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三家集中營野蠻洗腦的受害者重回修煉之路


【明慧網2003年3月20日】我現年39歲,是一名醫生。自1994年底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按照「真善忍」的要求不斷提高自己的道德水準,身心得到淨化,思想境界也在不斷提高,同時也親身體悟到了此功法的博大精深。幾千萬人的修煉實踐證實修煉法輪大法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因此喜愛法輪功的人也越來越多。

但風雲突變,1999年7月20日開始,由於中國大陸執政者的變態妒忌,利用手中的權力,開始了對法輪功鋪天蓋地的打壓,大肆誹謗、誣蔑法輪功創始人,對法輪功修煉者進行慘無人道的迫害,手段極其邪惡。我也是千千萬萬個受江××操縱的流氓集團迫害的法輪功修煉者之一。

1999年7月20日晨,一群公安人員奉上級命令闖入我家,將我的丈夫帶走,關押在大連看守所3個多月,期間他身心受到極大傷害。我也於8月末被公安人員從單位帶走,非法關押在大連看守所1個多月。

2000年初又因早晨5點左右我與丈夫在附近公園煉功被當地派出所強制送往看守所半個月。又因當年到國務院信訪處送上訪信,反映修煉法輪大法的真實情況,被判勞動教養1年半,送馬三家勞動教養所。

在馬三家教養院,我丈夫和其他男法輪功學員被強制參加超體力負荷的勞動,並由男勞教人員看管,動輒非打即罵,有很多學員被打傷。我丈夫因體力不支暈倒後,男管教上前又踢又踹,當看到他不省人事時,才送往勞教醫院,搶救數小時後才得以還生。我被關進馬三家教養院女所,在那裏被強制洗腦。開始自己沒有聽信它們騙人的鬼話,堅持自己對「真善忍」的信仰,管教就責令一名吸毒女勞教對我們進行體罰。在其他人收工入睡後,我們這些堅定的學員就被罰蹲,從晚9點一直蹲到下半夜2點,一連幾天都是如此。在此期間,還利用其它各種手段,對學員進行身心摧殘,如電棍電,棒子打,吊銬蹲小號等,只要不妥協就用各種辦法迫害你。

在整天滿眼、滿耳看到聽到那些誹謗、誣蔑大法的宣傳,身受如此高壓迫害下,我也一時被迷惑,輕信了謠言,被迫放棄了修煉。後自己因患肺結核,保外就醫,直至解教。

脫離那種邪惡迫害的環境後,經過一年的冷靜思考,回顧自己親身修煉法輪大法的歷程,以及內心境界的昇華,這些都與造謠媒體宣傳的大相徑庭,大家都在做好人,在做世界上最好的人,超越常人的好人,你還說邪,還想「轉化」,這往哪兒轉哪?在我知道了電視、廣播報紙所宣傳的事實真相後,真是有一種被欺騙的恥辱感,它們真是無恥到了這種程度!如果不是自己親身經歷了這一切,還真不敢相信這是事實。我為自己被邪惡欺騙而曾放棄自己一生中最珍貴的信仰痛悔萬分。明白了事實真相的我同其他曾一度接受洗腦的法輪功學員一樣又重新走上了修煉法輪大法的路。

去年4月23日在單位勞累一天,我剛準備下班,就被當地派出所三名幹警強制帶到派出所,又追問煉不煉法輪功,我沒有回答他們的問題。它們便帶人闖入我家非法抄家,抄出幾年前法輪功在國內洪傳時《轉法輪》書供不應求,自己手抄的《轉法輪》,這就成了它們迫害的藉口,又把我關押在大連看守所。一個月後,再一次劫持到馬三家勞動企圖勞教兩年,因當時檢查身體肺結核未痊癒才得以返回家,現一直在家未能正常工作。這次和我同時被關押在看守所的法輪大法弟子大都是從單位和家中被騙或被強制帶到派出所,抄家後進行非法拘留,像這樣的事情在中國大陸頻頻出現,各地均是如此。

不能讓邪惡的當權者再繼續迫害這些善良的人了,希望了解真相的各界人士,能伸張正義,維護人類的道德和善良的本性,採取切實有效的措施制止這場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大法弟子的迫害。這不單是對法輪大法弟子的迫害,這是對全人類的迫害,因為修煉法輪大法能使人心歸正,重德行善,能使人類走向美好的未來。

打擊善的,一定是惡的,不能讓邪惡再猖狂下去了,為了人類美好的未來,結束這場邪惡的迫害吧!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