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網恢恢】山東王村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部份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7月29日】法輪大法信息中心7月27日報導- [編註﹕1999年7月始,江氏集團在中國發起一場系統全面鎮壓法輪功的運動,中國數百個勞教所首當其衝,監禁超過十萬名法輪功學員。勞教所通過酷刑折磨、精神摧殘和經濟敲詐等手段,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導致成百學員死亡。本【法網恢恢】專題系列收集報導全國各大勞教所的迫害案例,為日後追究犯罪人員之法律責任提供證據。]

山東省王村勞動教養所迫害法輪功學員部份案例(1999年11月-2003年5月)

1999年11月王村勞教所開始劫持、迫害大法學員,2000年9月17日全省各地勞教所劫持的男性大法學員被統一綁架往王村勞教所集中,初期有70餘人,到2002年9月,已有1000餘人在此遭到身心摧殘。它們迫害手段令人髮指。青壯年強迫每天幹重活長達二十小時,年齡稍大讓其幹輕活,或者每天跑步二十多小時。稍有不慎就大打出手或用十根電棍電、強行插管等。不准學員互相交談,晚上睡覺不准關燈,進出宿舍樓都要站隊報數,不准出院,不准打電話,不准家人探視。堅定信仰者長期不讓人睡覺。搞精神疲勞戰術,用晝夜不許大法學員睡覺、威逼、欺騙和恐嚇等手段來逼迫大法學員。使1/3的學員身體出現病態甚至嚴重病態,使郭加龍、張鵬、王同亮、張志、張學強、孫光明等數十位學員出現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使鄒松濤、於蓮春、張國華失去了生命。其罪惡行徑使該勞教所成為名副其實的人間地獄。

以下是王村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部份案例,送交「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和其他國際人權及法律機構備案。

案例1
受害人:法輪功學員鄒松濤男,28歲
犯罪嫌疑人及單位:青島市台西派出所所長鞏國全山東淄博王村勞教所
基本犯罪事實:2000年11月初鄒松濤在山東淄博王村勞教所被迫害致死(被獄卒用電棍打死)
詳細情況:鄒松濤曾被青島市台西派出所所長鞏國全銬在鐵椅子上,用鞋底抽打頭面部,致使頭部腫大,血流滿身,面目全非。2000年7月鄒被誘至青島市公安局,隨即被勞教,關押在青島市大山勞教所。9月底被秘密轉送至山東淄博王村勞教所。2000年11月3日上午,惡警鄭萬辛、紹正華幾人將鄒松濤單獨叫進審訊室,在兩個多小時的摧殘下,鄒松濤於中午11:30分離開人世,時年28歲。勞教所為了掩蓋事實真相,立即把殺死鄒松濤的兇手以及當日值班管教共3人調離該勞教所,並通知家屬以及對外界謊稱鄒松濤是跳樓自殺。

案例2
受害人:德州華魯電廠法輪功學員於蓮春
犯罪嫌疑人及單位:陳文佳、高振之(副書記)、郭良(廠長兼黨委書記),及勞教所惡人
基本犯罪事實:折磨死法輪功學員於蓮春
詳細情況:山東德州華魯電廠於蓮春(音),女,現年49歲於2000年春節前夕(1999年臘月二十八)被送往山東女子第二勞教所勞教三年。
2000年11月初的一天,於蓮春的女兒去勞教所看望母親遞送衣服時,見到母親被折磨得骨瘦如柴,說話含混不清,手也伸不開,胳膊抬不起來,走路很吃力,一拐一拐地,不像以前那樣輕快,很顯然是勞教所的惡人對她進行了非人的折磨造成的。2000年12月22日,勞教所通知於的親屬說:「於蓮春死亡。」(實際上於蓮春在12月18日即被迫害致死)。家屬要求鑑定,身上有多處傷痕,雙手成雞爪狀。聽到死訊後,全廠職工都說「不應該」。於的家人要與勞教所打官司。於的女兒譚真(音),12月中旬去北京上訪,被抓並遣送回山東,現在關押在邪惡的王村勞教所,她至今不知其母的死訊。

案例3
受害人:法輪功學員張國華,男,24,淄博市沂源縣計生委工作
犯罪嫌疑人及單位:山東淄博市博山秋溝勞教所四大隊七中隊九班。惡人姓名:蒲先民(指導員)謝××(帶班隊長)張兆貴大隊長
基本犯罪事實:虐殺法輪功學員張國華
詳細情況:法輪大法信息中心8月25日報導──山東省消息,張國華,男,24~25歲,大專畢業後在淄博市沂源縣計生委工作。2001年初被劫持在山東省淄博市秋谷勞教所四大隊七中隊九班。在淄博市博山秋溝勞教所被劫持期間,因張國華堅持信仰,不寫誣陷法輪功的資料和感想,警察就用電棍等其他殘忍的方式對他進行折磨,他們使用電警棍極度地摧殘折磨,酷刑超過人身的承受力,致使張國華於2002年7月12日早6點15分身體失控,從16層台階摔下。事後在當日下午5點左右,勞教所召開全體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的大會,指導員蒲先民首先講話:「今天在我所裏發生了一件小事,再平凡的小事了,就是張國華死了……」大隊長張兆貴兩眼冒兇光威脅大家不准悲痛。

