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師父洪大的寬容


【明慧網2003年2月19日】我是重慶市郊區法輪功學員,61歲,沒有文化。我是99年元月開始學法的。通過學法煉功,我滿身多年的病症都沒有了。如折磨我最厲害的頸椎病、胸椎病和腰椎病在很短的時間就不翼而飛了。還有其它的疾病也沒有了。正在這時,中共江氏集團卻因為妒忌而開始了對法輪大法的瘋狂鎮壓。我剛才得法幾個月,真是百思不得其解,這麼好的大法,怎麼能讓邪惡之徒迫害呢?我又怎麼能沒有大法呢?

從此以後,我便來回穿梭於鄉間的路上,為同修們接送資料。可是因我沒有文化,又忙於幹事,所以就放鬆了學法,2001年8月,當邪惡大肆抓捕大法學員時心中似乎起了怕心,為了不想讓邪惡之徒抓捕,我決定到我兒女們打工處去躲一下。結果到了兒子那裏,兒子不讓煉,反對。到女兒那裏,女兒也不讓煉。由於得法時間短、悟性低,這樣我就不自覺的放棄了修煉。時隔不久,身體便出現了異常,經醫生檢查闌尾炎而開刀住院,事後,我痛定思痛,這樣做我對得起慈悲的師父嗎?也對不起我自己呀!師父為我做了那麼多,我怎麼就對大法產生懷疑呢?萬劫難逢的大法,我怎麼就在迫害與魔難中丟棄了呢?師父說:「所以我告訴大家,不要因為得之於易而失之於易。」(《轉法輪》)我不能放棄修煉呀。

就在這幾天夜裏,我在睡夢中都在喊:「我要修煉,我要修煉。」直至把我從夢中喊醒,臉上已兩淚縱橫,我便又回到修煉的路上來了。2002年10月份,我左腋下長出了一個包來,由於常人心過重,內心又產生是病並寄希望於常人的心理狀態。到醫院看,醫生說是瘤子,要我到縣醫院照B超。我上了車坐好後,車不走,反轉了兩圈拉客。結果來了一個同修,同修知道此事後,嚴肅果斷地開導我,一直談到縣城下車後才分開。我徘徊於縣城,最後決定回家。

回家後,那位同修又找了兩位同修來我家切磋。事後,由於我心性的提高,幾天後那個包就不翼而飛了。自己從此事也認識到了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的「心性多高,功多高」的更深的涵義。我非常慚愧,師父對我一個未能精進的弟子如此地三番五次的寬容,帶給我的是紅光滿面、堅實的身體,我怎麼能不更加精進呢?我堅決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就走師父給我安排的路,而在這最後的路上走好修煉中的每一步。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