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夏寧在馬三家集中營慘遭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6月21日】看到明慧網在6月3日報導的馬三家三大隊五分隊的惡警們對大法弟子夏寧的迫害後,我們在家的功友心情感到非常沉重,並且認識到這是我們這一地區的不足,當我們的功友被邪惡迫害時,沒有將功友被迫害的情況及時在國際社會上曝光有效清除邪惡。

大法弟子夏寧,遼寧省興城市人,四十多歲,是一位樸實、善良的中年婦女,送往馬三家前體重大約是一百三、四十斤,目前在馬三家被折磨得只剩六、七十斤。

夏寧於2001年1月1日去北京向中央政府說一句真話,澄清政府中某些人和一些不負責任的相關機構對師父和大法的惡意攻擊,並告訴政府我們的師父和大法在世上沒有任何的政治目的和政治訴求,只是告訴我們煉功人,煉功能祛病健身的同時要做一個好人,以至更好的人,做一個道德高尚有利於社會、有利於人民的人,僅此而已。法輪功是一個利國利民的好功法,要求恢復師父和大法的清白,恢復煉功的自由。

然而,北京的相關部門和機構竟然不敢聽來自社會底層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善良人的一句真話,無奈夏寧只好去了天安門,向政府、向世人喊出心裏的真話「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當時的北京是「善良反被暴惡欺、廣場遍地惡鬼集」。夏寧被廣場惡警抓捕後,被分流到X派出所,派出所的惡警為了完成遣返大法弟子的任務,對不報地址、姓名的大法弟子開始使用暴力手段,它們看到夏寧不配合它們,僱用兩名身高大約在1.9米的彪形大漢(實為職業打手),先拔夏寧的頭髮,頭髮被拔掉一把,又把夏寧的棉衣強行扒掉,只剩襯衣、襯褲,摁住夏寧開始用膠皮棍、狼牙棒進行毒打,直至將夏寧的全身打成一條一條的深紫色才罷手。惡警看夏寧仍不屈服,又心生毒計,說:「你不是嘴硬嗎?我用打火機燒你的嘴看你說不說。」說完真的用打火機燒嘴,並用煙頭燙嘴的四周,夏寧用正念正視惡人,心中背師父的《洪吟》-《無存》,在火燒、煙燙中,夏寧的嘴邊起滿了大泡……。氣急敗壞的打手們,一看夏寧還不說出姓名和地址,便扒掉夏寧的棉衣,隔著襯衣往身上澆礦泉水,最後索性直接用臉盆往身上潑,全身濕透後,再用電風扇吹,一直凍了一宿。兩個打手(彪形大漢、惡警)身穿大衣仍然凍得直哆嗦。經過六天的殘酷折磨,夏寧以驚人的毅力,憑著對師父、對大法的堅信,絕食抗議,堂堂正正地闖出了魔窟。

回來後的夏寧,並沒有被邪惡的迫害所嚇倒,更加看清楚了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的邪惡。為了使更多的人明白大法被迫害的真象,清除邪惡謊言對世人的欺騙與毒害,為了更多的世人在未來的法正人間中免於被淘汰,夏寧開始向世人講清真象,揭露邪惡。在一次面對面發真象光盤給原拘留所的幹警馬威(現在收容所)的老丈人時,被馬威惡意舉報,於2001年4月中旬被城東派出所送往馬三家集中營進行更加殘酷的迫害。

在臭名昭著的馬三家集中營,夏寧依舊沒有放棄自己的信仰。在一次煉功時被惡警看見,它們竟喪心病狂地將夏寧捆在死人床(鐵床)上長達八個月之久,現在又被關進小號。在馬三家各種各樣的酷刑折磨下,夏寧原先一百三、四十斤的體重急速下降,現僅剩六、七十斤,而且迫害還在繼續。

在夏寧被非法關押馬三家教養院期間,夏寧原本年邁體弱多病的父母,因女兒被非法關押,精神遭受巨大的打擊,又因日夜思念女兒而相繼去世。就是這樣邪惡的馬三家竟喪盡天良也不讓夏寧回家和父母見上最後一面。

世人啊,請您想想,誰沒有父母,誰沒有兒女!又有誰願意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您也許會說,幹嘛那麼傻呢?其實我們並不傻,大法弟子正是用他們承受的苦難喚醒您沉睡的正義和良知,沒有我們的真,您就不會看到江氏流氓集團的假,沒有我們的善,就不會映射出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的惡,沒有我們的忍,就不會暴露出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的暴。

江澤民的政治流氓集團無論在甚麼場合,打著所謂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著「春風化雨」的思想教育的偽善畫皮,都是在掩蓋著它的邪惡本質,那就是對大法弟子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和「打死算自殺,打死白打死」的邪惡命令。這裏舉一個不恰當的例子,過去的小偷人們都恨他,是過街的老鼠人人喊打,而現在的小偷是人們都怕他,看見行竊也裝著沒看見,怕攤事。人人都在滋養和縱容他,試問,當有一天小偷將您的救命錢偷去的時候,您會怎樣呢?其實江澤民的本質就像那個人見人恨的小偷一樣,今天迫害法輪功,明天就會迫害您,善良的人們啊!請您認真的想一想。

附迫害大法弟子的相關責任人電話:
興城市關愛委員會(實為610改名):0429-5130621
興城市政法委:副書記,手機:13942915342,辦電:0429-5152404,宅電:0429-5154972
城東派出所電話:0429-5153306
興城市拘留所:0429-5153336
郵編:125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