案例4
受害人:山東萊蕪大法弟子劉愛芳、張連賓、張福香、王俊生
犯罪嫌疑人及單位:(勞教所名稱不詳,原王村勞教所遷移過去一部份)
基本犯罪事實:被非法勞教近一年,她現在表情木訥,反應遲鈍,已失去說話能力
詳細情況:
一、萊蕪市大法弟子劉愛芳,已被非法勞教近一年,一直被關押在濟南女子勞教所某隊。惡警不知使用了甚麼樣的惡毒手段迫害她,她現在表情木訥,反應遲鈍,已失去說話能力,住在某醫院已達兩三個月。據說勞教所曾企圖向劉的家人索要2000元醫療費。
二、萊蕪市大法弟子張連賓,於2002年5月份被非法勞教,現在濟南章丘(勞教所名稱不詳,原王村勞教所遷移過去一部份)。他對大法堅定不移,勞教所的惡人將他吊起來毒打及其它酷刑折磨,妄圖使其放棄修煉。
三、2002年10月份,萊蕪市公安局又非法勞教了三名大法弟子,其中已知姓名者是市高莊街辦安仙村的張福香,該大法弟子非常堅定。十六大前,市公安分局又非法抓捕多名大法弟子(姓名不詳),分別關押在市拘留所、看守所。
四、萊鋼大法弟子王俊生,於2002年4月份被市公安分局惡警抓捕,至今被非法關押在市看守所。邪惡之徒妄圖將他判刑,在法庭上。他義正辭嚴地對被指派給他的律師說:我沒有犯法,如果你站在法輪功這邊,我就同意你做我的辯護律師,如果你站在法輪功的對立面,我就不會用你……律師無言以答。最後,在大法弟子王俊生強大的正念之下,法官不得不宣布休庭。王俊生被送回了看守所。

之後,王俊生於2002年10月被萊蕪邪惡之徒非法判重刑14年,現關押在濟南某監獄。萊鋼首惡之一:焦玉其,手機號:13963490928

案例5
受害人:彭延儒、王孔猛夫婦、呂則山、張玉萍、畢蘭英等40多名法輪功學員
犯罪嫌疑人及單位:淄博市周村區王村鎮八三廠(山東省勞動教養所)李家玉(鎮黨委書記)、劉條剛、王家勝(鎮長)、徐偉(武裝部長)、政法委書記×××等人
基本犯罪事實:讓大螞蟻,叮咬著法輪功學員,用木棍、木板沒頭沒臉地毒打一頓,揪住頭髮拖,用開水燙,用腳踢功友的小腿。用卑鄙、下流的手段打大法弟子的下半身,有的女弟子幾天來小便困難,全身到處腫了起來,發紫、發黑,幾天不能坐、不能躺。
詳細情況:自99年7月以來王村地區和全國各地一樣,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的迫害:罰款、毒打、拘留、勞教、判刑,以及遭到經濟處罰多者萬元,少者三千,有三位大法弟子被判勞教三年。現今在淄博市周村區王村鎮八三廠(山東省勞動教養所)的三分所關押了約300名法輪大法男弟子,四分所關押了約400名女弟子,每天早上從5:30起床到晚上10:30休息,這期間關禁閉、跑步、蹲牆角、電棍、手銬、腳鐐等等整人的手段輪番使用。在大法弟子鄒松濤剛被迫害致死之後,遼寧馬三家勞教所的所謂「轉化團」又把至極的邪惡擴散到了王村勞教所,進行了五天的所謂「轉化工作」,2000年12月9日剛剛離去。在2000年7.20期間,以鎮黨委書記李家玉、鎮長劉條剛、王家勝、武裝部長徐偉、政法委書記×××等人的親自指揮參與下,對彭延儒、王孔猛夫婦、呂則山、張玉萍、畢蘭英等40多名大法弟子施行了慘無人道的迫害,讓大螞蟻,叮咬著功友們,誰要動一動,就用木棍、木板沒頭沒臉地毒打一頓,用木棍、木板專打臀部,功友被打的躺在地上起不來,他們就揪住頭髮拖,用開水燙,用腳踢功友的小腿,有的功友被打的奄奄一息,他們就用涼水澆。有一個官員說:「他還裝死,不要怕,給我往死裏打,上級有指示,在這特殊的時期,打死白打死。」他們十分用卑鄙、下流的手段打大法弟子的下半身,有的女弟子幾天來小便困難,全身到處腫了起來,發紫、發黑,幾天不能坐、不能躺。他們揪住功友的頭髮一圈圈地轉了十幾圈,頭髮揪下來一大把,其中一位大法弟子被折磨了近80個小時,把頭按在牆上撞,全身澆上水在圍觀的那些喪失人性的政府官員面前示眾。他們用盡了卑鄙手段侮辱虐待法輪功學員,
淄博市周村區王村鎮政府郵編:255311
鎮黨委書記:李家玉鎮長辦公室電話:0533─6680888
鎮長:劉條剛王家勝人大辦公室電話:0533─6680086
武裝部長:徐偉王村派出所電話:0533─6680232

