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法、證實法、受迫害、去而復歸的經歷


【明慧網2003年5月26日】我1999年7月20日得法。我是看了妻子學得挺好,以前她氣管炎、肺氣腫、胰腺炎多種病,通過學法煉功,師父給她清理身體,把病都清理掉了。輔導員說:「你看你妻子學得多好,你也學吧。」我說好,我就開始學法煉功。後來,師父又給我清理身體,使我得到受益。聽說不讓煉功學法,我說:「師父叫人向善做一個好人都不行嗎?不行,我們還照師父說的去做,我們還要學法煉功,證實大法。」

之後學員們悟到該到北京證實大法,還師父一個清白!我們不久去天安門,去了4、5個人到了之後,我們幾個人走散了。我膽子小,一看他們都沒了,我就拿不定主意。我在路邊看到了我妻子被惡警抓走,心就跳起來了,這怎麼辦?我想還是找原路回家,可是走了好長時間沒有找到回家的路,走來走去,被一個便衣問住,他把我的包打開了翻了幾遍也沒翻到甚麼,他說把你的身份證拿來看看,我說忘帶了,他又開始搜我身上,把我帶的300元錢搜出了,可是我身上還有一條橫幅放在腰上,上邊寫著「法輪大法好」沒被便衣搜到,後來他讓我到公安局去,我不去,他非讓我去,我就跟著走,走到一個廣場,他說你在這等著,我買盒香煙,就回來。我就在門口等著,等了好長時間,沒出來,我就走了。

我繼續找車站,我走在一個大橋底下,一些人在買水果,我就問了一個大哥,說這有沒有到我家鄉的火車,他說到全國各地的都有。不一會一個大姨走過來了,說小伙子,你來幹甚麼來了?我說到北京旅遊來了,她說你不是,你是學法輪功的。我說是的。她說:那走吧,我也是。我們一邊走一邊談,一直談到一家門口。進去一看,這有很多的大法弟子,我可高興了,我就和大法弟子一起學法煉功,3、4天以後,我們屋子的大法弟子越來越多,我們一起去了天安門廣場,有些大法弟子去了之後就被惡警抓走,在這時我開始打橫幅,沒等打開橫幅,就被兩個惡警抓住,就往警車裏推,就在這時我大喊「法輪大法好」,他就把我推進車門裏,把我們拉到公安局,就審問我們是從哪來的。我們說是宇宙來的,他們就打我們,之後把我們送到分局。惡警繼續問我們是從哪來的,我們說從宇宙來的。惡警又罵又恨,於是把我們幾個分開了逐個審,我就說了所在城市,之後惡警打電話給駐京辦事處,叫來領人。後來駐京辦事處一個處長去說你們來收穫不少。我說是啊,我們來是證實大法,是收穫不少。那個辦事處長氣得大罵起來,不一會他就走了。第二天鎮上派警察來領我,將我送到市看守所。

在看守所裏被強迫幹活,寫保證,我說我不會寫,惡警找了一個犯人給我寫了一份保證書。在看守所裏住了一個多月,3月3日,把我們放出來,又把我們送到拘留所,又在拘留所住了半個月,正好江澤民這個政治流氓集團搞自焚事件,加害我們法輪功頭上,又把我們送到黨校洗腦,強制看誣蔑師父、大法的電視,又關了45天。後來惡警叫我家人拿2500元錢去領人,我家人借了2500元錢拿去,才把我領回家。

2002年5月份在山裏澆小麥,惡警又把我和妻子二人抓到派出所,說有人舉報在家煉法輪功,把我們二人送到610洗腦班,我們又寫了「保證書」,鎮上派人看守,一天30元錢,結果我們又在裏面關了7、8天,又向我們勒索490元錢。我們二人在洗腦班期間,因為孩子想爸爸媽媽,叫姥姥領他看望我們,在半路上出了車禍,這一切都是江XX集團迫害造成的,但之後為了躲避壓力,我錯誤地放下了修煉

在2003年1月份,功友好心提醒我,我就下決心寫了嚴正聲明,強化洗腦一律作廢,從此我又走上了修煉的路。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