反覆看謊言錄像,寫材料和暴力毒打相結合的進行強行洗腦。對外謊稱「春風化雨,嘔心瀝血」。然而不管它們用甚麼手段,「強制改變不了人心」,那些走過彎路的大法學員大部份都清醒了,邪惡的洗腦騙術徹底的失敗。

惡徒採取延長勞教期,死死的威脅控制著那些誤入歧途的人,其根本目的是不讓他們有清醒的機會,企圖毀滅更多的眾生。

此外,山東省610洗腦班也是和淄博王村勞教所勾結在一起的。山東省所謂的法制教育學習班(洗腦班)分別在濟南和淄博。在淄博的這個610洗腦班,手段是從山東省各縣市綁架大法弟子送到淄博王村,對每一個大法弟子勒索5000元。山東龍口市2001年,一次性就綁架19名大法弟子,花了10萬送到淄博王村洗腦班強行洗腦。在淄博王村洗腦班內又開車把這些大法弟子送到淄博王村勞教所內,在勞教所內由猶大進行強行洗腦。我接觸過一個大法弟子,7天7夜沒有讓睡覺,當時這個阿姨被迫坐在小凳子上,身體下半部份都坐腫了。她告訴我裏面太邪惡了,絕食抗議的大法弟子,惡警灌食前,先用管子反覆抽動,把胃弄出血後,再強行灌食。當時一個山東膠州的大法弟子,整個胃都被插爛了,惡徒也不放手。她親眼目睹一個大法弟子在裏面堅強不屈後,惡警就把該大法弟子送往精神病院繼續迫害。據不完全統計,近千名大法弟子被非法綁架到淄博王村省610洗腦班,而後再轉送淄博王村勞教所內強行洗腦。

請山東省的大法弟子每日針對淄博王村這個邪惡勢力的黑窩,齊發正念,徹底清除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因素,讓被迷惑的學員早日清醒,讓大法弟子都回到正法洪流中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