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那些「摔倒了仍未爬起來」的同修們


【明慧網2003年4月1日】我是97年得法修煉的,修煉至今已經6年了。回顧走過的路,坎坎坷坷,風風雨雨。魔難的考驗中也是剜心透骨。但是,憑著自己對大法那顆堅定不變的心,我闖過了一關又一關。

2000年我去北京證實大法,被判刑入獄。在獄中,我依然堅持正念正行,不順從邪惡的一切安排。向犯人洪法,向獄警講清真相。2002年,江犯對法輪功迫害升級,對獄中大法弟子的迫害手段令人髮指。百般折磨下,我思想一時疏忽,正念不足,放鬆了自己,被邪惡鑽了空子。在閃光的道路上留下了污點。給大法造成無可挽回的損失。

回到家裏,面對師父的大法,內心的痛悔無法表達。千萬年的等待啊!師父從地獄裏把我撈起,將我洗淨,替我贖了天大的罪,在佛恩浩蕩中把我置於大法中熔煉……我修的是宇宙大法啊,佛在度我啊!

我感到自己的心在淌血,手在顫抖。我不能原諒我自己!我不配做師父的弟子!也不配再修這部大法!更無法面對我的同修。悲觀、負罪、自責、失望、眼淚……

感謝同修們一次次的關心,鼓勵和幫助使我重新捧起了大法的經書!偉大師尊的浩蕩佛恩溶化了我那顆內疚、絕望而凝結的心!我明白了時間的緊迫和自己的責任,因為我的生命不屬於我自己。我「踏著真理如意而來」,肩負著無量眾生的無限希望。我的生命是大法造就的。我的生命屬於師父,屬於大法。為了眾生,我不能這樣悲觀下去,我要站起來,不再讓我的眾生失望!

師父說,「就說我們前一段時間不出來的學員,或者是做得不好的學員……我說了,摔了跟頭爬起來繼續走,師父不放棄你,你也不能夠失去信心,機會還有,反正我要度成你,你還沒有信心嗎?」「沒做好不要緊的,那就下次把它做好,找找原因在哪裏。你們在修煉中有一個突出的表現,就是甚麼事沒做好完了事之後在那兒光顧後悔,不知道重新再做。你後悔多了又是在執著。做錯了,看哪裏錯了,知道了,下次做好它,重新做。跌個跟頭老在那兒趴著,(眾笑)不起來不行。」「我不喜歡你們自責,一點用都沒有。我還是那句話,摔倒了別趴著,趕快起來!」(《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解法》)

師尊的慈悲給了我極大的鼓勵,深深懂得,魔難中我雖然沒有走好這一步,但那是邪惡的迫害造成的,是舊的邪惡勢力安排的!而師父是不承認的。我們把它糾正過來,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我如果這樣消極悲觀下去,那不正好順從了舊勢力的安排了嗎?那不正好是它們要達到的目的嗎?!

師父說,「在常人社會中受了迫害也好,受到了壓力也好,難免常人之心起作用,所以會表露出一些常人的想法來,但是不要把它想得過重。正法弟子啊,這場迫害都走到這一步了,大法已經在正法中走到這一步了,我們還怕甚麼?你們不是已經看清了你們的未來嗎?所以對於這些邪惡來講,對於它們的安排來講,你們只要正念足就能否定它、排斥它,使它不起作用。」(《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那麼作為學員來講,在這場魔難中能夠做到不承認舊勢力安排的你就能走過來。那些沒做好的,實質上你不是在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嗎?承認了你不就好像是它們一夥的嗎?迫害中由於你做得不好,也給學員內部造成了不穩定與迫害的加劇,你不也在推波助流、幫助邪惡嗎?否定它們,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解法》)

師父的法我越學越明。師父慈悲弟子,給弟子重新改過的機會,重新做好的機會。我決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我是師尊的弟子,修的是宇宙大法,我的一切由大法師父來管。邪惡不配考驗大法弟子,更不允許這種邪惡的存在!我要用正念鏟除邪惡強加於我的迫害,徹底否定舊的邪惡勢力迫害我所做的一切!我反覆認真學法,找回自己,正念除惡。同時,我在明慧網上發表「嚴正聲明」,宣布99年7.20以後所有在邪惡迫害下簽過的字,寫過的所謂「悔過」,「揭批」,「保證」之類的材料全部徹底作廢!而且我要勇猛精進,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在反迫害中走出人來。同時我已向有關部門聲明我的態度:法輪大法我要堅修到底。

