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三家集中營長時間吊銬大法弟子 受害者上半身麻木,肌肉萎縮,近於癱瘓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5月13日】邪惡的610辦公室對全國勞教所和監獄下達指令:對所有堅修大法的法輪功弟子進行不擇手段的強制洗腦,自2002年11月13日開始,馬三家勞教所開始了大規模酷刑殘害,對200多名堅定的大法弟子下毒手。12月8日,從遼寧省各地調來很多男惡警,專門在小號和單間裏,手持高壓電棍,4個包夾迫害一個大法弟子。

馬三家惡警歹毒至極,持續不讓堅定信仰的法輪功學員睡覺,並把酷刑折磨分五步進行,每個步驟持續5到9天:
1, 每個大法弟子蹲在30釐米的地磚之內,不許動。前面兩個邪惡叛徒不停地說胡話,後面兩個叛徒毒打。
2, 七八個叛徒把大法弟子的腿用繩子綁住,雙盤打坐;雙手擰到身後,銬上手銬;然後叛徒在大法弟子的身上腿上用腳拼命跺,踩。
3, 接著強行不讓上廁所,很多大法弟子忍不住在褲子裏大小便。
4, 再加上不讓吃飯,不給水喝。
5, 用六七斤重的鐵手銬銬在欄杆或暖氣等地,站不起來蹲不下去。有的被燙出大泡,磨出血。或者吊銬,40分鐘後,全身的重量壓在手腕上,手腕卡出大血泡,手臂青腫,神經被壓迫,疼痛難忍。惡人不讓大法弟子身體活動,就把全身都綁住固定。長時間吊銬後,大法弟子們的上半身麻木,肌肉萎縮,幾乎近於癱瘓,生活很難自理。惡警們自己說,這樣的情況,身體需要一年半才能恢復正常。

馬三家第二勞教所為欺騙國際正義組織的檢查,更名為「遼寧省思想教育學校」,卻內設將近20個小號,20多個單間,專門用來對大法弟子上酷刑。小號設在綜合樓的三樓,食堂上面;每個小號裏面有專門鑄造的鐵模型,類似老虎凳,坐上去之後整個身體四肢全部被鐵模型固定,不能移動,手腳平貼在鐵板上。

此次迫害中,以下只是冰山一角:

宋秀婷,31歲,遼寧鐵嶺人。被連續47天不讓睡覺;吊銬20多天。在此次迫害前,宋秀婷長期受到惡警和叛徒的毒打折磨,最少被打昏死8次。這是她第二次被綁架進馬三家。

魏利明,42歲,遼寧丹東人。被連續31天不讓睡覺;關一個月小號;做了15天老虎凳;零下十幾度,寒風呼嘯,惡警把窗戶全部打開,不讓她穿棉衣棉褲。魏利明的手指與手指甲被凍壞,失去知覺。期間經常被男惡警與叛徒電擊和毒打。

王文娟,32歲,遼寧錦州人。11月前就已經長達半年沒有讓睡覺了,每日被罰蹲,毒打。頭髮被拔去幾大塊,露出頭皮。腳趾早已失去知覺,走路不穩。

王寶芹,40歲,遼寧凌海人。15天不讓睡覺,因長達三年的折磨,身體極度虛弱,後昏倒在樓梯上,此後一直病倒在床。惡警才暫停折磨。

李錦秋,54歲,遼寧凌海人。七天不讓睡覺。

耿麗娟,22天不讓睡覺,毒打。

景翠珍,51歲,錦州人。七天不讓睡覺,每日被十多個叛徒圍攻毒打,渾身黑紫,後昏死過去,多日昏迷不醒。

孫晏,55歲,遼寧葫蘆島人。11天不讓睡覺。拇指被惡警戴玉紅打骨折,胸部打壞,內臟嚴重受損,耳朵聽力急劇下降,四肢無力,行走必須攙扶。

夏寧,55歲,遼寧葫蘆島人。2001年6月被非法勞教,至今一直受到最嚴酷的折磨。夏寧對大法的信念堅不可摧,每天堂堂正正背誦大法,發正念。口腔被惡警張豔裏外摳壞了,不是勒上繩子就是用膠帶緊緊纏上。夏寧從2001年12月到現在,一直被關在單獨的小號,惡人們用各種歹毒的方式迫害。叛徒們把夏寧的衣服扒光毒打,整天凍著,嘴裏塞進骯髒的婦女衛生巾,嚴冬時故意敞開門窗,夏寧幾次被凍昏。由於長期被鎖進鐵老虎凳,夏寧的臀部已經爛了,隱約能看見骨頭。體重由160斤下降到不滿70斤。

徐小紅,33歲,遼寧大連人。惡警把她扔到漆黑一片的小黑屋裏,讓幾個男犯人看著她。

王樹霞,長期被關在小號,鎖進鐵椅子。腳腕全部潰爛。捆綁她的繩子深深的勒進肉裏。

惡 警:
戴玉紅,原三大隊四分隊隊長,極其邪惡,親自動手毒打每一位分進隊裏的法輪功學員。
李靜,三大隊大隊長
張華,張環,方玉華

叛 徒:
趙詠華,遼寧錦州人。背叛信仰後,留在馬三家,每月領取工資。每天早七點至下午四點,專門洗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