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酷迫害再也動搖不了我走真理之路的決心

【明慧網2003年3月2日】哪個人不熱愛自己的祖國?哪個母親不愛自己的孩子?又有哪個善良的人不希望自己的祖國繁榮、富強?母親安康?可是就在我熱愛的那片國土裏,99年7月20日,一聲霹靂,當權小人開始迫害法輪功,並散布捏造的假相和不成立的謊言。大法弟子懷著善念,帶著真誠,千里迢迢進京上訪,履行憲法賦予公民的合法權利,告訴政府:「我們修的是佛家正法,信仰的是真善忍」。可得到的回答是被抓人、打人、拘留、罰款、開除公職、抄家、甚至勞教、判刑。我們想不通,我們做錯甚麼了?我們每個人仔細思考自己走過的修煉路,得出的結論是--師父無條件的給修煉者淨化身體,告訴我們按「真善忍」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更更好的人,並且從本質上改變修煉者的身心,沒有錯。我們用自己健康的身心回報家庭、社會,給祖國節省巨額醫藥費,使社會道德回升,這也是有目共睹的,這時我明白了,歷史上為甚麼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今天,做為一名大法的一粒子,決不能讓歷史的悲劇重演。我要用生命護法,告訴世人真相:大法是正確的,師父是清白的,善惡必報是真理。可是惡人利用手中的權力,把這些只為做好人的人非法關押、勞教、判刑。定性不斷升級,一時全國上下陰雲密布,我衝破層層封鎖,來到北京,想反映我修煉法輪功的真實情況。

北京城到處是警察、警車,到哪都有人盤問:「是不是煉法輪功的」?只要說:「是」,就被塞到車裏拉走了,押回當地關押,再要堅持說:「好、或煉「,就被勞教、判刑。我也不例外,在看守所呆了一個月多被送勞教。在這一過程中,警察還打罵我們。我想不通:不是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嗎?警察為甚麼打人呢?而且打的是只為說句公道話的好人,難道執法機關就不受法律的制約嗎?就可以為所欲為嗎?這就是平等嗎?中國有悠久的歷史,有著文明古國之稱,這些張嘴就罵人,抬手就打人,是不是也是傳統美德呢?不是天天講人權嗎?最起碼的說話的權利都沒有,何談人權?這時我明白了,這就是賊人膽虛吧!不然為甚麼怕我們上訪?怕我們說大法好呢?為甚麼我們這麼多年在大法中修煉,通過理論與實踐得出的結論不能說,非得按他們那子虛烏有的謊言去欺騙世人呢?謊言不攻自破。

在勞教所裏,由於我不認罪,堅持信仰真、善、忍,遭到非人的待遇,仿佛身居魔窟一般。每天被強行洗腦,叫罵聲,刺耳的電棍聲,還有學員被折磨時的慘叫聲……不堪入耳。就這樣在巨難中,我又聽信了邪惡的謊言,走向了邪悟,慢慢正念淡了,由於長時間不看書學法,加上外在的壓力,心智迷失得越來越深,還說服別人決裂。雖然老師多次點悟,也沒有明白過來。自己的背叛,換取了提前的釋放。回家後,同修冒著被抓的危險給我送來一本經文,開始我還固守自己變異思想,後來我衝破思想障礙看師父在國外講法,大法的威力在我身上體現,我被師父的慈悲感動,淚流不止,痛不欲生,我怎麼辦?我不配做師父的弟子,辜負了師父的慈悲苦度。那幾天,我真感到生不如死。這時師父又一次啟悟了我,讓我想起師父的講法,一個人修到一定層次心性上不去,回家拜佛,求幫他解決解決困難……最後把佛像也摔了,心性掉下去了,當她明白時重新修煉,很快又返回到她原來的境界。這樣我又振作起來,決心已下,可是沉睡已久、剛剛甦醒的我還沒來得及看書、學法,又被抓進去了,原因抄家時有一本經文。

師父說:「打擊善的一定是邪惡的。」(《理性》)我暗下決心,告誡自己,錯了一次,不能再錯第二次了,無論邪惡「好言」相勸,還是魔性大發,都動搖不了我走真理之路的決心,無論形勢怎麼惡劣,我決心不再向邪惡屈服,哪怕付出生命,我醒了,徹底看清了邪惡的用意,我站起來了,通過這次跌倒,我成熟了許多,好像任何外在壓力,任何邪的力量都帶動不了我歸正了的心。在看守所裏我每天堅持發正念,背法,法的威力又一次在我身上體現,以前背過的經文又都記起來了。是慈悲的師父,沒有丟下我,又給了我重新做好人的機會。有時想起分離已久剛剛團聚的孩子和丈夫,心裏難免有些酸楚,看著孩子沒有媽時的樣子,孤獨、無助,消瘦的臉龐。我對自己說,一定要走好。想想丈夫一年來頭髮白了許多,眼裏流露出不解和無奈,我對自己說,一定要走好,想想自己曾經許下的誓言,我對自己說,一定要走好。想想急盼得救的眾生我對自己說,一定要走好。就在剛回勞教所那天,辦理完手續之後,大隊長找我問話,讓我「決裂」。我當然不屈服,她就狠狠打我耳光,用皮鞋狠狠地踢我大腿(事後我發現被踢的地方像黑茄子一樣,一個月後才下去)。她打人時像失了控似的,跟魔鬼沒有甚麼兩樣。我看她已經沒有了理智,就鄭重地告訴她:「打死我也不決裂,強制改變不了人心」。話一出口,她像洩了氣的皮球,癟了。然後說了一些偽善的話,讓我走了。在那以後,我從不「認罪」,拒絕加期簽字(在這裏只要不決裂都得扣除30分,實際上是待一個月加一個月),我也不承認自己是勞教人員。

每前進一步都衝出後天形成的變異觀念,才能顯露出自己純真的本性,外在的阻力也就不攻自破了。因為我們周圍的一切都是因為我們內心的改變而改變著,放下一切的時候,一切也都平坦了。並且跟管教嚴明:我的生命是大法造就的,只要生命存在一天就為證實大法、弘揚大法而存在一天,其他一切不能證實大法的事一概不做,就走一個大法弟子應該走的路。所以一旦有機會就去幫助那些邪悟的人,開啟他們的正念,破除他們的執著,不給邪惡一點可以迫害的藉口。

我所在的中隊是全所二進宮大隊(這裏刑事犯都是進來兩次以上的),這裏的管教員都是所裏選的最有「力度」的,那整人的招也是一絕。在這裏我們飽嘗了那非人的待遇,飽嘗孤獨、寂寞(不決裂不准說話,眼神都受限制),也目睹了邪惡的變態嘴臉,思想沒有一絲善念,髒話不堪入耳,謊話連篇。儘管每次談話我們都在啟悟他們的善念,儘管每次寫思想彙報我們都把法理告訴它們,儘管每次被打、被電時我們都告訴它們這樣做對你們不好,可是無濟於事。它們所幹的一切都將成為自己毀滅自己的罪證。為達到它們為私的目的,為滿足幹壞事的慾望,它們完全沒有了人性,被邪惡舊勢力操控著。這是它們自己選擇的。

師父說:「任何一個生命都跑不出去正法這件事情,誰都跑不掉,天體大穹中的一切都在其中。」(《北美巡迴講法》)不論邪惡怎麼猖獗,也只是暫時的表現而已。我們呼籲全世界善良的人們都來抵制江氏犯罪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不能讓它們的罪惡行徑再延續下去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