同修們,在我寫這篇心得體會的時候,我已經回到了「閃光的道路」上,匯入滾滾的助師正法的洪流之中。然而,在我邁開大步向前走的時候,我還忘不掉那些「摔倒了仍未爬起來」的同修們,因為我們是一個整體!我們絕不能忘掉你們!今天,我把我的心得體會寫出來,就是想讓這些同修從中借鑑,希望能幫助你們爬起來,重新走進正法修煉中來。同時,把我看到的同修中存在的問題寫出來,修煉中,正念把它們糾正過來,儘快提高上來。

問題之一是,個別學員以所謂「不參與政治」,「以法為師」,「做好人」等為藉口,只學法、煉功而不走出來證實法。認為走出去證實法就得被抓,被判,常人社會不理解,弄不好還能掉下去,還不如不出去,既安全又沒損失,家裏人還不反對,常人還不攻擊。我認為,這部份學員對正法的意義和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所肩負的使命還不清楚。

師父說:「……當大法要圓滿你時卻不能從人中走出來,在邪惡迫害大法時你卻不能站出來證實大法。這些只想從大法中得到好處、卻不想為大法付出的,在神的眼裏看,這些人是最不好的生命。」(師父經文《建議》)

從做人的角度講,這種人也是很尖滑的,只求索取而不講付出。而從修煉的角度講,是一種強烈的保護自己的為私觀念造成的。與修煉人的要求相差甚遠。而且從大法中找藉口來維護自己不受損失這更是大法所不容許的。

最最關鍵的是,大法弟子證實大法,向世人講清真相,是在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與責任,是師父對大法弟子的要求,是正法修煉的需要,是大法修煉者的慈悲!而絕不是甚麼參與政治!那些被欺世謊言所矇騙的人,你不給他講清大法的真相,不消除他對大法的抵觸思想,在法正人間時,在大法的衡定中,等待他們的不就是被淘汰嗎?人都要死了,你不去救他,你要「做好人」,好在哪兒?善在哪兒?好與不好是法來衡定的,不是常人衡定的!而且我們是正法時期大法修煉者,同歷史上任何一個時期的修煉都不同。

師父說:「作為一個大法弟子,大家知道這和歷史上任何一次修煉都不一樣,是前所未有的。為甚麼呢?因為你們是大法弟子,在歷史上任何一種修煉都是單純地為了個人的提高和個人的圓滿,而你們不是。……你們要維護法,你們要證實法,在法遭到迫害的情況下你們如何地去揭露那些邪惡,更好地圓容大法,這是你們應該做的。」(《《導航》-在2001年加拿大法會上講法》)

師父說,「如果你們到現在還不清楚正法弟子是甚麼,就不能在當前的魔難中走出來,就會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帶動而邪悟。師父一直很痛心那些掉下去的人,多數是被此心帶動而毀掉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師父說,「大法弟子偉大是因為你們與師父正法時期同在、能維護大法。如果自己的所為已不配是大法弟子時,那麼大家想一想,在這開天闢地都沒有過的慈悲與佛恩浩蕩下,如果還做不好,怎麼會還有下一次機會呢?修煉與正法是嚴肅的,能不能珍惜這段時間,其實就是能不能對自己負責。這段時間不會長,卻能錘煉出不同層次的偉大覺者、佛、道、神以至不同層次的主的威德,也能使一個放鬆自己的修煉者從已經非常高的層次毀於一旦。」(《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還有個別同修到現在只看《轉法輪》,不看師父以後發表的經文,甚至詆毀明慧網。把一切不符合自己為私、為我的觀念的,都說成是假的,把師父的經文也說成是假的,把假經文(符合自己觀念)說成真的。這是很危險的!我們希望這樣的同修能從師父的教誨中趕快明白過來,知道時間的緊迫,明確大法弟子的使命與責任。去掉根本的執著,真正的從人中走出來。真正地為自己和眾生負起責任來。師父慈悲弟子,但我們不能辜負師父的慈悲。

我們光學法,卻不證實法;帶著使命來卻不去救度眾生,怎麼能配得上宇宙大法的修煉者呢?覺者,威德,圓滿就更是一句空話了。一個覺者,一個神,一個佛怎麼能光為自己而不管眾生呢?那不就是一個常人嗎?