案例6
受害人:初利文、姓龍的煙台法輪功學員
犯罪嫌疑人及單位:山東省第二勞教所惡人、鄭萬新(大隊長)、李福勤(副大隊長)、徐隊長、劉明、劉林,趙巍、王樹新、薛迅、楊紅軍(「猶大」)
基本犯罪事實:對絕食抗議的法輪功學員灌啤酒、每手銬一把銬子,兩手臂伸直銬在床上。
詳細情況:山東省第二勞教所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初利文,一年半一直處在被嚴管期,背坐駝了,後來勞教所惡警對他進行種種迫害,每手銬一把銬子,兩手臂伸直銬在床上。惡警對絕食抗議的法輪功學員灌啤酒。「猶大」楊紅軍背叛信仰後對絕食抗議的法輪功學員極其邪惡。在803醫院他給一位姓龍的煙台法輪功學員在一天當中從鼻中插管20次,龍將插管咬斷7根,後來暴徒楊紅軍給龍灌下啤酒。

案例7
受害人:古平(化名)
犯罪嫌疑人及單位:濰坊市濰城區北宮派出所山東淄博王村勞教所四分所
基本犯罪事實:用電棍子電的嘴不會說話,不能吃飯;手被電的不能拿東西;腳被電的不能走路;還用手銬銬起來關禁閉;有位學員被銬在廁所裏7天7夜;
詳細情況:2000年10月3日古平(化名)進京上訪被單位帶回並關押。10月28日濰坊市濰城區北宮派出所一幫惡警又強行把她從單位強行送到拘留所拘留,11月3日早濰坊市濰城區北宮派出所(曾把好多大法弟子送去勞教,極其邪惡)在無任何法律手續、不管死活的情況下強行把她押至山東淄博王村勞教所四分所。

案例8
受害人:馬加林、任軍、段潤來、花玉亮等法輪功學員
犯罪嫌疑人及單位:山東淄博王村勞教所
基本犯罪事實:罰站、用十根電棍電、強行插管等
詳細情況:2000年9月20日,被關押的學員要求煉功、背法,勞教所出動武警警戒,學員集體絕食,人數多達51人。9月22日晚,勞教所對堅持不寫保證書(不煉功、不傳功)的35個學員一一過電,最多的用十根電棍。其中濟南弟子馬加林被電一天,被強迫悔過,該學員寧死不從,昏死後送往醫院,為大家開創了正的環境。為爭取學法、煉功的環境,共有十幾人被隔離嚴管,淄博任軍被像釘十字架一樣銬在椅子上長達18天。煙台大學講師段潤來一直拒絕灌食,10月14日左右,插管不進,打點滴不進,強行插管,將胃損傷,被送進醫院搶救,生命垂危,生死不明。段潤來和濰坊雲亮等在嚴管時受盡折磨,因堅持要煉功被銬在鐵門上,最多時站了三天三夜,被電至少三次,每次幾小時,8、9根電棍,一聲不吭一直未寫保證。現許多學員腿、腋、腕頸部仍有傷痕,有的手指都被電黑,現有人數200,還在增加。分七個班區別對待,其中2、4、7為嚴管班,都是最堅定的弟子,6班是新收。其中2、4、6、7班筆紙管制,不許見家屬,晚睡覺時間11:00--6:00不許說話。平時端坐板凳,除新聞外不准看電視,每天反覆播放轉化材料錄像、隊列、上課很緊張,稍有違規,便被罰站,消業學員被強迫吃藥,不從者罰面壁。

案例9
受害人:淄博法輪功學員
犯罪嫌疑人及單位:山東省淄博市王村勞教所畢華(所長)、代劍波(勞教處處長)、高存瑞(二分所所長)、黃家森(副所長)、少清河(政委)、孫繼銀(副所長)、王××(勞教處處長)、王家勇(所長)、王勇(四分所所長)、夏吉晶(一分所所長)、肖培民(副所長專門負責法輪功問題)、辛秀忠(二分所所長)、於志蒂(一分所所長)、張振國(四分所所長)、趙惠民(副所長)
基本犯罪事實:不准會見家屬、不准打電話、寫信。掃地不乾淨,便用高伏電棍將學員擊倒在地。
詳細情況:在八月份接上級山東司法廳命令,不准法輪功人員家屬(特別是家屬也煉的)會見,不准送衣服,送東西,要送必須通過郵寄,也不准打電話,寫信。對外的消息完全封鎖。隨後又把所有的勞教法輪功學員集中在三分所十大隊,曰:集中封閉式學習。大約有160名左右都是男的,有的學員因學法,煉功被關禁閉,不准吃菜,一天只給少量饅頭,據說十大隊是抽調各分所很有「能力」的管教來此「工作」。一管教因一學員掃地不乾淨,便用高伏電棍將學員擊倒在地。因另一學員上前勸說也被電,隨後發生全班學員絕食。兩,三天後,又都被強行灌玉米糊,詳情不得而知。據說大部份山東省的法輪功學員被勞教後,都集中在王村,最近來了許多女學員,被集中關在四分所。
地址:淄博市周村區162信箱,郵編255311
地址:淄博市周村區王村鎮八三廠四分所
淄博市周村區166信箱郵編255311
淄博市周村區161信箱十大隊(或淄博市周村區161-10信箱)郵編:

