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王村勞教所野蠻摧殘堅強不屈的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6月16日】「中國的勞動教養所是邪惡勢力的黑窩,那裏的管教人員絕大多數都是地獄的小鬼轉世。」(《窒息邪惡》)王村勞教所也不例外(現改為山東第2男子勞教所),那個黑窩是專門關押大法弟子的地方,那裏現分成九、十、十一,三個大隊。每個大隊都劫持著堅定正念的大法弟子。

在十一大隊副大隊長張波和王雲平、王利等是專門迫害大法學員的惡警。對拒絕轉化的大法弟子給設了一個嚴管班,在這個班上劫持的大法弟子連上廁所都受到限制,規定一天只准去幾次,晚上要比別人晚睡,早上比別人早起,經常幹活幹到凌晨二、三點鐘,睡很少的覺,每天至少要罰坐十七、八個小時的硬板凳,惡警安排一些猶大對他們每天24小時監視、看管,不准許他們說話等。隨時隨意對他們進行體罰,他們都曾被施以電刑,關禁閉室,不讓睡覺,以及毒打。

青島大法弟子姜明齋在2000年10月份被非法勞教。在這近3年的時間裏,邪惡之徒一直沒有停止對他們的折磨,採用了多種刑具與方式對他們進行摧殘。光電刑惡警就對他用過3次,每次多根千伏電棍電擊身體各處。這邪惡的手段動搖不了他堅定的正念。惡警又長期讓一些猶大日夜輪流對其侮辱、打罵、不讓睡覺,把一個修大法後身體非常健康的近五旬的人,折磨得瘦骨嶙峋,由於長期被固定一個姿式罰坐硬板凳,他現已腰部彎曲,身體極度虛弱。師父曾說:「如來是踏著真理如意而來的這麼一個世人的稱呼,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衛者,他將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負責。」《導航﹒在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這位大法弟子憑著對法堅定不移的心,對法負責的心,對救度眾生負責的心,在那處處充斥著邪惡,極其惡劣的邪惡環境裏熬過了多少個不眠之夜,在這位同修身上邪惡已經使盡了招,它們已經看到了它們失敗的下場。「最後一個想通過強制和欺騙、企圖改變大法弟子正念的希望徹底地破滅了,邪惡已經再也沒有任何辦法改變大法弟子通過修煉對法真正認識與實修中本體昇華後佛性體現出來的堅定的心。」《經文﹒強制改變不了人心》

濰坊大法弟子趙立明被非法勞教後,他牢記師尊告誡:「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經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他正念正行抵制邪惡迫害,邪惡把他看成是「眼中釘,肉中刺」,在長期轉化不了他的情況下送入女子勞教所對他加重迫害,日夜一個姿式不准動罰站,任意打罵、侮辱,這些邪惡「它就是壞,它就是毒,它就是邪,就像那個毒藥一樣,你叫它不毒人,它做不到,它就是這樣的東西。」《導航﹒在2001年加拿大法會上的講法》。在女子勞教所邪惡陰謀未逞,它們更是醜態百出,原形畢露,邪惡把趙立明視為「頑固分子」給他施以酷刑,天天罰坐硬板凳長達十七、八個小時,他肉體上和精神上受到嚴重摧殘,邪惡幾乎對他用盡各種酷刑都沒有動搖他堅定的正念。

大法弟子紀錫正,因拒絕轉化,惡警指使猶大閆紅軍等幾人把他拖進儲藏室,摁在櫥櫃上,群體向他猛打,身體多處被嚴重打傷,肋骨被打斷,櫥櫃上深深印著紀錫正的人形。這樣惡警才肯讓猶大罷手。

在那裏因不屈服而被迫害致殘、致死的大法弟子也有多人。邪惡之徒在江澤民這人間惡棍的「打死算自殺」的指令下,它們昧著良心,完全喪失天良,動用了一切最惡毒的方式迫害大法弟子。青島大法弟子,海洋大學研究生──鄒松濤,因堅信大法,被邪惡迫害致死,這樣一位年輕學子,因堅信宇宙真理,在邪惡獨裁者所吹噓的「人權最佳時期」,被剝奪信仰自由,被奪去寶貴的生命。

在這個邪惡黑窩裏,邪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瘋狂至極,惡警可隨意對大法弟子施以酷刑。大法弟子王信文被多名惡警拖入專門施電刑的禁閉屋裏,這地方四處沒窗,裏面陰暗,邪惡把他扒光衣服,雙手銬上手銬,幾個人同時用多根千伏電棍電擊手心、腳心、脖子、臉部等部位,身體多處被嚴重燒傷,還有的大法弟子嘴裏被硬塞入電棍,被電的滿嘴燎泡,飯不能吃,水不敢喝,還有的大法弟子為抵制邪惡迫害,絕食絕水抗議,惡警毫無人性地把他們銬上手銬、吊在鐵門上,只有腳尖著地。還有大法弟子卜慶金遭到嚴重的身心摧殘,現已被迫害的不能說話。

還有大法弟子車奇聰、初新功、孫中華、王英武等都是大學本科畢業生。他們自學法以來,對工作兢兢業業,盡職盡責,然而因說一句真話:法輪大法好。因信仰真、善、忍卻遭到江××指使的邪惡之徒隨意抓捕,他們失去人身自由,在那裏天天受到肉體和精神上的摧殘。

這是我了解的幾位大法弟子,還有更多的大法弟子受到惡徒的折磨、摧殘,我呼籲社會各界人士伸張正義,伸出你們的援助之手,幫助這些大法弟子脫離這邪惡的黑窩,重新回到社會,發揮他們的才智。希望大法弟子齊發正念幫助他們破除邪惡對他們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