問題之二是,個別人在「不執著於圓滿」,「不執著於師父」,「不用學法」,「不用尊敬師父」等謬論掩蓋下而邪悟,有的不學法,不煉功,更不證實法;有的在邪悟基礎上放棄大法轉入末法時期的佛教了;有的完全站到了大法的對立面去了。我們說,無論哪一種人都是因為自己不肯放下的執著而被魔利用,進入舊的邪惡勢力的圈套了。因為這種認識根本不來源於法,根本不是大法弟子的認識。完全是常人的求安逸之心、顯示心而造成邪悟;完全是舊勢力安排的,是舊勢力想要達到的。

師父在《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中嚴肅地告訴弟子:「作為師父,從內心講,你們對我尊敬和不尊敬啊,我根本就不在意。我當初度你們的時候,有很多人還在罵著我,在聽課的時候就有罵著我聽課的。我不在意,我就要把你度成。(鼓掌)也就是說哪,你們對師父怎麼樣,師父心裏根本就不在意,我不會被任何宇宙層次因素所帶動。那麼,有一個問題,就是如果你們要是對師父不尊敬的話,按照宇宙的理講那是錯的,那麼舊勢力就會因此而鑽空子毀掉你們,它們抓到了最大的毀掉你們的把柄,因為它們看到了我度你們的整個過程。」「所以對我們有些學員哪,一時糊塗,心態不正,你們想一想,你們一旦對我不敬的時候,舊勢力就會下狠手,它們認為這人太壞了。當然它們決不是馬上就消滅了你,它們會引導著你們,叫你們看到越來越多的假象,使你的心越來越不正,叫你的心對師父魔變,把你們引上邪路,從而叫你們犯了那麼大的罪。」

從師父的講法中,我們感受到師尊的偉大慈悲!但是,如果這些人不趕快回過頭來,都是極其危險的。因為師父在正法,宇宙中的所有生命都在正法之中,人對大法的態度就決定了這個生命的未來。

有個別人還聲稱自己是釋迦牟尼弟子,覺得自己得了法就完事了,還得回到佛教中圓滿,所以他放棄大法去修佛教。舊的邪惡勢力真是不遺餘力地去破壞大法,招兒都使絕了。其實,無論你是誰的弟子,你都在正法之中,都在大法的同化之中。正法只要沒結束,你就在同化當中。離開這個大法,誰也圓滿不了。舊的邪惡勢力非常清楚這一點,所以,它就變著法干擾你的思想,叫你放棄大法,就是叫你掉下去,被淘汰掉。它迫害大法弟子,把大法弟子關進監獄不同樣是為了達到這個目的嗎?那麼,我們為甚麼不否定它們,反要受它左右,受它迫害呢?!

大法弟子都知道,東方的釋迦牟尼,西方的耶穌到人世間來傳法度人,是歷史的安排,目的是讓東西方人對佛、道、神有所了解和認識,為師父今天傳大法而奠定基礎。而且釋迦牟尼自己都告訴世人,他的法只能傳五百年,五百年以後就不靈了。釋迦牟尼佛說他的法五百年以後不能度人不是很清楚它的歷史原因嗎?

還有的人覺得自己已經介入佛教,甚至皈依,不能再回頭了。這是不對的,是自欺欺人。「皈依是常人中的形式,你皈依了就是佛家的人了?佛就管你了?沒有那個事。」(《轉法輪》89頁)

大法弟子在常人社會,師父都給授過記了,真佛真道誰還敢度?師父說過,「我要度不了你,誰也度不了你。」(《轉法輪》278頁)。

師父已經明確地告訴我們,大法弟子就要在否定舊勢力的反迫害中樹立威德,在證實大法,救度眾生中走向最後的圓滿。目前,正法已到了最後的最後。整個宇宙天體已經發生了相當大的變化。世界60多個國家的人民喜得法輪大法,世界各國法輪大法學會相繼成立;江犯已經在國際上被起訴。在師尊的浩蕩佛恩中,在否定舊勢力的反迫害中,大法弟子的修煉突飛猛進。師父說,「圓滿對於大法弟子來講只是個回歸的時間問題了」(《甚麼是功能》)。

同修們珍惜吧,在大法中精進吧,光明就在我們眼前!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