案例10
受害人:李國華
犯罪嫌疑人及單位:山東省勞教四分所(在淄博市周村區王村鎮)
基本犯罪事實:用電棍打人
詳細情況:11月5號,有功友吃完飯出來後,在院子裏大聲背論語,然後功友們開始集體背論語。女管教人員制止,制止不了把男管教人員叫來,開始用電棍打人、抓人。一週後把功友放回,其中一隊的一個功友滿臉青腫、勉強可走路。大部份功友集體絕食,絕食四頓飯後,管教人員說把功友都放出來,絕食的功友們才開始吃飯。自這次絕食後,就不讓功友集體吃飯了,飯都送到屋裏吃。有一次,不知甚麼原因,管教人員在樓上拿電棍打人,帶走四個功友,其中一人叫李國華(四隊),一週後放回,手腳腫得很厲害,生活不能自理,兩人架著才能走路。這兩次抓人,大部份功友都絕食抗議,要求放人。有一個功友因為煉功,管教人員把功友銬在廁所裏兩天一夜,把功友手腳拉開銬起來。另外,在管教所裏,經常可聽到功友被打被罰的消息。

案例11
受害人:王宗華
犯罪嫌疑人及單位:山東王村勞教所
基本犯罪事實:把法輪功學員關進積水的籠子
詳細情況:最近山東邪惡勢力只要是知道誰煉哪怕是在家也不行就要抓去辦班,轉化不了直接送勞教所,甚麼手續都不用。學員王宗華被送到王村後,關在一個1.5米高的籠子裏,有半米深的水,站不起來也坐不下,不轉化不放,整個臉浮腫得像麵包一樣。最近被非法抓捕的學員特別多,抓捕後如果絕食立即戴上手銬腳銬只要不轉化立即送王村。有的學員絕食得奄奄一息也被抬著送到王村。

案例12
受害人:來自各市、縣的法輪功堅修者
犯罪嫌疑人及單位:「山東省法制培訓中心」是對法輪功學員強制辦的「洗腦班」開在淄博市周村區王村鎮(臭名昭著的王村勞教所所在地),
基本犯罪事實:不准互相交談,晚上睡覺不准關燈,進出宿舍樓都要站隊報數,不准出院,不准打電話,不准家人探視。堅定信仰者長期不讓人睡覺。
詳細情況:從八月初開辦,每期時間一個月左右,裏邊的學員都是來自各市、縣的法輪功堅修者,每人都有一名陪教人員。洗腦班有嚴格的「紀律」,堅定修煉者不准互相交談,晚上睡覺不准關燈,進出宿舍樓都要站隊報數,不准出院,不准打電話,不准家人探視。他們的「洗腦」步驟是先將法輪功學員送到勞教所進行初步「洗腦」,先由三名邪悟者(叛徒)包一個人進行座談,實際上就是灌輸他們邪悟的一些黑東西。有堅定信仰的或他們認為態度不好者,就進行一種難以忍受的精神折磨,他們叫「熬鷹」,逼迫大法學員放棄修煉。有一女功友熬到七天七夜時,眼前產生幻覺,被魔鑽了空子,寫了所謂「四書」,明白後痛悔不已,傷心痛哭,所有在場的人都暗自流淚。在「洗腦班」上聽到的故事:
1、有一女功友,因堅定修煉,被強行送到精神病院進行迫害。在拒絕吃藥的情況下,被綁住、強行打破壞中樞神經的針,其藥量都是加倍的。一個整月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後經家人托關係送禮才允許把人抬回家。身體剛有點恢復,就被「610」強行綁架到「洗腦班」。
2、有一大學教授(夫婦倆)都是堅修大法者,在上班時間被610綁架,二人不配合,被戴上手銬,勒上嘴,強行推上車,折磨6個多小時才拉到「洗腦班」,直到一個多月後,手上還有手銬勒痕。
3、有一男功友,在地方「洗腦班」上絕食抗議「洗腦」迫害,被反綁雙手,強行插管灌食。邪惡之徒們為防止他拔管子,睡覺也不給他鬆綁。他只好側身睡。邪惡之徒為怕膠管與食管粘連,每天要來回抽動幾次,使他痛不欲生。因受不了折磨,他撞牆反抗,頭頂撞裂,鮮血四濺,後被送醫院縫合了十一針,剛拆線,又被綁架到「洗腦班」。

