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三家勞教所酷刑:兩寸長鋼針扎身體 長時間罰蹲致腓神經嚴重拉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4月29日】99年7.20,法輪功被江氏邪惡集團瘋狂鎮壓,到處非法抓捕大法弟子。我們這些大法的受益者,決定依法進京上訪,向政府反映一下學煉大法後身心受益的真實情況,希望政府能為百姓做主。我和十幾個同修騎自行車向京進發,由於各個道口設卡,由警車巡邏、攔截,最終被警車在半路截回,沒收自行車,被當地公安帶回。在公安局的會議室裏已站滿了同修,警察逼著罰站、看污衊大法的錄像,一直到下午,才讓各個派出所接回,逼迫寫保證,又派人到我家沒收了大法書籍。

2000年10月我再次去北京,在信訪辦門口被抓回,拘留23天後在拒絕簽字的情況下,被非法勞教2年,關進馬三家教養院。

剛到馬三家,警察就派人把我們帶的行李、衣服等統統翻了一遍。隨後獄警隊長就拿了一本誣蔑大法的書讓我看,我說:「這裏邊的內容全是假的,我不看。」惡警隊長說:「你要不看就對你不客氣。」還讓4、5個人圍著我灌輸她們那一套荒唐的東西,我不聽,還跟她們講在外面的法輪功學員是怎樣轟轟烈烈的證實大法的情景。隊長邱某見我態度堅決,就兇狠地逼我蹲牆角。我剛到馬三家就遭到了邪惡迫害,每天長達20個小時的罰蹲,一天只睡2個多小時的覺,蹲得我兩眼昏花,身體發麻,根本吃不下多少飯(因吃飯也得蹲著吃)。教養院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強制洗腦,逼看那些污衊栽贓法輪功的各種音像、書報,24小時嚴密監控,不許大法弟子之間互相交談,進行肉體和精神摧殘。我蹲得腿疼、心疼、全身痛,就坐在地上,惡警隊長就指使幾個惡徒對我恐嚇,有人架著我的胳膊往起抻,有人按著我的腿往下壓,連踢帶打。

同在一室的一同修,因堅修大法遭到惡徒慘無人道的迫害,惡警隊長唆使幾個惡徒毒打她,把一根很長的電棍插在嘴裏電她,電得滿嘴都是大泡,說話吃飯都困難。頭也被打破了,臉腫起來,連眼睛都快封上了,流了滿身的血。惡徒還不罷休,騎在她身上毆打、摁著頭,拿一根兩寸長的鋼針在她的手心、腳心及身體各個部位亂刺。這位同修發出淒慘的叫聲,令人不寒而慄。因學法不深,在進所的第七天晚上,我在這種精神摧殘與肉體折磨下違心地寫了「轉化書」[已發表嚴正聲明作廢]。

由於每天長達20小時的體罰,僅七天時間我人體重減輕了30多斤,腿也蹲壞了,走路困難抬不了腳,愛摔跤,小腿也蹲壞了,摸上去麻麻的沒有感覺,走起路來像「半身不遂」。丈夫來看我,要求回家治療,惡警隊長不批准。最後在家人的壓力下,因馬三家醫院診斷不了,警察只得帶我到市裏的大醫院檢查,做了肌腱圖,醫生(專家教授)看圖後說:「腓神經嚴重拉傷。每天都得針灸、按摩、電療,可是也很難恢復。」惡警隊長就把我帶回教養院。她們都說我的腿很難恢復,扎針沒有感覺。七個月後,惡警才放我「院外執行」。

我回到家繼續學法煉功,身體恢復了正常。不久,我寫了嚴正聲明:在馬三家高壓下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材料全部作廢,重新跟上正法進程。郵回了馬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