案例13
受害人:姜明齋等法輪功學員
犯罪嫌疑人及單位:許波、吳昊、孔鐵柱、馬伍(叛徒、打手)、山東省勞教二所十二大隊惡人
基本犯罪事實:用拳腳、板凳、木棍往頭上、身上打,長期不讓睡覺,往臉上吐唾沫,把髒鞋往嘴裏塞等各種手段。
詳細情況:山東省勞教二所十二大隊惡警縱容那些打手對不寫「三書」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的折磨,對被非法送勞教的法輪功學員先灌輸他們那套歪理邪說,對不接受的大法弟子就用拳腳、板凳、木棍往頭上、身上打,長期不讓睡覺,往臉上吐唾沫,把髒鞋往嘴裏塞等各種手段,有的額頭被打破,身上青一塊、紫一塊,長期折磨直到寫出「三書」為止。其中青島法輪功學員姜明齋被長期嚴管,坐木板凳,受盡折磨已經1年多了。

案例14
受害人:法輪功學員
犯罪嫌疑人及單位:山東省「法制培訓中心」夥同王村勞教所;由馬隊長和羅隊長負責
基本犯罪事實:搞精神疲勞戰術,用晝夜不許大法學員睡覺、威逼、欺騙和恐嚇等手段野蠻摧殘法輪功學員,對堅定的學員,就用手銬將學員銬在床上或窗欄杆上吊著,晝夜不鬆綁。有個學員手和腳被銬在禁閉室死人床上,十多天不鬆綁。還有用面壁站立等辦法來體罰學員,有個學員醒悟後聲明作廢,被罰立面壁兩個多月。還有學員因不屈服,全身同時被電上十多根電棍,腿和胳膊上至今還留有清晰的疤痕。
詳細情況:山東省法制培訓中心是江澤民集團專為迫害法輪功學員而非法設置的省級洗腦中心,離王村勞教所很近,該中心的大部份工作人員均是從王村勞教所選派,其中洗腦辦公室的有7人,主要由馬隊長和羅隊長負責。暴徒們為了達到摧毀大法學員精神意志的目的,大搞精神疲勞戰術,用晝夜不許大法學員睡覺、威逼、欺騙和恐嚇等手段來逼迫大法學員。
洗腦中心的辦法是先將新被綁架來的大法學員強行送入王村勞教所的各大隊的班組,進行所謂的幫教。他們給每個大法學員都安排了一名陪教,24小時寸步不離地監視學員的行動。對於以絕食等方式抗議這種強制的非人道迫害的大法學員,他們強行灌食。有的被插破了鼻孔,鮮血直流,有的因反覆插管,而出現胃部感染化膿,其中有個大法學員絕食20多天,因灌食困難,而被秘密轉移到精神病院。有的學員血壓高達200mHg,仍被迫害。有個學員手和腳被銬在禁閉室死人床上,十多天不鬆綁。學員在這裏根本沒有人身自由和言論自由,這裏的隊長通過察言觀色,可以隨時隨地任意將學員重新投入勞教所,而學員卻無任何辯解的權利。同時學員不得與家人通電話,更不能與親人相見,很多大法學員被抓後,其家屬都不知道下落。有的單位不派人,便強行讓學員家屬作陪教,所以在培訓中心,隨時都可以看到夫妻相伴、兄妹相伴、父母與兒女相伴的家庭,他們為此不能照料家裏年邁的老人和幼小的孩子,使得多少個家庭妻離子散。
洗腦班上的所有費用:包括陪教人員的食宿、以及綁架大法學員時的汽車費、警察的餐費都讓學員個人承擔,還有學員被高額罰款上萬元。暴徒們就是用這種精神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截斷等一系列辦法,來對付這群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法輪功學員。

案例15
受害人:滿軍、宋玉榮、孫榮齋、孫光明、王耀東、王少清、楚立文、夏強、於宗平、張學強
犯罪嫌疑人及單位:十一大隊惡警:王新江梁俊嶺打手:周保順
基本犯罪事實:
詳細情況:2000年12月份,在王村勞教所十大隊,邪惡的叛徒周保順對青島大法弟子、60多歲的老人姜明齋使用老虎凳,它用繩子把姜明齋的腿綁住,然後在腳下墊上小凳子,無休止地折磨這位老人。寒冷的冬天,夜裏2-3點鐘對其進行毆打,幾天不讓睡覺,輪番看管,已是司空見慣。2001年1月,在十一大隊,惡警王新江、梁俊嶺等對濰坊大法弟子楚立文進行了殘酷的迫害,長期不讓睡覺,折磨得楚立文昏昏沉沉,終於在元月的一天晚上,暈倒在地上。王、梁仍不死心,對著他的耳朵大聲叫喊,不起作用,又用腳踢、用東西捅腳心、用針往身上扎。2001年元月,惡警王新江對來自濟南的大法弟子於宗平進行殘酷的迫害,長期不讓睡覺、面壁罰站和毒打。將於宗平按坐在地上,腿伸直,然後身體向前壓,頭和腳緊靠在一起,整個身體臥在地上,兩手扶住腿,幾個人按住,在上面放一張50公分高的長條茶几把人扣住,因為桌子矮,人難受要起來,頭和肩就要把茶几頂起來,他們就在茶几上面坐上幾個人壓住,旁邊也有人按住不讓動,王新江躺在連椅上,把腳放到茶几上,殘酷地折磨了於宗平一宿。在王村勞教所,惡警王新江殘酷毒打了無數次大法弟子,據我們知道,被王新江折磨的大法弟子有:張學強、王耀東、孫光明、宋玉榮、於宗平、孫榮齋、王少清、滿軍、夏強等很多人,有許多已經記不起姓名。

案例16
受害人:秋谷勞教所大法弟子
犯罪嫌疑人及單位:山東省第四勞教所即博山區秋谷村勞教所七大隊,位於秋谷街47號,
基本犯罪事實:劫持130位男性大法弟子
詳細情況:在山東省淄博市博山區秋谷村有一個專門迫害大法弟子的恐怖場所─山東省第四勞教所即博山區秋谷村勞教所七大隊,位於秋谷街47號,對外是博山區工具廠,其中以生產工具、養鴿子、磨寶石等工藝為名。在秋谷村勞教所,獄警對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採取毒打、強行洗腦、偽善軟磨等各種手段。現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約130多名,均為男性,多數是淄博市各縣市區的,少部份是外地區的大法弟子。

案例17
受害人:冷吉林等法輪功學員
犯罪嫌疑人及單位:王村勞教所(山東省第二勞教所),趙永明、鄭萬新、單業偉、張波、梁俊嶺、羅光榮、孫豐俊、王新江、李勤富、劉林、劉國偉等。
基本犯罪事實:一、肉體折磨(嚴刑拷打、電擊、吊銬)二、精神摧殘強制與欺騙學員寫「三書」(保證書、悔過書、揭批書)三、經濟迫害
詳細情況:於1999年11月開始劫持、迫害大法學員,2000年9月17日全省各地勞教所劫持的男性大法學員被統一綁架往王村勞教所集中,初期有70餘人,到2002年9月,已有1000餘人在此遭到身心摧殘。王村勞教所兩年多來對千餘名大法學員的殘酷迫害,使1/3的學員身體出現病態甚至嚴重病態,使郭加龍、張鵬、王同亮、張志、張學強、孫光明等數十位學員出現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使鄒松濤、李德善兩位大法弟子失去了生命。
1、9.20事件:2000年9月20日劉宏偉、孫連芝等學員被電擊但堅強不屈,被隔離關押迫害長達40多天。段潤來則被隔離關押長達3個多月,幾乎每天被電擊一次,且因絕食多次被插管插出血送至醫院搶救。
2、鄒松濤被迫害致死:2000年10月被綁架入所的大法學員凡不寫保證書的一律拉出去擊打並輔以其他手段虐待。鄒松濤於11月初被迫害致死。
其妻張雲鶴2001年5月散發真象資料被發現後,被迫離家出走。據可靠消息,張雲鶴於2002年2月回青島期間被綁架,此後被長期關押在青島市大山看守所,化名李燕。青島市610當局一直對綁架和關押張雲鶴的事撒謊。張雲鶴的幼女融融由張雲鶴的父親撫養。
3、對大法學員的持久性迫害
①坐硬板凳:
②不讓睡覺:
③關禁閉綜合迫害:
④雙手分開吊銬:
⑤拳打腳踢、用木板打臉部、身軀,砸腳趾等。
⑥強行灌酒:滿軍、孫龍齋、李德善等學員都曾因長期不屈服被惡警及叛徒強行灌酒摧殘身心。
⑦人格侮辱:德州學員李德善因遭熬夜、毒打、吊銬、灌水、灌酒、凌辱等非人折磨於2002年8月離開了人世。
以種種方式迫害學員的犯罪惡警有:趙永明、鄭萬新、單業偉、張波、梁俊嶺、羅光榮、孫豐俊、王新江、李勤富、劉林、劉國偉等。

案例18
受害人:法輪功學員
犯罪嫌疑人及單位:濟南女子勞教所和王村勞教所
基本犯罪事實:進行高壓「政治轉化」,不准睡覺、甚至不讓休息,身體必須保持站立,不得洗漱、不得出屋解手……強行不分晝夜地連續站了二十多天。施以電警棍等酷刑。
詳細情況:2000年初,法輪功學員被送往山東濟南女子勞教所。在勞教所,這裏的幹警採取了極其邪惡的手段欺騙、殘害煉功者,進行高壓「政治轉化」。並利用背叛真善忍的叛徒,反過來對法輪功進行攻擊和批判,書寫批判稿,大造輿論「借刀殺人」,進一步迫害大法、誣蔑大法創始人。2000年冬夜,法輪功學員因利用休息時間煉功,幹警指使的勞教犯用勞教所自行設計的一種叫做「束縛帶」的刑具捆綁手、腳,雙臂、雙腿同時分開,被分別吊在勞教犯睡覺用的雙層上下鋪的床頭、床腳四個位置上,折磨學員一整夜後,第二天令法輪功學員按時出工,但不許法輪功學員打粥、吃菜,只能吃饅頭和鹹菜。當天晚上再重新將法輪功學員吊起,且不准上廁所。逼法輪功學員寫不煉功的保證書。2001年這一年的夏天,長期忍受著邪惡無休止的污辱和折磨的法輪功學員停止出工,要求還修煉者合法的修煉權利。勞教所進行了瘋狂的鎮壓,不准睡覺、甚至不讓休息,身體必須保持站立,不得洗漱、不得出屋解手……強行不分晝夜地連續站了二十多天。由於不能睡覺,法輪功學員整個身心極度疲憊,雙腿、雙腳嚴重腫脹,導致無法穿鞋,無法行走。這期間,完全喪失良知的幹警們還給法輪功學員施以二次電警棍的酷刑,逼法輪功學員寫「反省檢查」不寫便遭拳打腳踢,並使用鞋、凳子等物毒打。時隔不久,邪惡在法輪功學員身上沒能達到她們的目的,便又出更歹毒之心,將法輪功學員送到更加邪惡的王村勞教所。

案例19
受害人:柏士花、王良愛、劉冠偉、高迎峰、安金、王偉芬、張××(姓名不詳)7名法輪功學員
犯罪嫌疑人及單位:山東萊蕪鋼鐵總廠王村勞教所
基本犯罪事實: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
詳細情況:6月18日山東萊蕪鋼鐵總廠把6月3日開辦的洗腦班裏的7名大法弟子送到王村勞教所。他們是:柏士花、王良愛、劉冠偉、高迎峰、安金、王偉芬、張××(姓名不詳)其中:柏士花4月11日被送入濟南勞教所,6月14日解回後被關押4天後又被勞教。

案例20
受害人:法輪功學員
犯罪嫌疑人及單位:山東王村女子勞教所
基本犯罪事實:野蠻折磨、侮辱法輪功學員
詳細情況:勞教所對堅貞不屈的大法弟子進行嚴格鉗制。不准互相講話,動一動嘴唇都被視為在默背師父經文而遭到呵斥、威脅甚至毒打,坐著時兩腿不許交叉,上廁所一個班一個班的輪流去,不許班與班之間的學員互相溝通。一次,有11位學員集體煉功,被管教人員帶出去挨個用電棍電,前五個電手,後六個學員電腳,有的手腳被電燒灼出了鼓鼓的大泡。同時,勞教所每天播放它們編造的誣蔑大法、誣蔑師父的錄像及《×××訪談錄》,對學員進行強制洗腦。看錄像時要求注意力集中、不准閉眼、不准低頭、不准有任何其它動作,看完後要求必須鼓掌,稍有不從者就會遭到一頓毒打和電擊。

案例21
受害人:段德道、季永師、李連勝、李長勝、潘偉友、冉祥明、商偉峰、夏斌全、趙明江
犯罪嫌疑人及單位:韓××(男所管教科科長)惡警姓名:王大勇、王雲平、張波、張德強、趙永明
基本犯罪事實:水牢、電棍折磨大法弟子(十幾根特製的電棍)等邪惡的手段迫害大法弟子並強迫弟子們超負荷勞動。
詳細情況:山東王村勞動教養所男二所和女四所是非法關押山東各地大法弟子的集中營。現在王村勞教所還在用邪惡的手段迫害大法弟子並強迫弟子們超負荷勞動。2002年10月24日,山東省第二勞教所(淄博王村勞教所)發生五名大法弟子集體衝出勞教所大門事件,在勞教系統內部引起極大震動。但由於在勞教所內長期受折磨身體極度虛弱,只跑到半山腰就被隨後追趕的惡警追上,惡警將他們強行抓回後,對他們進行了殘酷的折磨和體罰,動用電棍等酷刑逼他們悔過和寫保證,現這五人正在被嚴管中,沒有半點人身自由。勞教所對10月24日事件參與者和有關學員做出非法延長勞教期等處罰,部份名單如下:
夏斌全,延長勞教期6個月
潘偉友、劉秀軍,延期3個月
商偉峰、段得道,延期2個月
劉洪茂,延期1個月
冉祥明,東營市利津縣陳莊鎮北壩村人,警告
李長勝,蒙陰縣梁莊鎮營裏村人,處分
李連勝,東營市廣饒縣大王鎮李橋西村人,處分
趙明江,沂水縣許家湖寶全村人,處分
季永師,蒙陰縣桃墟鎮××村人,警告

2002年7月,山東冠縣大法弟子張廣寶對邪惡暴徒的迫害提出譴責,並向他們講清道理,惡警竟給他扣上威脅幹警的罪名,給張廣寶加期三個月。
2002年7月中旬,勞教所召開700多人的大會,開會期間,冠縣大法弟子趙建國站起來要給勞教所幹警提出自己的意見和想法,一句話沒說完,就被旁邊的猶大捂住嘴,光天化日之下七八個人將其按在地上毒打,然後被拖出會議禮堂進行嚴管。

案例22
受害人:豐孝語、紀席正、李文龍、李學思(蒼山縣公安局,幹警)、劉培建(煙台市海事局)、盧國玉、牛安穎、孫中華(教師)譚業文、王春生、夏斌全、張連賓(男,28)、個體業主張廣寶張長路、趙攸強(男,30,一級廚師)趙立明、鄭軍波、莊琦(男,50,山東省博興純梁採油廠特車大隊,司機)
犯罪嫌疑人及單位:山東省淄博王村勞教所惡人姓名:江寧靖緒盛劉紅東宋偉忠宋昌榮孫鳳俊
基本犯罪事實:劫持近2000名法輪功學員實行不同程度、不同形式的折磨。
詳細情況:莊琦,男,50歲,山東省博興純梁採油廠特車大隊司機。因不放棄對法輪大法的信仰,被冠以莫須有的罪名被非法強行勞教三年。於2002年上半年被劫持到山東省第二勞教所(淄博王村勞教所)。張連賓,男,28歲,山東萊蕪人,個體業主。因散發法輪功真相傳單,被非法強行勞教三年,於2002年上半年被劫持到山東省第二勞教所(淄博王村勞教所),只因拒絕寫詆毀法輪大法的所謂「思想認識」。趙攸強,男,30歲,中專文化,一級廚師,山東省泰安人。因參與向世人講清法輪功的真相而被非法勞教三年,於2001年12月被劫持到山東省第二勞教所(淄博王村勞教所)。因聲明不放棄自己的信仰而遭到惡警及猶大的殘酷迫害,都遭到惡警靖緒盛、孫鳳俊、宋偉忠、江寧、劉紅東、宋昌榮等的殘酷折磨與迫害,其中包括:採用流氓手段攻擊軟組織長期的反銬雙手、手指釘圖釘;上老虎凳、拳擊雙肋、不讓睡覺,用板凳猛擊前胸、後背……目前莊琦仍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裏遭受迫害,在最冷的天氣裏也不准穿棉衣;關在刑訊室裏秘密上刑;不讓睡覺等。趙目前仍被關在勞教所裏受迫害。註﹕因勞教所實行嚴酷的隔離制度,大法弟子之間是沒有互相接觸的自由的,吃飯、睡覺、一舉一動甚至連上廁所都在嚴密的監控之下,監控器的鏡頭就像幽靈一樣時刻對準每一個人。所以有許多大法弟子的具體情況難以了解到。他們中有的被8根電棍同時電;有的被扒光了衣服站在寒風裏;有的被「鑑定」為「精神病」後不知被送往何處;有的被毆打得大小便失禁;有的連續一週以上不准睡覺,精神處於崩潰的邊緣;有的被強迫勞動直到暈倒在地;有的被掀翻在地遭到歇斯底里的拳打腳踢;有的被剋扣口糧不讓吃飽;有的被強行灌食而把牙齒給敲掉……下面列舉一些只知道姓名地址,而具體情況不太了解的大法弟子,他們都遭受了或正在遭受著上述的或更多的不為人知的迫害。
他們是:
張廣寶,山東省冠縣人;
夏斌全,濟寧市加祥縣紙坊鎮夏庵村人;
紀席正,海洋市行村鎮庶村人;
李文龍,乳山市育黎鎮南北山村人;
鄭軍波,壽光市台頭鎮鄭家埝村人;
孫中華,山東省棗莊市師專教師;
豐孝語,威海市環翠區初村鎮馬石溝村人;
牛安穎,山東省棗莊市市中區大窪斜巷人;
譚業文,萊陽市柏林莊鎮灣兒口村人;
李學思,蒼山縣公安局幹警;
劉培建,煙台市海事局職工;
王春生,茌平縣肖莊鄉王麻子村人;
盧國玉,萊蕪市啤酒廠職工;
張長路,齊河縣晏城鎮徐坊村人;
鄭中奇,河北省威縣棗元鄉丁寨村人;
趙立明,山東壽光人;

……目前,山東省第二勞教所裏仍非法關押著近2000多名法輪功學員(男所和女所的總和),他們正遭受著不同程度、不同形式的折磨。

主要犯罪嫌疑人及單位:

第二勞教所:韓××(男所管教科科長),王大勇王雲平張波張德強趙永明
十一大隊惡警:王新江梁俊嶺打手:周保順
十二大隊惡人許波、吳昊、孔鐵柱、馬伍(叛徒、打手)、
山東省淄博市王村勞教所:畢華(所長)代劍波(勞教處處長)黃家森(副所長)少清河(政委)孫繼銀(副所長)王××(勞教處處長)王家勇(所長)肖培民(副所長)趙惠民(副所長)
一分所:所長:夏吉晶於志蒂
二分所:所長:辛秀忠,高存瑞
三分所:所長:王加永
四分所:所長:王勇張振國
山東省第二勞教所惡人、鄭萬新(大隊長)、李福勤(副大隊長)、徐隊長、劉明、劉林,趙巍、王樹新、薛迅、楊紅軍(「猶大」)單業偉、羅光榮、孫豐俊、、李勤富、、劉國偉等。
惡人姓名:江寧靖緒盛劉紅東宋偉忠宋昌榮孫鳳俊鄭萬辛、紹正華
青島市台西派出所所長:鞏國全
淄博市周村區王村鎮八三廠(山東省勞動教養所)李家玉(鎮黨委書記)、劉條剛、王家勝(鎮長)、徐偉(武裝部長)、政法委書記×××
德州華魯電廠:陳文佳、高振之(副書記)、郭良(廠長兼黨委書記),
山東淄博市博山秋溝勞教所四大隊七中隊九班。
惡人姓名:蒲先民(指導員)謝××(帶班隊長)張兆貴(大隊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